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林承白韩灵儿小说在线阅读-林承白韩灵儿小说住进你心房

句子大全
87263
文章
0
评论
2019年6月10日23:17:15 评论
摘要

林承白韩灵儿小说《住进你心房》,作者:张君宝,提供住进你心房阅读。住进你心房小说主要讲述了:他们都在等此生最爱的一人出现,相遇之后,对方的模样深深的印入了对方的心中,就算今生历经生死,也要不离不弃。

小说阅读林承白韩灵儿小说在线阅读-林承白韩灵儿小说住进你心房

林承白韩灵儿小说《》,作者:张君宝,提供住进你心房阅读。住进你心房小说主要讲述了:他们都在等此生最爱的一人出现,相遇之后,对方的模样深深的印入了对方的心中,就算今生历经生死,也要不离不弃。

精彩节选:

八月十五将近,一轮圆月高高挂在天空,把清辉洒遍大地,山峰、树木、楼阁、屋宇通通铺上一层银光。

这些日子以来,华安城的韩家堡内外一派喜庆,家丁、婢女内内外外忙得不可开交,各种喜庆的红色遍布堡内空间,彩旗招展,大红灯笼挂满走廊屋檐。

韩家家主韩展鹏的女儿,韩家唯一的小姐韩灵儿,已经到了出阁的年龄。

身为代家主的韩家二伯韩展飞,自然是开始张罗着广发英雄帖于天下名门,希望由比武招亲的方式,为自己的侄女觅得一位玉树临风、文武双全的夫婿,同时也为韩家寻到一处靠山。

比武招亲时间定在八月十五,花好月圆之夜。

在此之前,作为酿酒世家的韩家,早早将数百坛陈年的女儿红从地下取出,全部放入酒窖内妥善的保存起来,就等招亲成功之后宴请宾客。

“呼,哈……”

韩家酒窖深处,橙黄的灯光摇曳闪烁,显得格外昏暗,一阵阵吐息之声,在这个安静的环境中引人注目。

声音的出处,源自酒窖中间空地的少年人。

二十左右的年龄,剑目星眉,肩宽腰细,手长腿长,身着简陋朴素的麻布衣衫,一身漫不经心的意味。

“在下林承白,打遍天下无敌手。你现在跪下求饶还来得及!”

随着虎虎生风的拳脚,叫做林承白的少年人,对着眼前的空气不忘念念有词,似乎在进行自我激励,扮演着某种自己臆想出来的角色,看起来倒也有几分意思。

宽敞的酒窖约莫二十丈见方,足有礼堂大小,排满一列列高矮不等的酒坛,大的放在地上,小的放在木架子上,空间显得很是局促。

年轻人就在两列酒架之间,相距不过五尺,只要稍有不慎便会触及这一大堆杂物,把酒打翻。他却能把步伐、拳脚控制得恰到好处,一趟拳法下来,完完整整的绕了一圈,丝毫不见散乱。

年轻人额头微见汗水,挺身而立,又对着空气用大侠似的语气说道:“你输了。”

“哈欠!哪个欠揍的小子敢在老夫面前胡吹大气?”一个懒散的声音冷不丁冒了出来。

年轻人自娱自乐得过瘾,浑然没察觉常年寂寞冷清的酒窖还会有别人存在,一时间差点没吓尿,颤声道:“谁?”

那声音又说:“知不知道,扰人清梦是天下第一等的缺德事!”

林承白很快恢复镇静,左右四顾保持警戒,沉声道:“是哪位朋友?请出来见个面。”

自从找到了一条通往酒窖的密道,这两年来,林承白一直在酒窖内独自练功,还从未被人发现过。

这道突如其来的声音,当真是将他吓得不轻。

韩家酒窖,是贮藏着无数百年以上的佳酿,管理相当森严,向来不让人随意进入。一旦被发现,处罚非常严重。

“这一觉睡的真是舒服!”

顺着声音,林承白在西南边置放陈年女儿红的角落,看到一个身穿青色云袍,发须皆白的老者,手里捧着酒坛往嘴里猛灌,澄黄的酒液顺着嘴角往下淌。

“咕噜!”

