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邪王的独宠医妃霍明珠百里宗律小说在线阅读

句子大全
87357
文章
0
评论
2019年9月2日06:26:22小说阅读邪王的独宠医妃霍明珠百里宗律小说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邪王的独宠医妃》的主角是霍明珠百里宗律,作者是江小妃,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好看的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上辈子的霍明珠看不清自己表面天真活泼的庶妹掩藏的狼子野心,更看不清自己亲生父亲,亲生父亲把她送到老皇帝龙床上冲喜,就连那个人也亲手杀了她,让她殉葬活埋致死。这一世,我们慢慢清算。

小说阅读邪王的独宠医妃霍明珠百里宗律小说在线阅读

《邪王的独宠医妃》的主角是霍明珠百里宗律,作者是江小妃,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好看的古代重生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上辈子的霍明珠看不清自己表面天真活泼的庶妹掩藏的狼子野心,更看不清自己亲生父亲,亲生父亲把她送到老皇帝龙床上冲喜,就连那个人也亲手杀了她,让她殉葬活埋致死。这一世,我们慢慢清算。

精彩节选:

霍明珠丝毫不见慌张,她早料到他有此一问,她便也“如实”告知:“王爷身份尊贵,今日宴席上的宾客多且杂,明珠不愿让王爷威严扫地。这小小的疹子算得了什么?”

“呵呵,还是本王的过错了?!”百里宗律被气笑了,他笑起来丰神俊朗更添潇洒,是上京乃至整个大雍的女子都妄图托付终身的英雄。

“明珠不敢。”霍明珠在百里宗律的笑容里撇开头,这个人曾属于她,他的笑容,他的伟岸……如今他是她的仇敌,是她要置之于死地的冤家对头。

百里宗律微微倾身,薄唇差点就碰上了霍明珠的耳朵:“你嘴里说着不敢,心里却敢得很,真想寻个法子让你开口说实话……”

百里宗律的气息喷在她的耳侧,让她异常不舒服,霍明珠低着头后退了一步,身子撞到水桥的木柱子,险些就从水桥上掉了下去。

“小心……”百里宗律反应迅即地扯住了她的手臂,带着她转了转,他自己挡在了水桥前,那只手已然掌在了霍明珠的腰间,他轻轻叹了口气:“别怕,本王说说而已,你却当了真。你与本王相识已有数月,本王几时真与你计较过?”

百里宗律以为是惊吓着了霍明珠,却不知霍明珠之所以远离他,并非因为惧,而是因为痛。百里宗律不在众人面前定她的罪,却只是那般耳语,霍明珠又怎会怕他?

话说回来,即便百里宗律会错了意,可方才的百里宗律还真是体贴入微。霍明珠不拆穿他,轻轻地挣脱他的束缚,低垂着头往后退了一步,与他拉开些距离,并不说话,由着百里宗律去揣测。

自相识起,从未见霍明珠如此低眉顺眼,却又不似敷衍,那张虽冷若冰霜的容颜绝美,有一种脱俗的夺目光彩。百里宗律的心又明朗了些,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柔声笑道:“方才及笄礼上你尚未取字,既然是四月出生,不如字小满?又或夏将至,字入夏也不错……”

大雍上京的贵族少女们在未许嫁前有些并不取字,只等着嫁入夫家,由夫君来取字,也算是一种亲热。

百里宗律这话虽温柔,却又着实唐突,霍明珠的心里一跳,抬眼看着百里宗律,他是什么意思?

见她总算肯抬头看他,百里宗律笑意更甚:“本王尚未立妃,霍小姐也尚未许嫁,何不考虑考虑本王?算起来,放眼整个上京的才俊,本王并不算差。”

何止是不差,若论家世地位和威望,堂堂九王爷、皇帝的亲弟,即便是邻国公主和亲也不为过,她一个将军府的小姐,又算得了什么?百里宗律还真够自谦。

霍明珠的心却拧紧,上辈子的百里宗律沉默内敛,她信他如同信自己。可今生重活一次,他却彻底转变了心性,一开始就摆出这种姿态,将话放开了说,闹得霍明珠弄不清他话中真假,是耍着她玩,还是他已变了主意,不打算再放长线,而是预备一鼓作气地拿下她?

喜欢小说阅读邪王的独宠医妃霍明珠百里宗律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

林医生请矜持最新章节唐歆林景深狐狸猫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林医生请矜持最新章节唐歆林景深狐狸猫小说阅读

高二的时候,有次晚自习,她做着卷子无聊拿出抽屉里的薯片。 嘎吱嘎吱吃得正香,有只手伸了进去。 她不假思索地啪啪啪打了几下,然后就听到班主任嗷嗷地叫声。 那几天班主任上课的时候都不写板报了。 可见,唐歆...
敖辛敖阙凰不归全文全章节千苒君笑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敖辛敖阙凰不归全文全章节千苒君笑小说阅读

第010章终于又见到您了...... 堂上的威远侯看着自己年轻娇花般的女儿,站在门口泪流满面,登时糙汉子的心软得跟稀泥似的。 敖辛一边抹揩着眼泪,一边又哭又笑,颇像在寺庙里醒来那日扶渠在她眼前不能自己...
火热新书孤岛祸婿穆飞李初菡章节完整版阅读 小说推荐

火热新书孤岛祸婿穆飞李初菡章节完整版阅读

大!太大了! 当穆飞好容易将皮艇拉上海滩,举目望去,这座小岛不着边际,远处群山环绕,若不是知道豪华游轮本就在海洋中央不可能有大陆。 穆飞都要怀疑暴风雨中是不是横跨大洋了。 海岸线上一片狼藉,游轮失事后...
我的世界唯独没有你江暖傅呈小说(完整版)阅读 小说推荐

我的世界唯独没有你江暖傅呈小说(完整版)阅读

也好。他看着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又嘱咐了一句:别让他们趁机灌你。 我挥了挥手表示明白。 待他离开,我又掏出镜子理了理妆发,才拎着那瓶红酒,扭着腰肢朝他们的VIP包房走去。 推开门的一瞬间,刺鼻的烟味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