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重生之侯门嫡妻沈妤郁珩小说在线阅读

句子大全
87263
文章
0
评论
2019年8月31日12:57:18小说阅读重生之侯门嫡妻沈妤郁珩小说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重生之侯门嫡妻》的主角是沈妤郁珩,作者是菀柳青青,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好看的重生复仇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沈妤上一辈子到死才知道一切都是骗局,那群人为了那个位置,倒是将她利用的彻底,只是可怜了她的家人。如今重生一世,她要狠狠的报复回来。还好,就算她被仇恨折磨的面目可憎他也爱她。

小说阅读重生之侯门嫡妻沈妤郁珩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之侯门嫡妻》的主角是沈妤郁珩,作者是菀柳青青,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好看的重生复仇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沈妤上一辈子到死才知道一切都是骗局,那群人为了那个位置,倒是将她利用的彻底,只是可怜了她的家人。如今重生一世,她要狠狠的报复回来。还好,就算她被仇恨折磨的面目可憎他也爱她。

精彩节选:

沈妤穿着一身翠色挑线裙,带着白玉耳,手拿着一柄水墨团扇,看起来很是清爽。

她先去慈安堂和太夫人说了会话,又跟着姜氏一同去了太子府。

自从宁国寺的事发生后,沈O就连续多日不曾出府了,就连去向太夫人请安,只是坐一坐就推脱身体不适早早回去了,严卉颐和周陵的婚宴都没有参加。许是想通了,她这几天终于露面了。

沈O低着头走在最后面,到了大门上马车的时候,不经意间和沈妤目光相碰。与以前不同的是,少了很多嫉恨,却又多了几分复杂。

沈婉知道沈O和沈妤之间的事,主动拉着沈O的手道:“六妹,你与我乘坐一辆马车罢,免得又要听七妹在我耳边叽叽喳喳惹我烦心。”

沈婵知道她是为了缓和气氛故意这么说的,也佯装不悦,跺了跺脚道:“四姐,我可是你亲妹妹。”

沈婉笑嗔道:“谁让你那么不安静,你就和五妹在一处罢。”

说着,就和沈O一同上了马车。

马上平稳的行驶着,沈婵掀开帘子往外面探了探:“五姐,你不觉得奇怪吗?”

沈妤笑道:“奇怪什么?”

沈婵惊奇道:“六姐真的变了好多,那次还恨不得吃了你呢,近来居然能和你和睦相处了。嗯……也不对,应该是故意躲着你。”

沈妤失笑:“我又不是洪水猛兽,她躲着我做什么?”

沈婵歪着头道:“我也不知道,总觉得她有些怕你。”

沈妤道:“许是她亲娘没了,二房只剩下她一个人了,所以有些事她想明白了罢。”

沈婵想了想道:“也是。她现在无依无靠,只能依靠祖母,万不能再惹事了。希望她能一直这么清醒,不要再犯糊涂了,若是她能就此和你冰释前嫌也不错。”

沈妤点点头:“但愿如此罢。”

可是后来沈妤才知道,敌人就是敌人,就算因为利益握手言和,也是短暂的,很快,两人还是会恢复原来的水火不容。

半个时辰后,姜氏带着沈妤几个来到了太子府。

虽然太子府并未举办宴会,但是来往太子府的人还是很多的。沈家姑娘一下马车,就十分引人注目。

沈家本就是有名望的人家,再加上和宁王是姻亲,所以还是有很多人明里暗里和沈家套近乎,意图通过沈家接近宁王府。

前些日子关于怀宁公主和傅柠的的那场风波还未过去,但是明眼人已经看出来了,景王已经失去圣心,于皇位无缘了,所以他们要赶紧站队,等到宁王登上皇位的时候,就来不及了。

姜氏刚走到了门口,就有不少人上前寒暄,但是一双眼睛却是时不时瞥向她身后几个年轻姑娘,姜氏看穿了她们的心思,略略说了几句话,就以去探望太子妃为由,赶紧离她们远远地。

但是她们有那个心思也是无用。沈妤她们是不要想了,沈婉已经定下了亲事,沈O在孝期,沈婵年纪还小。

怕只怕有些人会动歪脑筋。

一行人跟着婢女到了园子里一座凉亭,里面不少夫人姑娘正围着太子妃说话,太子妃笑容柔婉,明显有些疲惫,但是出于良好的教养,她还是客气待人,并未离去。

少倾,有婢女前去禀告:“太子妃,沈三夫人带着姑娘们来了。”

太子妃面露欣喜:“快请她们过来。”

很快,几人就到了凉亭,姜氏带头行礼道:“听闻娘娘有了身孕,臣妇特来贺喜。”

说着,就有婢女将贺礼接过去。

然后亭子里的其他人也起身见礼。

沈妤笑着颔首:“娘娘近来身体可好?”

