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麻二娘的锦绣田园麻敏儿夏臻小说在线阅读

句子大全
87374
文章
0
评论
2019年9月1日06:54:53小说阅读麻二娘的锦绣田园麻敏儿夏臻小说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麻二娘的锦绣田园》的主角是麻敏儿夏臻,作者是冰河时代,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好看的穿越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麻敏儿穿越到古代了,正好身处那个普通人几乎难以存活的时代。身为现代职场精英的麻敏儿表示一切都是小事,除了被这位小将军抗走直接要成亲这件事。

小说阅读麻二娘的锦绣田园麻敏儿夏臻小说在线阅读

《麻二娘的锦绣田园》的主角是麻敏儿夏臻,作者是冰河时代,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好看的穿越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麻敏儿穿越到古代了,正好身处那个普通人几乎难以存活的时代。身为现代职场精英的麻敏儿表示一切都是小事,除了被这位小将军抗走直接要成亲这件事。

精彩节选:

即便下雨,郭李氏都没有停下侍弄菜畦,穿蓑衣,戴斗笠,干得挺起劲,倒是让麻敏儿非常过意不去。

站在廊下,麻敏儿朝雨中叫道:“郭婶,雨太大了,你还是回去吧,等雨停了再弄。”

“二娘,没事,有蓑衣有斗笠,一点也不碍事!”

“郭婶,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让你帮我弄菜畦了。”

郭李氏一听这话,立即立起转身回道:“那行,我把手中这点地翻完。”

“这才嘛!”见对方终于肯听了,麻敏儿松了口气。

麻齐风也跟着松了口气,回到房间,坐着发呆,有人的情况下,他是不会拿针线做活的。

不一会儿,郭李氏终于回去了,麻敏儿从走廊回到房间,“爹,是不是有压力?”

“还行。”麻齐风笑笑,“她也想还粮食的人情吧。”

麻敏儿叹口气,坐在地板上,“不知什么时候能分到地?”

麻齐风拿起针线做鞋,没回女儿的话,他也不知道什么分地。

麻大郎无聊坐在廊下地板上,溅进来的雨水,他就着地板教三郎写字,小悦儿也蹲在边上跟着学。

这种平静没能持续多久,小乞丐又飞奔跑过来,到了篱笆门就急促的喊道,“麻二娘,不好了,不好了……”

“怎么啦?”麻敏儿连忙站到走廊朝外喊道。

“亭长把他们都赶出来了。”

“啊……”麻敏儿转头看向麻齐风,他也不管下雨,出脚就下了廊梯。

郭李氏在家听到隔壁叫声,又看到大兄弟往雨里跑,连忙把蓑衣还回来,“大兄弟,赶紧穿上。”

麻齐风伸手就套上蓑衣,戴上斗笠朝镇上跑。

“麻二娘……”付小有看向廊下的小娘子。

麻敏儿抿抿嘴,转身拿了油伞,这把精贵的油伞是申猴儿特意她给的,他说‘小娘子,既然你左一句有雨,右一句下雨,叔特意把我家娘子的陪嫁雨伞给你,借你吉言,让云水下场大雨。’

“二姐,我也要去。”麻三郎一把拉住要下廊梯的姐姐。

“你跟大哥呆在家里。”

“不,我要跟你去镇上。”

“我也要去……”

……

大雨也阻止不了人们八卦的心,云水镇衙门周围围了很多人,他们都看向雨中的麻家――京城来的流放犯。

“爹,你开口说句话啊!”麻齐蒙跪在麻承祖面前,“我们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你老还不开口,你让我们怎么活呀!”

大雨浇透了麻承祖,这个昔日风光无限的一代帝师,如落汤鸡一般立在雨中,一动也不动。

麻齐光见他爹没个活人气,气得就朝黎亭长扑过去,“你这狗屎亭长,耍了这么大一圈花招,原来是动的这个脑筋,我打不死你。”

还没扑到黎亭长,他就被衙差架住了,还挨了揍。

黎亭长站在油纸伞下,尖滑笑道:“麻老大人,还说你们没钱住客栈,这不连炊饼都买上了,而且都是银子啊,银子啊,在我们这种小镇上,就连铜子都难得见到,你还哭穷,住进衙门重地,不合制啊!”

