媚色撩人却伤情顾其琛最新小说大结局阅读

句子大全
87357
文章
0
评论
2020年10月22日07:14:44媚色撩人却伤情顾其琛最新小说大结局阅读已关闭评论

陶夭夭是个芭蕾舞者,最宝贵的就是这双腿,可是为了陷害她,居然三番四次拿腿做文章,还真是狠得下心啊。

不仅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就这点来说,她是自愧不如,所以才会处处落得下风吧。

陶夭夭示威地看了一眼姜宴,然后对顾其琛柔声说道:“其琛,我想吃水果,你去帮我买,好不好?”

闻言,顾其琛立马答应了,走到门边的时候又住了脚,转头冷冷说道:“要是我回来发现夭夭又受伤了,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这话自然是跟姜宴说的。

姜宴的心凉了又凉,看吧,在顾其琛的眼里,她就是个阴险恶毒的巫婆,而陶夭夭却是无辜可怜的公主。

既然担心她伤害陶夭夭,又为什么要把她带来医院?

迟迟没得到姜宴的回复,顾其琛警告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

等顾其琛一离开,陶夭夭便一改那柔弱可怜的样子,得意洋洋地看着姜宴,“看,即使你嫁给其琛又有什么用,他爱的人依然是我。”

姜宴走到一旁坐下,反唇相讥道:“再爱你有什么用,我才是正牌的顾夫人。只要有我在,你就只能永远做个小三!”

“你!”被戳中痛处,陶夭夭的脸色一变,恶狠狠地看着姜宴,恨不得将她撕碎。

姜宴环着手臂整暇以待的看着吃瘪的陶夭夭,心里的那口恶气才稍微缓了一点。

陶夭夭的脸色变了几变,最终又回归了平静,她又伸手摸着肚子,状似不经意地说道:“对了,还得感谢你,我才知道我怀孕了。”

“什么?你怀孕了?”

这次轮到姜宴变脸了,她猛地站起身,紧紧盯着陶夭夭那平坦的肚子。

陶夭夭满意地看着姜宴难看的脸色,又继续说道:“对啊,我怀孕了,其琛的孩子。”

听到陶夭夭的话,姜宴的脚下一软,又跌坐回了椅子上。此刻的脑袋混乱极了,身体一阵发冷。

她的孩子刚流产,陶夭夭却怀了顾其琛的孩子,多么戏剧性的事情啊。

可是这么操蛋的事情,为什么偏偏要发生在她的身上?

看着姜宴那失魂落魄,备受打击的样子,陶夭夭扬唇轻笑,“姜宴,你还是识相点,主动跟其琛离婚吧,否则到时候闹起来,丢人的还是你。”

姜宴勉强压下上前狠狠揍一顿陶夭夭的欲望,冷冷说道:“怎么,你不知道吗?我主动跟顾其琛说离婚,可是他不答应,我也很无奈,要不你帮我说服他?”

“你撒谎!明明就是你死赖着其琛,不肯跟他离婚。”陶夭夭尖叫着反驳,随手拿起一旁的花瓶朝姜宴砸去。

姜宴躲闪不及,被砸中了额头,顿时一股温热的血液流了下来。

“哗啦!”一声,花瓶摔在地上,瓷片散落四处。

听到动静,顾其琛迅速打开房门,走进病房,焦急地检查了一番陶夭夭,见她没事才松了口气。接着转身看向姜宴,见她一身狼狈,顿时眉头微蹙。

“怎么回事?”

陶夭夭连忙抢先说道:“对不起,刚才我不小心砸到了姜宴姐了,姜宴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啪——”

上一篇:霸道厉总爱吃醋章节唐意欢厉墨衍免费阅读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文章推荐:

媚色撩人却伤情顾其琛最新小说大结局阅读

霸道厉总爱吃醋章节唐意欢厉墨衍免费阅读

[完结]霸道厉总爱吃醋小说_唐意欢厉墨衍全章节阅读

姜河坟山章节目录姜河灵瑶小说阅读

火热新书姜河坟山姜河灵瑶章节完整版阅读

婚恋文《小妻她千娇百媚》小说-苏清欢秦琰全文阅读

独家小说凡间女子恋成空月浅风止穗禾章节免费阅读

独家小说盛宠娇蛮王妃孔小满百里奕寒章节免费阅读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10月22日07:14:44
林医生请矜持最新章节唐歆林景深狐狸猫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林医生请矜持最新章节唐歆林景深狐狸猫小说阅读

高二的时候,有次晚自习,她做着卷子无聊拿出抽屉里的薯片。 嘎吱嘎吱吃得正香,有只手伸了进去。 她不假思索地啪啪啪打了几下,然后就听到班主任嗷嗷地叫声。 那几天班主任上课的时候都不写板报了。 可见,唐歆...
敖辛敖阙凰不归全文全章节千苒君笑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敖辛敖阙凰不归全文全章节千苒君笑小说阅读

第010章终于又见到您了...... 堂上的威远侯看着自己年轻娇花般的女儿,站在门口泪流满面,登时糙汉子的心软得跟稀泥似的。 敖辛一边抹揩着眼泪,一边又哭又笑,颇像在寺庙里醒来那日扶渠在她眼前不能自己...
火热新书孤岛祸婿穆飞李初菡章节完整版阅读 小说推荐

火热新书孤岛祸婿穆飞李初菡章节完整版阅读

大!太大了! 当穆飞好容易将皮艇拉上海滩,举目望去,这座小岛不着边际,远处群山环绕,若不是知道豪华游轮本就在海洋中央不可能有大陆。 穆飞都要怀疑暴风雨中是不是横跨大洋了。 海岸线上一片狼藉,游轮失事后...
我的世界唯独没有你江暖傅呈小说(完整版)阅读 小说推荐

我的世界唯独没有你江暖傅呈小说(完整版)阅读

也好。他看着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又嘱咐了一句:别让他们趁机灌你。 我挥了挥手表示明白。 待他离开,我又掏出镜子理了理妆发,才拎着那瓶红酒,扭着腰肢朝他们的VIP包房走去。 推开门的一瞬间,刺鼻的烟味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