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天价娇妻带球跑小说-天价娇妻带球跑温初安盛靳年小说在线阅读

2019年6月19日07:05:51 评论
摘要

《天价娇妻带球跑》又名《盛少的天价弃妇》的作者是超灵的佑子,这是一本未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温初安知道盛靳年不爱她,可是没想到会这么恨她,但事现在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好说的,现在他都要拿自己的孩子在做解药,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小说阅读天价娇妻带球跑小说-天价娇妻带球跑温初安盛靳年小说在线阅读

《天价娇妻带球跑》又名《》的作者是超灵的佑子,这是一本未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温初安知道盛靳年不爱她,可是没想到会这么恨她,但事现在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好说的,现在他都要拿自己的孩子在做解药,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精彩节选:

温启阳猛地一拍桌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指着温初安的手指不停的颤抖:“混帐话!那是你妹妹和你妈!她们怎么会设计你?”

温初安冷冷的勾唇,原本心底里抱着的最后一丝期望也烟消云散。

她缓缓抬起头,脸上表情有些漠然:“她是不是我妈,您不是应该很清楚吗?”

“你……你说什么……”温启阳显然很诧异她的话,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是的倒退一步,伸手扶住沙发的椅背。

看到他的反映,温初安心里一沉,原本只是猜测吴景兰可能不是她的亲生母亲,毕竟没有哪个母亲会那么想方设法的想要加害自己的孩子,没想到竟然真的被她给问出来了什么。

“你,还知道什么?”温启阳抖动了一下嘴唇,苍老的脸上有些灰白。

温初安皱眉,不知道为什么父亲的反应那么大……

但是想到自己来的目的,温初安来不及做他想,语气有些焦急:“我什么都不知道,爸,看在从小到大我都没给您惹过什么麻烦的份上,能不能借我点钱。”

借一点宁宁的救命钱。

温启阳似乎还沉浸在温初安的话中没有回过神,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视线有些闪躲:“你要钱做什么?早早的给芷晴捐了肾,你就可以搬回家来住。”

言外之意就是,如果她拒绝给温芷晴捐肾,别说要钱,就连这个家都不是她轻易能回的。

温初安站在原地如坠冰窟,寒透了心。

一直不知道躲在外面干什么的吴景兰见状,赶紧推门进来。

“安安啊,尽然回来了今天晚上就别走了,你爸因为你私自离婚又和袁家纠缠不清的事情很生气,今天好好哄哄你爸,别再任性了知道吗。”吴景兰一副苦口婆心的说道。

私自离婚?纠缠不清?看来这几天以来,吴景兰没少给她扣上罪名。

她冷然一笑:“这要问问袁少爷愿不愿意了,袁少爷只给了我半天时间出来,要是我回去迟了,说不定又要杀上门来,您也知道,袁家人的脾气都不太好。”

吴景兰脸上顿时一阵青白。

袁家可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人家,温初安摆明了是在警告她,让她不要动什么歪脑筋。

刚想说些什么,谁知道温初安话音一转,忽然道:“不过要是只吃个晚饭的话,我得先请个假。”

吴景兰假笑着附和:“是,是要请个假,老凌,还不快去让厨房准备一下大小姐爱吃的菜。”

温初安没做回应直接上楼,对于吴景兰,她连演戏都懒得演。

房间里,原本温馨的装饰已经被拆卸干净,连梳妆台上也落了一层灰,温初安扫了一圈,自从嫁入盛家之后,她已经很少回温家了,一是因为盛靳年不允许她经常出现在公众视野,二是因为她担心温芷晴看到她会伤心。

现在想想,以前的自己还真是傻的出奇。

从床底下的暗格里掏出一个木质的小箱子,温初安眼睛一亮,这才是她此行回来的目的。

啪嗒一声轻响,小箱子被轻轻打开。

入眼处是几张散乱的纸片,看到这些东西,温初安心口抑制不住的发疼。

这是以前她还没有恢复视力的时候,凭借别人的描述用贴纸勾勒出的盛靳年的画像,歪歪扭扭的,每一张都和本人相差甚远。

温初安快速的翻过,一个干枯了的花瓣从纸张里掉落,淡淡的幽香漂浮在房间里,温初安浑身一震。

似乎记得那年她无意当中走失了,盛靳年最先找到她的时候顺手折了一朵白色蔷薇告诉她,如果下次她在迷失了,就待在有蔷薇花香的地方,他一定会找到她。

蔷薇花,直到她能看到的时候才发现,因为盛靳年的一句话,整个景城一夜之间开满了蔷薇。

透明的液体顺着眼眶滴落在花瓣上,温初安撇开头,擦了一下眼角重新将花瓣放入纸张内夹好好,伸手朝着一旁的小盒子探去。

楼下传来汽车鸣笛的声音,温初安一皱眉,迅速的把小盒子放入口袋,箱子重新锁好推回暗格里。

温芷晴挽着盛靳年的胳膊踏入大厅,一进门就看到温初安从楼上下来,漠然的视线扫过盛靳年,一秒都没有停留,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下楼。

看到温初安,温芷晴眼中闪过一抹暗恨。

盛靳年并没有告诉她他已经开始着手寻找其他肾源的事情,若不是她“不小心”听到,恐怕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

松开盛靳年的手臂,温芷晴上前一步,神色怯怯的道:“姐姐,你回来了。”

温初安冷淡的扫了一眼开始做戏的温芷晴,眼神开始变的审视。

一个人究竟要有多深的城府才能演出那么逼真的戏,逼真的让所有人,就连那个被设计了的自己都傻傻的中了圈套,甚至还一度害怕伤害温芷晴不断的折磨自己?

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温初安还是很佩服温芷晴的。

被她打量的目光看的一阵头皮发麻,温芷晴眼中闪过一抹算计的光芒:“姐姐,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毕竟我做了那么自私的决定,不顾你的意愿想要拿走你的肾。”

本以为温初安会像以前一样歇斯底里的指责她反驳她,她越是这样,盛靳年就越是心疼她。

谁知道温初安只是淡淡收回目光,纤长的手指撩了一下耳际的发淡淡开口:“不自私,你要是自私的话我现在怎么可能会重见光明呢?”

温芷晴一怔,就连旁边一直默默关注的盛靳年都禁不住皱眉。

这个女人,又要耍什么花样。

“姐,姐姐,你真的不怪我了?”

温初安脸上挂着公式化的笑:“不怪。”

如果没有温芷晴的眼角膜她至今都还活在黑暗中,甚至可能最后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一点温初安要感谢她,感谢她疯狂的野心让她的马脚暴露的过于快。

温芷晴反映很快,立马跑过去抓住盛靳年的胳膊,脸上的笑容干净天真:“靳年,姐姐说不怪我了。”

无声的将放在温初安的脸上的视线收回,盛靳年淡淡的嗯了一声。

喜欢小说阅读天价娇妻带球跑小说-天价娇妻带球跑温初安盛靳年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