太子妃看了看小腹,笑容恬柔:“我身体倒是很好的,只是天越来越热了,胃口不太好。”

沈妤微笑道:“我闲来无事喜欢下厨做些吃的,若是娘娘不嫌弃,我做些新鲜花样给您送来?”

太子妃也没有故作客气,笑道:“那正好呢,我一个人在府上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二弟妹也有了身孕,更不能出府,你若是有时间,不若多过来陪我说说话?”

沈妤笑容有几分俏皮:“能陪伴娘娘,是宁安的荣幸。”

婢女清露在一旁为太子妃打着扇子,笑道:“郡主不知道,太子妃一直念叨着您呢,只是不好意思请您过来叙话,现在好了,有您这番话,太子妃就放心了。”

听着沈妤和太子妃之间的话,众人心中直泛酸。虽说太子不得皇帝喜爱,但到底还是太子。太子妃这样尊贵的人居然和沈妤交好,沈妤也太好运了,也不知道太子妃看上沈妤什么了。

园子里景致宜人,四周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牡丹花,前面便是清澈的湖水,上面开满了荷花,荷叶浮在水面上,微风袭来,带来一阵阵凉意。除了牡丹,园子里还栽种各色娇艳的花,随风摆动,摇曳生姿。

恰在此时,一个粉衣人影掠过,若是不仔细看,似乎能与花儿而融为一体。

凉亭里一时停止了说笑,不由望向前面的人,直到她走过来,才看清她的容貌。

女子身穿一袭粉色衣裙,衣衫上也开满了艳丽的芍药,腰间盈盈一束,更显纤柔,好像风一吹就能飞走。

她梳着一个祥云髻,头上戴着一支石榴红的蝴蝶簪,一支点翠花簪,还有有其他发饰,珠翠满头。耳上的耳也是粉色的珍珠做成,纤细的手腕上好几只镯子。风一吹薄纱轻衣飞扬,一截手腕就露出来,走起路来婷婷袅袅。

她皮肤白皙,吹弹可破,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小小的红唇,纤长的柳眉,一幅含羞带怯的模样,眼神中却流露出一种得意的神色。

这是个娇娆美艳的姑娘,只是太流于艳俗了,在场的夫人姑娘或多或少的都对她生出些鄙夷的心思。

少倾,女子就行到了太子妃面前,由婢女搀扶着向太子妃行了礼,声音娇柔如出谷黄莺:“妾身见过太子妃。”

沈妤看了一眼太子妃,太子妃微笑道:“这位是谢昭训。”

沈妤暗自思忖一番,瞬间了然,这可不是已死去的谢良娣的堂妹谢苓芸吗?

太子妃笑容淡淡:“谢昭训来此有什么事?”

诸位夫人姑娘都是来看太子妃的,所以太子那些姬妾自然不能露面,可谢苓芸却到这里来,还是这样一幅这样的做派,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思。

谢苓芸声音细柔,好像风一吹就会散:“妾身昨晚伺候太子殿下,不小心休息的晚了,殿下体谅妾身,要妾身晚些起身也无妨。原想着向太子妃请安的,只是您并未在院子里,所以我就找到这里来了。”

都日上三竿了才来请安,话里话外的又炫耀太子对她的宠爱,所有人都看的出来,谢苓芸不是什么安分的妾室。

太子妃没有丝毫不悦,淡淡笑道:“既然殿下体恤你,你就不必来请安了,毕竟本宫在此招待贵客,打扰了她们岂不是失礼?若是太子殿下知道了,也会怪罪本宫的。”

谢苓芸立刻一脸委屈道:“是妾身没有考虑周到,打扰了您招待贵客,请娘娘责罚。”

“责罚就不必了,我也不是那种心胸狭隘的人。”太子妃声音温和道,“既然来了,就见一见各位夫人罢,毕竟你也是太子府的人了,以后说不定会有机会见到她们,万一失礼就不好了。”

