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曲散情已殇小说-曲散情已殇宋如歌宇文烨小说在线阅读

句子大全
87357
文章
0
评论
2019年8月28日18:30:33小说阅读曲散情已殇小说-曲散情已殇宋如歌宇文烨小说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曲散情已殇》又名《凰仪天下》的主角是宋如歌宇文烨,作者是浮生乱,是一本已完结的古言短篇虐恋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宋如歌被陷害是害宇文烨的白月光小产,他就听了别人的一面之词,亲手将他们的孩子给弄死,他是多狠的心啊!

小说阅读曲散情已殇小说-曲散情已殇宋如歌宇文烨小说在线阅读

《曲散情已殇》又名《》的主角是宋如歌宇文烨,作者是浮生乱,是一本已完结的古言短篇虐恋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宋如歌被陷害是害宇文烨的白月光小产,他就听了别人的一面之词,亲手将他们的孩子给弄死,他是多狠的心啊!

精彩节选:

季媛面上浮现喜悦,剜了夏江一眼,一袭大红宫装走进凤仪殿。明明夏日炎炎,不知为何,她一进来,感到背后凉飕飕的,阴风阵阵。

难道是宋如歌的鬼魂?

宋如歌生前都斗不过她,死了,也不会是她的对手。

这样一想,季媛壮着胆子走进宋如歌之前的寝殿。

宇文烨坐在床榻,手里拿着的正是新婚那晚,他送给宋如歌的定情发簪。

他的耳边,响起的是暗卫带回来的消息。

“那夜私闯皇后寝宫的男人,正是贵妃娘娘安排的。”

“小殿下所中的毒,来自西域,而去年,丞相的长子去过西域。”

“贵妃娘娘之前并未怀孕,小产之事,是丞相买通了太医。”

“从芙蓉殿中一名宫女口中得知,皇后娘娘所中的蚀骨散,也是贵妃娘娘做的,且蚀骨散并无解药。”

每一条,都足够季媛死一百回。

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根根细长的针,密密麻麻的扎进他的胸口,比他曾上战场,受过的刀伤还疼。

他不知道,他的歌儿之前是不是也这样疼,那蚀骨散,侵蚀着她的身体,可她却从来没有告诉过他,而他还傻的以为,真是什么风寒。

她是不是对自己很绝望?

“皇上。”

宇文烨抬头,当他看着季媛身着正红色宫装,恍惚间,他好似看到了宋如歌,眸中涌现欣喜,下意识地呢喃:“歌儿。”

“皇上,臣妾的哥哥一定是被冤枉的,你快下旨,不要让哥哥去边疆。”

季媛一开口,打破了所有的幻想。

宇文烨眸中的光,一点点冷下去:“谁允许你穿这件衣服的,你有什么资格穿它。”

突如其来的暴怒令季媛愣了一下,旋即我见犹怜地落泪:“皇上,是你允诺了臣妾做皇后的,难道你忘了,姐姐已经死了……”

“你给朕闭嘴。”宇文烨神情比那语气更冷:“你最好祈祷她没死,否则,朕会让你生不如死,你在歌儿身上加注的一切痛苦,朕会百倍的替她讨回来。”

闻言,季媛脚下一软,跌坐地上,惊惶道:“皇上,臣妾什么都没做,姐姐谋害我们的孩子,臣妾都原谅她了。”

“糕点里的毒到底是谁下的,季媛,你比任何人心中都明白。”宇文烨蹲下身,冷冷地捏住她的下颌:“朕原本想多留你几日,竟然你想早点带着肚子里的野种替歌儿赎罪,那朕就成全你。”

“野种?”季媛呆住:“皇上,臣妾肚子里的真是你的孩子,臣妾对你忠贞不渝,怎么会是野种。”

“丞相野心勃勃,你觉得朕会碰你?告诉你,跟你在一起的,是朕身边的暗卫。”

除了在季媛进宫前,之后他并没有碰过季媛。

而那第一次,后来他查证得知,是季媛在檀香里加了催情药。

季媛彻底呆住,她这时才惊觉,每次宇文烨留宿芙蓉殿,她都会服下一碗汤药,宇文烨告诉她,那是对怀上龙种有益的药,可如今她才明白,那不过是令她神志不清的药,让她误以为,跟她在一起的真是宇文烨。

她堂堂的丞相千金,竟然失身给一名小小的暗卫?

这种耻辱,令她发狂。

喜欢小说阅读曲散情已殇小说-曲散情已殇宋如歌宇文烨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

林医生请矜持最新章节唐歆林景深狐狸猫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林医生请矜持最新章节唐歆林景深狐狸猫小说阅读

高二的时候,有次晚自习,她做着卷子无聊拿出抽屉里的薯片。 嘎吱嘎吱吃得正香,有只手伸了进去。 她不假思索地啪啪啪打了几下,然后就听到班主任嗷嗷地叫声。 那几天班主任上课的时候都不写板报了。 可见,唐歆...
敖辛敖阙凰不归全文全章节千苒君笑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敖辛敖阙凰不归全文全章节千苒君笑小说阅读

第010章终于又见到您了...... 堂上的威远侯看着自己年轻娇花般的女儿,站在门口泪流满面,登时糙汉子的心软得跟稀泥似的。 敖辛一边抹揩着眼泪,一边又哭又笑,颇像在寺庙里醒来那日扶渠在她眼前不能自己...
火热新书孤岛祸婿穆飞李初菡章节完整版阅读 小说推荐

火热新书孤岛祸婿穆飞李初菡章节完整版阅读

大!太大了! 当穆飞好容易将皮艇拉上海滩,举目望去,这座小岛不着边际,远处群山环绕,若不是知道豪华游轮本就在海洋中央不可能有大陆。 穆飞都要怀疑暴风雨中是不是横跨大洋了。 海岸线上一片狼藉,游轮失事后...
我的世界唯独没有你江暖傅呈小说(完整版)阅读 小说推荐

我的世界唯独没有你江暖傅呈小说(完整版)阅读

也好。他看着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又嘱咐了一句:别让他们趁机灌你。 我挥了挥手表示明白。 待他离开,我又掏出镜子理了理妆发,才拎着那瓶红酒,扭着腰肢朝他们的VIP包房走去。 推开门的一瞬间,刺鼻的烟味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