老者随手将手中的酒坛扔在地上。

料想中的破碎声没有响起,酒坛只是滚在地上滴溜溜的转了几圈,方才倒下。

老者伸了个懒腰,又挠了挠耳朵,跨过地上那些空酒坛,熏着满身酒气向着林承白走去。

“好呀!你这个死老头,居然偷我们韩家的酒!”林承白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顿时要拉住老者的胳膊,叫道:“走!我要带你去见家主!老子立功的机会到了!”

老者左手拇指扣住中指轻轻一弹,林承白伸出的手仿佛被撞了一下,给弹了开来。

“开玩笑么,韩家多大的家业,上上下下多少口人,连吃个酒家主也管,岂不是要忙死?”老者哂笑一声。

林承白捂着手掌,一时惊疑不定,瞬间的刺痛让他有些失神。

“嗝!”老者打了一个满是酒气的饱嗝,说:“年轻人做事就是毛躁!我在这里偷酒,你小子还不是偷偷的躲在这里练拳,就算闹到家主那里又如何?老家伙我可不信你有胆量与我同罚。”

林承白不知怎么作答,便色厉内荏的冷哼一声。

老者又问:“对了,你刚刚修炼四不像拳法,难道是昆仑派的正阳拳法吗?”

林承白不由下意识的答道:“是。”

老者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叹气起来:“啧!啧!啧!见过蠢笨的,没有见过如此蠢笨的。”

林承白顿时便不太高兴,马上忘了对方只凭一指之力击退自己的身手,高高抬起下巴,道:“怎么着?偷酒还有理了?你倒是说说,我有多蠢?”

老者道:“正阳拳听名字就知道,是正当太阳升起之时修炼的拳法,需要沐浴太阳之精华。可你倒好偏生选择了夜晚,还躲在这阴暗的酒窖中修炼。废柴一般的资质,粗鄙的招式,我想你再练上个十年,恐怕都无法将正阳拳入门。”

林承白一愕,随即嘴硬起来,道:“呸!你凭什么说我资质差,小爷不过是今日劳累了些,十成的功夫发挥不出一成。”

独孤长卿正待讥笑他胡吹大气,林承白又道:“换做我精神正佳之时,早就用正阳拳,赏你个死老头一对熊猫眼了。”

独孤长卿再也忍耐不住哈哈大笑,连下颔的胡须也吹得飞起。

林承白看得有些犯傻,心里不禁念叨,难道这死老头是个得了什么怪病的老人家?

怎生自己骂了他,还这般高兴,神智有些果然有问题。

独孤长卿活得太久了,自己也不记得有多少年了。

自从他那一辈的师兄、师弟相继羽化归西之后,天下人也给了他一个正道第一高手的名号,就再也没有人,敢和他这般说话了。

“小子,你再打一遍正阳拳,我现在心情不错。”

独孤长卿捋捋长须,颇有兴致的盘膝坐了下来,在林承白杀人似的目光中提起一坛陈年女儿红,轻轻伸指,不见有任何动作,坛口的泥封平平整整弹了出去,落在远处的地面。

要知道封泥的粘合性算不得太强,只需一些外力,便容易四分五裂,泥粒散落。这老头不动声色弄开坛口,封泥并无额外的破坏,显见功夫极为了得。

林承白像是没看到一般,叫道:“住手,偷酒贼!”想要去夺独孤长卿手中的女儿红。

独孤长卿坐在原地不动,林承白捏住他肩头的手陡然一滑,扑在独孤长卿的身后,险些没摔个狗啃屎。

独孤长卿哂笑道:“想要让我住手,你还嫩着。”一边说一边往嘴里灌酒,只两口就把西瓜大小的酒坛喝掉一半。

林承白急了,道:“开什么玩笑!”一骨碌爬起,伸手抓向独孤长卿手里的酒坛。

独孤长卿微微缩肩摆头,林承白收势不及,摔趴在独孤长卿面前,模样相当狼狈,姿势极不雅观,就仿佛小孩子被大人戏耍似的。

独孤长卿笑道:“喝一坛酒而已,犯不着行此大礼。”