谢苓芸觉得,太子妃就是故意给她难堪。她平日见到李承徽等人都可以仗着太子的宠爱不给她们行礼,屈居于太子妃之下已经很委屈了,现在居然还要向这些官眷行礼。

哼,早知如此,她就不来了。不过,她可以向太子告状,让太子责骂太子妃。

思及此,她只能笑盈盈的给各位夫人行礼,那些姑娘们身上没品级,都起身回礼。只有沈妤岿然不动,坐在太子妃身边。

太子妃笑着道:“这位是宁安郡主,你许是没有见过,想来却是听说过的。”

谢苓芸扭着身子上前几步,福了福身子,不情不愿的给比她年纪还小的女子行礼。

太子妃皱眉,她可以容忍谢苓芸素日对她无礼,但是她不能容忍谢苓芸对她喜欢的人无礼。再者,若是她一再退让,岂不是让这么多人看笑话?

她刚要开口斥责,沈妤就微微一笑道:“谢昭训身子不好吗?”

谢苓芸一愣:“妾身身子很好。”

沈妤垂眸一笑,再抬起头,笑容更加绚丽:“是吗,我以为谢昭训身子不好,所以弯不下腰呢。”

谢苓芸咬了咬唇,只能按照规矩行了礼:“妾身见过宁安郡主。”

沈妤笑道:“怪不得太子殿下这么宠爱谢昭训,谢昭训冰雪聪明,一点就透,可不是招人喜欢吗?”

太子妃知道沈妤这么做的原因。沈妤不让她开口训斥谢苓芸,是怕太子又迁怒她,所以宁愿自己得罪谢苓芸。

想到着,太子妃又对沈妤生出几分感激。

谢苓芸忍着羞辱道:“谢郡主夸赞,妾身愧不敢当。”

太子妃不愿看到她,道:“既然请过安了,你就回去罢,本宫还有话要和诸位贵客说呢。”

谢苓芸咬碎了一口银牙,行礼告退。

走到一处花丛,谢苓芸终于可以发泄怒气了。她一手拔下枝头上几枝蔷薇,狠狠掷在地上,踩了几脚。

她怨恨道:“我就知道,即便我进了太子府,她们还是瞧不起我!尤其是那个宁安郡主,太子妃都要看在太子的面子上让我三分,她凭什么为难我?”

婢女心道,你上赶着做妾,又不安守本分,还想让人家瞧得起你吗?明明是你不守规矩,还怪别人为难你?

但是这话她不敢说,只能弱弱道:“昭训别生气了,宁安郡主被宠惯着长大,有点脾气也很正常。”

谢苓芸嫉恨道:“郡主又如何,还不是个臣女?我可是太子的女人,将来是要做贵妃的。等到太子登基,她还不是要匍匐在我的脚下,怎么敢这么对我?”

婢女四下看看,小声道:“昭训别说了,小心被人听到。”

谢苓芸放低了声音,冷笑道:“若非是她,太子妃早就被废了,我堂姐也不会死,早就成为下一任太子妃了。都是沈妤害的。我原想给她的颜色瞧瞧,谁知她却先给了我一个下马威,真是气死我了!”

婢女劝道:“昭训别气了,她可是太后面前的红人。”

真不知道谢苓芸哪来的底气。她就算再得太子宠爱,也只是个低等的妾室,而且这个封号还是皇后迫于无奈给的,她怎么敢和沈妤叫板?

谢苓芸冷哼了一声:“太后面前的红人又如何,以后我可是要做皇后的,太子殿下可答应我了。”

是的,太子的确这么承诺她的。只要他登上皇位,就想办法废了太子妃,再立她为皇后。

这句话,她一直记在心里,她之所以有勇气不将太子妃等人看在眼里,是因为她已经将自己当成皇后了。而那些瞧不起她的夫人,就是不敬未来皇后。

婢女倒抽了一口凉气:“昭训,即便太子殿下私下里这么承诺您的,你也不能宣之于口啊。”

谢苓芸烦闷的踢着地上的花瓣:“我什么时候才能做皇后啊,届时我一定要好好折磨沈妤。不过她那张脸倒是挺漂亮的,家世也不错……”

婢女低下头:“昭训,宁安郡主可是沈大将军的女儿。”

谢苓芸不屑道:“我弟弟还是国舅呢,难道还配不上她?再者,她年纪比我弟弟大,能不能做正妻还要看我的心情。”

谢苓芸的弟弟谢柏羽,文不成武不就,总是和一群纨绔子弟胡混,吃喝嫖赌,什么都做过。这些年,仗着和太子的关系,闯出不少祸事,每一回只要谢苓蓉一撒娇,太子就会让人给他善后。