雨水沿着麻承祖的眉须直往下嘀,他不屑的朝黎亭长看了一眼,仍旧紧闭贵嘴,只字不发。

“行,行……我倒要看看,是你硬气,还是这雨硬气……”黎亭长指着衙门前后门,“给我看牢了,不许他们进去。”

“是,大人!”

“我跟你们拼了!”麻老九被衙差钳着动也动不了。

麻家几个年壮的家仆也被衙差拘着动弹不得。

“跟我斗?”黎亭长冷笑一声:“上次没准备,让你们钻了空子,这次我可是把全族的人、所有的衙差都叫上了,看你们还能怎么着?”

捕头杜英雄从后衙出来,贴到黎亭长跟前,“亭长,除了一些破书,没搜到银子、首饰。”

黎亭长老皮皱成菊花,喉咙里的声音吊得又尖又高:“那他们买炊饼的银角子从那里来的?”

捕头杜英雄也很急,绕来绕去,咋就绕不到麻家人的钱呢,指着麻家嫡子叫道:“麻齐蒙,你住不住客栈?”

镇上的客栈是他跟亭长合伙开的,一年到头没几个生意,难得来了个大头,居然不住,那还怎么捞钱。

“我……我拿什么住啊……”麻齐蒙唉嚎。

杜英雄才不相信,大叫道:“有银子买吃,咋就没钱住客栈了?”

“我……”麻齐蒙被逼得发狂,头抵在雨水地上,“老天啊你咋不辟死这些贼人……”

后衙搜不到钱,客栈也不住,不要说捕头急了,黎亭长更急,“都给我抓到大牢里……”

“抓大牢里干嘛呀?”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忍不住问。

“还能怎么,抓到牢里,把他们的衣服扒光,肯定能搜出银子……”有人小声回道。

“啊……”

……

什么?麻家人听到众人议论的话,慌了,就算是出京城,也没有衙差、解差这么干过,这不是把他们往死里逼吗?

麻三夫人立不住了,跪到麻承祖腿前,拽着他的衣襟,大哭:“父亲,这是侮辱我们啊,还让我们怎么活下去。”

老姨娘也被这话吓得跪过去,跟着吼道:“老爷啊,你不能再不管我们啊,我们麻家的妇人可都是有气节的,要是被他们搜了身,还怎么有脸活在这世上……老爷……老爷……”

……

麻家妇人、女仆、丫头齐齐扑到麻承祖跟前,哭声、喊声,盘旋在衙门上空。

立在人群中,麻敏儿松了口气,付小有的爷爷立在她身边,趁着乱轰轰说道:“小娘子,我刚才依你教的话说了,没错吧。”

“没错。”麻敏儿点点头,那句扒衣服的话,是她让付老爹说的,这是提醒麻家人,黎亭长抓他们进牢想干什么。

麻家人的体几都藏在妇人身上,这时麻敏儿才记起流浪途中听到的一件事,祖父为解差要搞麻家妇人差点一头撞死,她现在明白了,除了作为帝师风骨外,这个祖父也在无意中保护了麻家人的退路,可这样的退路是退路吗?

“哭,哭就没有王法了吗?我告诉你们,擅自住进衙门重地,按理你们是要被杀头的,抓你们进大牢就是轻的。”

黎亭长没想到人群中居然有人说出了他的阴暗心里,他娘的,谁啊,要是让老子知道了,非得把你砍成肉酱。

“抓,赶紧给我抓,都抓到大牢里,一个不漏!”黎耀宗已经没耐心了,指着捕头杜英难叫道。

“是,大人,小的马上执行大人的命令。”

“啊……”

黎家族人、衙门衙差齐齐上阵,两个人架一个,动作麻溜的快,不一会儿,麻承祖面前的妇人都被他们架上了。

“老爷……”麻老夫人绝望的叫道:“你真想我们麻家灭门灭户啊!”

“老天要灭我麻家,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麻承祖麻木的声音透过雨帘传过来。

“老爷,老爷……”被拖走的麻老夫人大叫:“老爷,只要你跟皇上认错,皇上一定会让你重回京城的。”

“我没有错!”麻承祖斩钉截铁的回道。

“老爷……”麻老夫人面如死灰。

麻家人面如死灰。难道麻家走到尽头了?