林承白羞怒交加,顿时热血上头,哪里还能管什么想法,也顾不得独孤长卿的年龄,当下左手如弹琵琶,右臂伸展,正阳拳的一招“仙人探路”对着他就打了过去。

这一招表面中规中矩,向来是双方争斗比拼时的试探招数,然而正阳拳却在左手添加了足足十九种变化。

独孤长卿冷笑不止,左手三指伸出,轻轻搭住对方的右手。

林承白只觉半边身子酥麻难当,再也使不出力气。

独孤长卿道:“这招使的是什么玩意?气息应和不上步法,步法跟不上出拳的速度,丢人!”

说罢,手指一拖一拉,林承白立即控制不住,原地急速转了两圈。

他刚要叫骂,独孤长卿两脚过去,在林承白的膝弯处狠狠踢了两下。

林承白情不自禁双膝跪地,心头大怒,立即弹跳起来,双拳使了个钻心决,一先一后击向独孤长卿。

独孤长卿身形不见晃动,仿佛在脚下装了轮子似的平平移开,林承白收势不住,“咣当!”一拳打在了他身后的酒坛上。

酒坛应声而碎,酒液哗啦啦流淌出来,四溢的酒香让独孤长卿狠狠抽了抽鼻子。

“我看见了哦,这酒坛可是你打破的,如果你还要带我去见你们家主,我会如实将这事告诉他的!”

林承白情知中计,气得牙痒痒,正要反唇相讥,突然想起刚才出拳的感觉居然前所未有的好,从前练招时候的滞涩感全然消失不见,发力的时候仿佛将全身力道都完美的释放了出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

看着独孤长卿狭促的笑意,林承白并没有心思去想打碎酒坛的事情,他很想要明白,方才那片刻的感觉,到底是不是偶然。

冷静下来,林承白再次挥拳而上,这次他使出了正阳拳更为猛烈的“阳光普照”,拳路从四面八方向前击出,不留任何死角,敌人极难防御。

独孤长卿右手食指突起,在他左右手肘轻轻点了一下。

林承白如遭雷击,双手软绵绵的垂软下来,心头震惊不亚于埋藏十八年的状元红打开时发现坛子里只是一坛醋。

他咬着牙想把双手提起来,突然,一股暖烘烘的气流从极泉穴经由少海穴、灵道穴、神门穴、直达少府穴。

伴随着胸腔咔的一声,林承白深深吐出一口浊气。

他提起精神,再次施展一招“旭日东升”,身子下蹲,拳路由下往上发起,从提拳的开始到击出的刹那,力量陡然变得刚猛无俦,便如一轮红日升起,绽放出惊人的热量。

独孤长卿道:“姿势、外观、动作、形态学得似模似样,但是没几分内涵,形似而神不似,这正阳拳倒像是偷学来的,学得不伦不类,不三不四,不体不统。”

林承白老脸一红,肩头又挨了重重一下,痛得龇牙咧嘴,好像是烧得通红的烙铁在肩膀上使劲按下去一般。

瞬间,一股热量如同点燃了似的,从肩k穴烧了起来,烫得吓人。

他再傻也知道,那偷酒老头是个超乎想象的高手!

至于想象的限度是什么,却说不上来。

每被对方击打一次关节,他的经脉就会畅通一分。

这感觉委实玄妙无比,就像被一名超级强者为自己运气行功似的,浑身舒泰。

但双方非亲非故,他为什么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破事?分明隐藏有什么阴谋!

林承白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捉弄自己,提起十二分精神,摆出戒备的架势,说道:“老头,你想整我,可没那么容易。”

“你一根不可雕的朽木,我有那兴趣整你?”独孤长卿笑得十分刺耳。

“那就请教请教!”