谢苓蓉死后,为了继续攀着太子这棵大树,谢家人无视皇后的警告,想方设法将谢苓芸送进了太子府。

这样一来,谢家人更得意了,以为以后就是国丈了,封侯拜相指日可待。若非怕帝后责罚,他们恨不得像螃蟹一样满大街横着走。

婢女暗暗叹了口气,太子府这么多姬妾,她还第一次见到像谢苓芸样蠢到这般境界的。

她以为当了皇后就能随便欺负人吗,异想天开。

“昭训,您这样……怕是不妥……”

“有什么不妥的?”谢苓芸白她一眼道,“沈妤害死了我姐姐,我一定要给她教训,好好折磨她。”

*

过了一会,那些夫人姑娘看太子妃和沈妤相谈甚欢,都识趣的告退了。

太子妃道:“宁安,你方才替我出头,只怕她恨上你了。”

沈妤笑笑:“那位谢昭训很厉害吗?”

太子妃摇摇头:“不但不厉害,还蠢得很呢,你不是也见识到了吗?”

“她的确是蠢,但太子不是很宠爱她吗?”

其实沈妤想说,像太子那种蠢货,就只能配得上谢家女儿,谁家女儿嫁给他都是糟践了。

太子妃笑容嘲讽:“也不知道太子看上她什么了,纵的她不知天高地厚,就连李承徽、安良媛等人,都不敢轻易招惹她。”

沈妤轻声道:“您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身子,平平安安生下孩子,和那种人置气不值得。”

太子妃道:“这个道理我自然明白,可是我不愿和她起冲突,不代表她不来我眼前晃。总是仗着太子的宠爱,故意到我跟前膈应我。”

沈妤笑道:“您可是太子妃,惩罚她又有何不可?再者,您现在怀的可是太子嫡子,太子也不会为了她与你为难的。”

太子妃笑容惆怅:“男孩女孩我倒是不在意,我只是想,有个孩子,以后的日子也不会那么苦了。”

“您说的是,只是您以后要好好防备谢昭训了,别让某些人钻了空子。”

“可是你呢?”太子妃道。

沈妤轻笑道:“您不必担心,区区一个谢昭训,能翻出什么风浪。再者,因为谢苓蓉的死,恐怕太子和谢家人都怨上我了,再加上一笔也没什么。”

太子妃笑容微冷道:“这都是些什么人,明明是她们心思歹毒,谢苓蓉的死是陛下下旨,与你无关,却都怪到了你的头上。”

沈妤道:“可能是我挡了他们的路罢。”

“痴心妄想。”太子妃道,“就算我果真被废,太子妃的位置也轮不到谢家女儿坐。”

“可是他们却坚信,只要您不在了,太子妃的位置就该是谢家女儿的,甚至他们还会觉得,他们才是太子真正的母族,是您仗着身份抢走了属于他们的太子妃之位。”

太子妃难得发怒:“一群不知所谓的人。”

正说着,又有人陆陆续续的到了。

严卉颐已经成亲,换上了妇人发式,一身紫色衣裙,越发显得端庄稳重,却也比以往多了几分娇艳。

而她身边则是一个男子,正是周陵。

不但他们到了,就连严苇杭也随着国公夫人到了。

沈妤站起身:“今日倒是巧了,周家大少夫人也过来了。”

严卉颐面上微红,道:“你也来看望太子妃。”

“正是。”沈妤给国公夫人几人见了礼,和严卉颐到太子妃身边坐了。

“这位是……”太子妃看到严卉颐身后还有一个女子,以前没有见过。

严卉颐笑道:“这位是我婆母娘家侄女,前几日刚到京城。”

严卉颐说的不甚清楚,但是大家都明白了,想来这位成姑娘,是来投奔周大夫人的。

“表妹,快给太子妃和郡主见礼罢。”

这个姑娘是个美人,但是却完全和谢苓芸是两样人。谢苓芸生的也算是弱柳扶风,却是恃宠而骄。

可是这位成姑娘,一身白衣,面若芙蓉,一双眼睛似乎笼罩着一层白雾,含着淡淡的哀愁,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悯。

她慢慢走过来,规规矩矩的行礼:“小女子见过太子妃,见过郡主。”

太子妃神色和缓了许多,笑道:“不必多礼,都坐罢,坐罢。”

成姑娘却是站在一边没有动,等着众人都坐下以后才在最后一个位置坐下。

而周陵和严苇杭本就是陪着女眷来的,在见过太子妃之后,就去别处了。

和太子妃闲话一会,沈妤就和严卉颐去园子里逛了,姜氏等人继续陪着太子妃。

凉风习习,带来一阵阵清香,沈妤笑容有几分调侃:“新婚燕尔,少夫人过的可还好?”