哼,老东西,都这样了,还不肯松嘴,“带走,都带走……”

看到亲人被押走,虽然没有多少亲情,但麻齐风还是感到了矢箭透心,正要上前,被女儿一把拉住了。

“敏儿,他们是我的亲人,我得去救他们。”

“爹,有人来了。”

“……”麻齐风惊讶的转过头,顺着女儿的目光看向人群后,“姚大人――”他欣喜的叫道。

“姚大人……”麻敏儿连忙跟着父亲上前行礼。

“姚大人是谁……”黎耀宗刚想冷哼,突然反应过来,连忙跑过来,油伞都被他的袖风带的飘走了,仆人大叫,“亭长,你的伞……”

“姚……姚大人……属下未去迎接,有失礼制,还请大人恕罪……”黎耀宗吓得连忙跪在姚大人面前。

姚泽良睇眼睥睨:“黎亭长,本官要是没记错的话,麻老大人到云水镇已有小半个月了吧。”

“是是……姚大人……”

“老大人的住处安排了吗?”

“还……还没……”

“地分了吗?”

“还……没……”

“是不是本官新上任,你没把本官放在眼里?”

“没……绝没有的事,大人!”黎耀宗脸上的水已经分不清是水还是汗了,他任亭长多少年了,云水小镇芝麻大,就算平定县城的县令大人都很少来,没想到知府会到这里,但他隐隐的知道,知府为何会来,一来肯定因为雨水的事,二来是为前帝师,他……他是不是栽了?

那也不管了,黎耀宗暗暗想到,官是你大,可是地是我熟,你一个新来的知府,总得给我这条地头蛇三分面子。

姚泽良官威凛凛:“那还不把老大人请进衙门,赶紧分房分地?”

“是是是,姚大人……”

姚大人声色虽厉,但黎耀宗明白,姚大人放过自己一码了,连忙狗腿的跑到麻承祖身边,躬身弯腰,亲自请人:“麻老大人,都怪小人怠慢,得罪之处,还请老大人体谅。”

姚大人亦上前,亲自为麻承祖撑伞,“老大人,学生来迟了。”

麻承祖透过雨伞看向白茫茫的雨帘,如果没有这场雨,自己的学生会来云水吗?

“父亲……”

“祖父……”

……

麻承祖一动不动,急得麻齐蒙叔侄直叫,父亲(祖父)现在可不是犟的时候啊!

收回目光,看向衙门,麻家近百口人被押在雨中,老老少少,大大小小,喟然长叹,麻承祖挺直的脊梁一下子垮了。

“老大人……”

“老师……”

“父亲……”

“祖父……”

……

大半个时辰后,麻家所有人都在衙门大堂内站着,晕炫的祖父缓过来后,姚大人逼着黎亭长给麻家分房分地。

黎耀宗弯腰讨笑:“姚……姚大人,不是下官不肯分房,实在是云水镇太小了,麻家人口又……又实在太多。”

“黎亭长,你想让本官来分房分地?”姚泽良眸光紧束。

“啊……没有……,那能劳烦大人呢?”

姚泽良压住火气:“那就赶紧把云水镇的土地薄、人口屋基薄等登记薄拿出来了,本官看着你分。”

“大……大人……”黎耀宗想哭,我的银子啊,我的银子啊……

姚泽良面发愠色,一脸严肃,目光厉厉,黎亭长在上司的高压下,不得不让主薄拿出文档薄,当着上司的面给麻家人分房分地。

麻敏儿知道云水镇又小又穷,但没想到穷到连个像样的房子都没有。

“云水镇没有公置的院落?”姚大人忍不住问道。

“有是有……”黎亭长面露尬色,“这不是小人和主薄等人住着嘛!”

亭长官职再小,那也是朝庭官吏,住在公置房里还真没得说。

姚大人皱眉,“拿过来――”

黎亭长连忙双手捧过去,“大人,不是小人不分,实在是没有……”

姚泽良从前翻到后,还真是没个像样的宅院,有也只是绝户或是做生意搬迁走的空房,他为难的看向麻承祖,“老师……”

“有什么分什么吧!”麻承祖已经无意这些。

姚泽良只好点点头,示意黎亭长分房。

站在人群中,麻敏儿觉得黎亭长有猫腻,脑子中本能闪过客栈,难道客栈是云水镇的公置财产?轻轻捣了下他爹。

麻齐风俯下头靠近女儿。

“爹,客栈可能是云水镇的公置财产。”

麻齐风转头找申猴儿。

黎亭长见姚大长没话说了,点头哈腰,从他手中接过档案薄,轻轻嗓子说道:“麻老大人,现在最大的一处空置房是小旺村东头的罗宅,前前后后有近十间房子,就分给你们麻家了,房宅契,等一下让许书吏给你们办。”

麻齐蒙张嘴就说:“姚大人,我们麻家七、八个儿子,除了老九没成家,连仆带口,近百人,就分十间房,那够我们住?”