林承白心头震撼,面色不变半分,将平日里苦闷和委屈,尽数都发泄在了拳脚之中,向独孤长卿发起攻击。

林承白在韩家的身份极为尴尬,他名义上是韩家家主韩展鹏的养子,韩展鹏还在韩家的时候,他可以说是得尽恩宠,甚至是比韩展鹏的亲生女儿韩灵儿还要受宠。

但是不知何故,十年前韩展鹏留书一封前往某地寻找恩人,将韩家交给了自己的二弟韩展飞来管理,从此再无音信,家主的名号也显得名存实亡。

韩家家主大权尽落入乃弟韩展飞之手。

韩展鹏房下并无男丁,按照江湖传统,林承白这位唯一的养子以后很有可能,会成为韩家的下一代家主。

林承白失去韩展鹏的庇护,顿时变得十分狼狈。

他并无谋夺韩家基业的野心和欲望,奈何别人不那么想。

韩展鹏失踪的前三年,韩家上上下下对林承白仍然执礼有加。慢慢的,韩展飞感觉家主回归无望,对林承白越来越是懈怠,甚至对他冷眼相向,赶去家族最底层做事干活,平时的吃穿用度连下人都不如。

最惨的是,连最基本的习武资格,林承白都没有获得。

因此他在韩家里头,常常遭受挖苦耻笑羞辱。

有时候林承白也想一走了之,可是念及义父韩展鹏的养育之恩,失踪至今不见踪影,自己也有责任看护韩家,是以咬牙坚持下来,备受旁人冷眼。

这套正阳拳,是林承白趁着韩家教习不备,路过演武堂的时候,零星着瞄两眼,一时偷看一招半式,如同羊拉屎一般细细碎碎的拼凑出来的拳法。

林承白知道自己责任重大,从来不敢有任何松懈大意,习练起来远超其他外门弟子努力的十倍。

饶是如此,缺少了正阳拳的内功法诀,他始终难以登堂入室。

一套拳法挥起来虎虎生风,拳路、步伐无一不准。

独孤长卿眼中露出一丝赞赏之色,林承白的反应出乎预料,那愈发像样的拳脚,也让他暗自点头。

仅仅只是偷学,便能学到这等程度!当真了得。

烛光曳曳,汗水逐渐浸湿了林承白的衣衫,他却好似不知疲倦,身体之上甚至是泛起淡淡金光。

正阳拳入门了吗?

独孤长卿嘴角微微上扬,可旋即在感觉到林承白拳风扑面而来的热力之后,他的面色顿时大变。

这力量?!不是正阳拳入门的阳气初显!

喜欢小说阅读林承白韩灵儿小说在线阅读-林承白韩灵儿小说住进你心房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

《镇魂龙婿》小说在线试读 《镇魂龙婿》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推荐

《镇魂龙婿》小说在线试读 《镇魂龙婿》最新章节目录

《镇魂龙婿》 小说介绍 《镇魂龙婿》是一手摘仙桃著作的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镇魂龙婿》精彩章节节选:酒店早已经被唐笑的手下包围了。唐龙万万没想到,自己亲手杀了儿子,就为了...
主角是唐笑安婷的小说免费阅读 唐笑安婷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小说推荐

主角是唐笑安婷的小说免费阅读 唐笑安婷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镇魂龙婿》 小说介绍 主角叫唐笑安婷的书名叫《镇魂龙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手摘仙桃所编写的都市生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看着奄奄一息的唐笑从地上站起来,唐龙瞪大了眼。他不是受伤了吗?这会不光是唐龙,...
《镇魂龙婿》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镇魂龙婿》最新章节列表 小说推荐

《镇魂龙婿》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镇魂龙婿》最新章节列表

《镇魂龙婿》 小说介绍 精品小说《镇魂龙婿》是一手摘仙桃所编写的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笑安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小子到底是谁?”郎井正一头冷汗,他可是卑摩族的天之骄...
好书推荐《镇魂龙婿》唐笑安婷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

好书推荐《镇魂龙婿》唐笑安婷全文在线阅读

《镇魂龙婿》 小说介绍 主角叫唐笑安婷的小说叫《镇魂龙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手摘仙桃所编写的都市生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唐笑,还我们的孩子,你把我...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