严卉颐面色有些羞赧,很快就被风吹散了:“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打听这个做什么?”

沈妤抿唇微笑:“我只是好奇。”

严卉颐嗔道:“总是操心这些事,不如多想想自己。”

“我?”沈妤眨眨眼睛,“我怎么了?”

严卉颐压低了声音:“我可是听说,太子很是宠爱谢良娣的堂妹谢昭训,你破坏了谢家人的好事,谢昭训不会记恨你吗?”

沈妤不在意的笑笑:“我怕过吗?”

严卉颐想了想,轻笑出声:“是啊,我怎么我忘了,你的胆子有多大。”

两人说笑一番,沈妤道:“周大公子真的对你好吗?”

严卉颐笑容淡了些:“他是个君子,也是个好人。”

沈妤微微点头:“周家那个表姑娘呢,可还……”

严卉颐笑道:“她倒是很安分守己。成桢父母早就去世,被叔叔婶婶养着,可是却也侵占了她的家产,还要将她嫁给一个中年男子做继室。她不愿意,却也只能假意答应,然后偷偷给婆母写了信,婆母就赶紧派人去接她过来了。”

“这些都是周大夫人告诉你的?”

严卉颐道:“是。”

“如此说来,成姑娘还是个可怜人呢。”

“所以,婆母才让我带她出来走动走动,多认识一些人,将来对攀亲也很有帮助。”严卉颐道,“婆母待她就像亲生女儿一样,给的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并严厉警告府上下人,不许背地嚼舌根,一定要将她当成周家的正经小姐对待。”

“周大夫人真的对她很好吗?”沈妤笑道。

严卉颐道:“自然。你为何这么问?”

“有件事我很好奇。”沈妤低声道,“成姑娘在孝期吗?”

严卉颐不明所以:“并没有。你为何会这么想?”

沈妤眉峰微挑:“周大夫人既然对她那么好,该给的都给了,她还穿的那么朴素清雅,发上连支玉簪都没有,我自然就多想了。”

严卉颐想了想道:“婆母给了她不少名贵的首饰和衣料,知道她喜好素净,所以给她的都是素雅又不失贵重的,就是旁人见了,也不会觉得张扬,她都收下了。但是我也不知道她为何不用。”

“恕我多嘴,既然周大夫人要你带她多走动,那么自然会遇到不少贵人,她们见识广泛,自然一眼就看的出来。知道的是她喜好素净,不知道的还以为周家苛待她呢。”

届时,所有人都会可怜她。

不是她愿意把人想的太坏,只是前世今生,她一直活在算计中,遇到这种事,自然会多想一些。

严卉颐也不傻,自然听出了沈妤的弦外之音,她道:“我回去提醒她一番。”

沈妤道:“她到底是客人,才到周家没几天,你若是去提醒她,她恐怕会觉得你瞧不起她。但是依照她的性子,可能会强颜欢笑,然后在周夫人面前也表现的若无其事。可周夫人是什么人,怎么会看不出来呢,说不定就会以为你欺负她了呢。”

严卉颐:“……”

“你怎么知道她会怎么做?”

沈妤笑道:“我猜的。”

只见了成桢一面,她就可以猜到成桢是什么人了。

这样的人看似软弱可欺,实际上不经意就落入她挖的坑里。严卉颐自幼受国公夫人教导长大,性子端庄,行为坦荡,怎么会看出这些计俩呢?

“防人之心不可无,你可要擦亮眼睛,千万不要接招。”

“接招?”严卉颐不解。

“是啊,你会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配合她演一出又一出的戏,还会在不知不觉中引起周大夫人的不满。”

严卉颐道:“可是,我真的很难相信,她会是心机深沉的人。”

沈妤轻轻一叹:“我只是随意猜的,也做不得准。”顿了顿她又道,“其实,你不提醒她也是错的。”

“这我就更不明白了。”

“因为――周大夫人会怪你不及时提醒,甚至还会以为你不将成姑娘当成自家人,所以对于她丢不丢脸你觉得无所谓。”

严卉颐第一次觉得不知所措。一直以来,母亲对她的教导都是要做个大家闺秀,矜持守礼,出嫁以后当家理事,伺候公婆。就算提醒过有些事要多加防备,可是也不像沈妤说的这般细致。

沈妤握住她交叠在小腹前的手,道:“该怎么做才是最稳妥的,你明白了吗?”