这是实情,姚泽良再次看向黎亭长,那意思让他再分房。

“姚大人,不是下官不分房,除了罗家空置的宅子,我们云水镇可没一处能住下麻老大人家百十口人。”

“你再想想办法。”

“姚大人,档案薄你也看了,云水镇就这么大,空置的宅子,除了罗家,就是几家绝户的茅草屋,下官实在无能为力。”黎亭长回得干干脆脆。

还真让人为难,姚泽良眉头紧皱。

看这情形,难道分房要泡汤?麻齐蒙见老父不开口,只好跪求:“姚大人,姚大人,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啊……”

“这……”

“大人,你别看下官,下官真是没办法。”

……

看来房子是没指忘了,但是地一定得分到啊!想到分地,麻敏儿突然意识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什么问题呢?

到目前为止,麻家分房一直以家族为单位进行的,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分地也是以家族为单位呢?如果是这样,那自家的地是不是属于族中的,如果是这样,岂不是大包干?

老天啊!大包干!那是不是自家辛苦劳动得来的要全部归为公中?而且从目前情况来看,这些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麻家人会种地吗?

如果他们不会种,我家要会‘种’吗?如果我家会‘种’,岂不是……麻敏儿不敢想下去。

不行,不行,得分家!听说古代社会一般是不分家的,有的朝代分家还算犯法。

老天爷啊,天知道分田到户承包责任制有多好,简直把一个旧社会带入一个全新时代啊!

整个衙厅内的人都急得一畴莫展,包括麻敏儿,只是别人担心没大院子塞进一个大家族,她担心田不能归到自家户头。

大官小官,长辈大人,乌压压的站满了整个衙厅,就是没麻敏儿一个九岁孩子开口说话的份,就算她抖胆开口了,又怎么能让这些人把麻族的家分了呢?

麻齐风和申猴儿站在衙外避雨的墙角,“恩人,你有啥话要问我?”申猴儿还想看热闹呢。

“申阿哥……”麻齐风思量他不一定知道。

“恩人,你想问啥?没事,只要我知道的,我肯定全都告诉你。”申猴儿拍胸脯说道。

“我听说镇上的客栈……”

麻齐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申猴儿打断了,他惊讶的眉毛就差倒竖:“你咋知道的?”

“真是公置?”

“啊……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自知失言,申猴儿连忙否认,毕竟他是本地人,还要在黎亭长的治下过活,得罪了现管官,就算他有铺有房,日子也不一定能过下去,“我……我进去了。”说完,转身溜了,什么恩人不恩人的,跟切身利益比起来,还是差了一截啊!

唉,麻齐风暗暗叹了口气,想了想,那客栈好像也只有十来间,左右不够麻家人住的,垂头丧气的进了衙厅,悄悄站到人群后,对于分房,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所以说思维定势(也称‘惯性思维’)真是件可怕的事,但也怪不得这些人,家族的概念在他们心中根深蒂固。

对于处在生产第一阶层的农耕家族来说,维系他们之间的纽带除了血缘,便是原始低下的生产力,这种情形下,人多力量大,能解决很多个人无法完成的劳动力。

对于处在士族的大夫阶层来说,除对内管理保证一个家族物质生产与消费,对外更能维系发展社会关系,在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中,最大化家族的利益,让家族更好的发展、传承下去。

麻敏儿不是古人,并不知道土地私有化,一切社会活动要家族化,才能不受外界侵扰与排挤,她觉得只有分家,才能让个体拥有自主权,才能让经济活动更加活跃起来。

可是如何才能让麻家分家呢?悄悄退到衙门门口,发现她爹站在人群最后面一副无精打彩的样子。

“爹!”麻敏儿的声音很轻很小。

麻齐风知道女儿问什么,轻轻点了一下头。

麻敏儿得到肯定答案,仗着人小,不动声色的又挤到了人群前。

分房正在僵局中,姚泽良也莫可奈何,转身拱手,“老师……”他差点说出,老师你先住进去,学生差人帮你再修几间房,话到喉咙缩回去了,皇上的意思,他多少明白点,如果自己动手帮忙了,岂不是跟皇上对着干?他还没这么大的胆。

看见姚大人都莫可奈何,麻齐蒙急了,“大人,只有十间房啊,可让我们怎么住啊?”

老夫人也不要脸面了,也豁出去了,走上前,给姚大人行了一礼:“大人,既然皇上分房分地,总不能让我们住不下吧。”

“这……”

黎亭长驳斥:“老夫人,你这什么意思,云水镇最大的院子都分给你们家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黎亭长,你总得让我们家人都住下吧。”老夫人哽住了。

“要是住不下,那就住到绝户的茅草屋,听说你家老六已经住上了。”黎亭长不屑的说道。

“啊……”麻家众人惊,“不要啊……”

……

“你们不住,那可怪不得我。”黎耀宗冷冷的回道。

“大人……大人,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啊!”麻齐蒙知道,今天如果不拽住姚大人,这房了看来分不到位了。

姚泽良也很为难。

黎亭长暗暗神闲。

麻敏儿知道,就算说出镇上客栈是公置房,也没自家一分便宜,可是如果镇上客栈十间、罗家空宅十间,不就变成两处了嘛,如果……她想试试!

“姚大人――”

沉默的衙厅内,乍响起脆脆软软的女娃声,个个寻着声音看过来。

又是这个小丫头,她想干什么,黎亭长一听这声音,第一反应就是想跳脚,然后让人捂上她嘴巴子,可惜上司在,他不敢造次。

因为排队、抓人贩事件,姚泽良对这个小娘子记忆犹新,紧凝的眉头不知觉松了松,“小娘子有何事?”

“姚大人,我听人说,镇上的客栈实际上是云水镇的公置房。”

“你……你胡说……”果然是来让自己跳脚的,黎亭长气得要冒烟。

麻敏儿说道:“黎大人,胡不胡说,翻翻客栈最原始的档案就知道啦!”

“你……你……”黎亭长瞪眼吹胡,“许大人,把档案薄拿给姚大人,看看这客栈是不是公置的?”你以为我傻啊,这一进一出的宅院,老子早就做到杜捕头娘子陪嫁里面了。

“是,大人!”许主薄佝着腰,把档案薄呈给了姚大人。

“姚大人,听说你曾是户部官员?”麻敏儿马上提醒姚大人。

姚泽良等等头:“嗯!”心道,小娘子知道的还挺多。

麻敏儿反问:“你是如何对待做假契的呢?”

“放你娘的……”黎亭长正接跳脚。

姚泽良威严如冷刀般的目光扫过来,黎亭长噤了口。

“黎亭长,本官要是想查,应当不费什么劲吧?”姚泽良语气虽淡,可谁都听得出其中的利害。

黎亭长不停的冒汗:“大……大人……那……那客栈一进一出也就十间房,也……也是不够麻老大人家住的。”做官最怕什么,最怕‘认真’二字,最怕揪住不放,他不敢糊弄了。

“一个十间不够,可以分两个十间啊!”麻敏儿看似天真的说道。

黎亭长暗暗抬眼,翻得眼白跟吊死鬼似的,差点没把麻敏儿吓死。

姚泽良和麻齐蒙的眼都一亮。

“老师――”

“父亲……”

麻承祖点了点苍老的头,“大人看着安排吧。”

“是,老师!”姚大人说道:“两个院子,学生马上让黎亭长过契。”

“让你费心了。”

“老师言重了。”

“父亲,姚大人让过契,儿子就分一下住镇上、乡下的人口。”麻齐蒙感觉自己活过来了。

“嗯!”

“姚大人,住两处,是不是就是两个户主啊!”麻敏儿适时插嘴说道。

“这……”姚泽良看向老师一家。

“都是一家人,什么两个户主?”麻齐蒙是大家长,当然容不得分家分户,那还成何体统。

麻敏儿暗暗抽嘴角,心道,是不是怕分庭立户,没作威作福的地了。

嘿嘿,不要说,还真是猜中麻齐蒙的要害了。

黎亭长眼珠转了一下,好像想到了什么,连忙拱手,“姚大人,我们云水镇人口少,为了税赋,一直让成年男丁婚后另立门户,老大人既然到了我们云水镇,那就得按我们云水镇的税赋走。”

什么?成年男丁另立门户,老天啊,我没听错?老得掉牙的黎亭长长相瘦瘪,穿着黑色公服,脏兮兮、油腻腻,活脱脱如一个老得飞不动的鸬鹚,丑得要命,可是这话一说,麻敏儿瞬间觉得这个老头可爱极了。

“你说什么?”麻齐蒙的破喉尖锐起来,“你敢让我们分家?”