*

晌午过后,姜氏就带着几个姑娘回去了,和太夫人说了一会话,沈妤就回了青玉阁。

“阿妤,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你好久。”

沈妤一抬头,却是郁珩。

他站在院子里,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容貌依旧是美如冠玉,可是却有几分幽怨,就像个深闺怨妇一般。

沈妤好笑道:“又怎么了?”

“你怎么去那么久?”郁珩高大的身躯挡在她面前,不让她进去。

沈妤没好气道:“我和太子妃投缘,多在她留了一会不行吗?”

郁珩笑声清醇:“自然是可以的。只是,我也想见你。”

沈妤推了他一下,他自然而然的闪开了,唇角含着宠溺的笑。

沈妤坐在窗前,目光幽幽。

“你在担心什么?”郁珩一眼就看出了她有心事。

沈妤哑然,然后笑叹道:“我是在为严卉颐担心。”

郁珩不关心别人,只关心沈妤。

“她的事与你有关吗?”

“或许,我当初应该阻拦她嫁给周陵。”

郁珩向想抬手摸摸她的头发,终究没敢:“她的事与你没什么关系。”

沈妤道:“周陵虽好,可我总觉得他不是严卉颐的良人,还有周大夫人,我不喜欢她。”

郁珩轻笑:“你不是无缘无故就讨厌一个人的人。”

沈妤唇畔的弧度缓缓落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我见到周大夫人第一面,我就不喜欢她,我觉得她不像表面上那么和善。”

郁珩面色微沉:“你就这么关心严卉颐?”

“她是我朋友,我自然希望她一切都好,没有人给她添堵。她不像我,她是个很温柔善良的姑娘,甚至我从未见她生过气。”

“阿妤。”郁珩叹道,终于还是牵起她的手,“你每天要想的事那么多,还要操心别人的事,不觉得累吗,有多余的时间,不如多想想我。”

沈妤一惊,然后赶紧挣脱他的手,可是他的手看起来纤瘦,力气却很大,她怎么也挣脱不开。

沈妤微微羞恼,低斥道:“快放开我。”

她的手柔弱无骨,凉滑似绸缎,让他爱不释手。更何况,他好不容易鼓足勇气牵起来,怎么能轻易放开?

郁珩笑容越发温柔,看着她不说话。

沈妤觉得脸上发热,瞪了他一眼:“再不放开我生气了。”

郁珩也不敢太过分,又握了片刻,才放开她。

沈妤像躲瘟疫一样,立刻离他远远的。

喜欢小说阅读重生之侯门嫡妻沈妤郁珩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

《镇魂龙婿》小说在线试读 《镇魂龙婿》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推荐

《镇魂龙婿》小说在线试读 《镇魂龙婿》最新章节目录

《镇魂龙婿》 小说介绍 《镇魂龙婿》是一手摘仙桃著作的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镇魂龙婿》精彩章节节选:酒店早已经被唐笑的手下包围了。唐龙万万没想到,自己亲手杀了儿子,就为了...
主角是唐笑安婷的小说免费阅读 唐笑安婷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小说推荐

主角是唐笑安婷的小说免费阅读 唐笑安婷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镇魂龙婿》 小说介绍 主角叫唐笑安婷的书名叫《镇魂龙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手摘仙桃所编写的都市生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看着奄奄一息的唐笑从地上站起来,唐龙瞪大了眼。他不是受伤了吗?这会不光是唐龙,...
《镇魂龙婿》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镇魂龙婿》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推荐

《镇魂龙婿》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镇魂龙婿》最新章节列表

《镇魂龙婿》 小说介绍 精品小说《镇魂龙婿》是一手摘仙桃所编写的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笑安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小子到底是谁?”郎井正一头冷汗,他可是卑摩族的天之骄...
好书推荐《镇魂龙婿》唐笑安婷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

好书推荐《镇魂龙婿》唐笑安婷全文在线阅读

《镇魂龙婿》 小说介绍 主角叫唐笑安婷的小说叫《镇魂龙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手摘仙桃所编写的都市生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唐笑,还我们的孩子,你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