“这可不是我敢不敢的事,这是户部曾经下达的公文,不信,你问姚大人,是不是?”

还有谁比户部官员更了解税制呢?姚大人无话可说,确实如此。

一直没有表情的麻承祖,突然伤中悲来,“分门立户?”

“对!”黎亭长声音上吊,看到麻家人吃憋,感觉自己终于扳回了一局,哼哼,想在我的地盘上出幺蛾子,那也得看看有没有这本事。

“姚大人……”麻齐蒙一脸苦相。

中国古代土地税主要以丁税为主,丁税实际上就是人头税,这一税制,初步形成于西周及春秋战国时期一直到清朝康熙帝‘滋生人丁,永不加赋’才取消了再生人口的人头税,让税收以亩计收。

但实际上,在历史长河中,也曾有朝代不以人头税计收,而以户、亩计收,如南北朝时的魏国均田制。还有此时的大魏朝,由于翼州北部靠近游牧民族,常发生战乱,为了鼓励生产、生育,减轻人民负担,不以人头收税,而以户、亩收税,云水镇就在这样的体制中。

这样的税制,麻敏儿是在分家拿到田亩以后才知道的。她没想到自己担心的分家问题,竟以这样的方式解决了。

麻家以嫡庶分了家,但麻敏儿不想和一大帮子生活在一起啊,想想都是鸡飞狗跳,她急得就差跳脚,转头找他爹。

爹啊,爹啊,你赶紧出来啊!

麻齐风当然也不想与麻家其他人生活在一道,要是没外人在,他还能主动站出来,要求独立门户,可现在有外人在,而且这外人还是知府,又是父亲曾经的门生,他总得为家族留颜面。

麻敏儿见他爹站在后面一动不动,嘴角就差急出火泡,转念想到,古人家族观念非常重,即便他爹在家族中处处受气,但也抹不了他骨子里对家族的依赖与畏惧。

麻敏儿过不惯这种大家族生活,她觉得自己能被憋屈死,也不顾人小言微了,转头笑眯眯对庶长子说道:“二伯,我们不参加分房子。”

“啊……”麻齐章没想到小侄女说出这样的话。

麻敏儿小大人般说道:“我们现在借了两间木屋住,把属于我家的房子分给人口多的伯伯叔叔们吧。”

正在沮丧的麻齐风被女儿的话提醒了,连忙挤到前面:“二哥,我不要分房子,分点田给我就成!”

“你会种田?”麻齐光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要挤兑麻老六两句,仿佛不说两句,就没他存在似的。

“我可以学。”

“怎么学,脱光脚在泥地里踩?”麻齐光不屑的笑笑。

“如果种地是这样,我当然可以。”麻齐风回的一本正径。

要不是姚大人站在面前,麻齐光能大笑三声,歪歪嘴:“庶子兄弟这么多,我可做不了主!”

“做不了主也行,十间房分我两间。”麻齐风眉头一凝,别以为我好欺负。

“你休息!”老姨娘先叫了出来。

庶子老二是所有兄弟中最大的,她妻子轻轻捣了一下他,他站出来,仿佛有些痛心,“老六,我们连在一起,总能有个照应,要是独立出去了,二哥怕是……”

要不是自家想独立出去,听到她‘好’二伯的话,麻敏儿估计能跳脚,看看,这些人就想把他爹赶出去。也罢,也罢,横竖都是独立门户,管它是主动还是被动,只要能分出去自家过就是好事。

麻齐风何偿没听到他‘好’二哥的话,苦涩一笑:“多谢二哥,我没有娘子,且四个孩子又小,就不在公中拖累大家了!”

“可种田要劳力,就凭你跟大郎……”麻齐章仿佛不忍。

“二哥,我能行。”麻齐风真不想跟他虚伪客套。

麻齐章刚在兴安城见过姚大人,为了讨好他,朝他笑笑,“大人你看……”一副长兄为难的样子。

姚泽良到是看懂了小娘子的意思,看了眼老师,朝他微微一笑,“各随心意吧。”

这是同意老六另立门了,麻齐章马上拱手:“多谢大人。”

在姚大人的见证下,麻族又变成分三户,嫡子与老大人一户,住进一进一出的客栈;几个庶子一户住进了罗家空宅。

麻齐风一户,郭李氏有两间茅草屋归到了他的名下,另分了十五亩地。

终于尘埃落定,麻敏儿感觉浑身得劲,仿佛未来的好日子正在朝她招手。

由于麻家安家、云水镇又没有像样招待的地方,姚泽良在麻家拿到户契、田契后去了十几里外的平定县城。

“老师,学生过两日再来拜访。”

“有事自去忙吧,就不要再来看我这个糟老头了。”麻承祖抬手拂了两下,正经算起来,姚泽良充其量投了个名贴,到府中拜访过几次,人家来时,自己有多不屑,他内心清楚的很,现在能做到这样,已经不错了,还能想什么。

“那能呢,一日为师,终生为傅,学生一定会过来看望老师的。”姚大人行礼很恭敬,随后,让仆从把马车上的粮银送到了客栈门口。

所有人都好奇姚大人给他的老师送了什么,都跟着马车到了客栈门口。

麻齐风站在衙门口看人群一轰而去,暗暗叹口气,不仅没有感到失落,相反,他落得一身轻松,仿佛重生一般,真是天空云阔,心境如飞。

“爹――”麻大郎带着弟弟妹妹一直站在衙门口檐廊下,看到父亲拿着蓑衣站在雨中一动不动,忍不住叫出声。

“爹……”麻敏儿撑开油伞为他挡雨。

“走吧,我们回家。”麻齐风披上蓑衣露出笑意对孩子们说道。

麻敏儿又拿伞给兄弟妹妹们挡雨,一家五口人走在雨中回小木屋了,雨帘中,背影高高低低,却坚拔挺直,昂首向前。

郭李氏娘仨站在门口,见麻家人回来,连忙问道:“大平呢?”

“大平哥跟小有看热闹去了。”麻大郎回道。

郭李氏不满道:“这孩子有没有把两间房屋过给你们?”

“郭婶,不好意思,本来这房子都是你的,现在……”麻敏儿真是不好思,她让大哥回来叫郭大平,把两间木屋过户成自己家了。

“二娘,看你说的,这房子本来就应该都是你们家的,五间都给你,都是应该的。”分了两间给麻家,郭李氏感觉轻松了很多。

麻敏儿难为情的笑笑。

郭李氏笑问:“二娘,听大郎刚才回来说,你们分家了,分到地了吗?”

“分到了。”麻敏儿点点头。

“老天啊,太好了,有地种了,再也不怕饿死了。”郭李氏替麻家由衷的高兴。

喜欢小说阅读麻二娘的锦绣田园麻敏儿夏臻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

全本免费小说战少撩妻有一手宁初战西沉阅读 小说推荐

全本免费小说战少撩妻有一手宁初战西沉阅读

宁初双手捏着羊角胡的下巴一扯,腾空的瞬间一招完美的连环踢,身后几个手下立马纷纷倒地。 他们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又捡起武器准备冲上来。 宁初眼疾手快抢走他们手里的武器,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抱着他们的肩膀...
爱你十年梦一场小说大结局小说栗蓝傅祺琛全章节阅读 小说推荐

爱你十年梦一场小说大结局小说栗蓝傅祺琛全章节阅读

傅祺琛正在收拾东西,栗蓝倚在门边,眼神复杂。 傅家是ELAN珠宝的创始人,也是ELAN最大的股东,若是傅祺琛坚持,她没有一点必胜的把握。 傅祺琛看向她,语气轻松:怎么了? 栗蓝皱眉: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绝世神帝战无缺陆巧儿小说(完整版)阅读 小说推荐

绝世神帝战无缺陆巧儿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十六章大比开始! “废物战无缺?”顺着蒋娜娜的目光望去,看到来人,众人一时间接受不了,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也能得到蒋女神的青睐?搞笑吧! “还好没来晚”,战无缺轻笑道,只是心中有些奇怪,众人为何都用一...
婿者无疆陈锋章节目录陈锋林妍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婿者无疆陈锋章节目录陈锋林妍小说阅读

傻瓜。 林妍抛下一句淡淡的话语,心里波澜不定。 这半年来,她过的可不是什么夫妻生活,自从陈锋出了车祸,有了精神上的问题,她可以忍耐等待医治,但陈锋现在的思想和正常人已经完全一样,却还对她有这一股无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