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温曜煊魏月雪小说在线阅读-温曜煊魏月雪小说她微笑时太甜

2019年6月17日05:36:33 评论
摘要

温曜煊魏月雪小说《她微笑时太甜》,作者:苏大毛,提供温曜煊魏月雪小说阅读。她微笑时太甜小说主要讲述了:魏月雪没想到人生竟然这么戏剧,自己不过是去自己的朋友家过生日,没想到酒后失身还差点被捉奸,那个男人还是朋友的哥哥温曜煊,他可惹不起这尊大佛。

小说阅读温曜煊魏月雪小说在线阅读-温曜煊魏月雪小说她微笑时太甜

温曜煊魏月雪小说《她微笑时太甜》,作者:苏大毛,提供温曜煊魏月雪小说阅读。她微笑时太甜小说主要讲述了:魏月雪没想到人生竟然这么戏剧,自己不过是去自己的朋友家过生日,没想到酒后失身还差点被捉奸,那个男人还是朋友的哥哥温曜煊,他可惹不起这尊大佛。

精彩节选:

“樊小姐,主子请您去餐厅,让人给您准备了宵夜。”孙浩走来,打断二人对话。

闻言,樊妍挺胸抬头,嘴角带着胜利的笑,“魏同学说得对,四哥还真开始照顾人了!”

魏月雪知道她话里的含义,温曜煊会照顾人,但只照顾她。

在经过孙浩时,樊妍问,“四哥呢,今晚应酬他也只喝酒,没吃什么。我食量小,吃不了太多,让他跟我一块用夜宵吧!”

孙浩点头哈腰说是,那狗腿模样,叫魏月雪恨得牙痒痒。

走之前,樊妍看了眼魏月雪,“魏同学,你要不要一起吃?”

此时的魏月雪,脸色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特么的,正宫娘娘和皇上一起用膳,她这个小妾能上桌?

“这是为樊小姐准备的,来者是客,樊小姐就不用推辞了!”魏月雪故意将客字咬音很重。

樊妍大气地笑了笑,仿佛是正宫不在意小妾挑衅。

刚才两个女人的对话,只字不漏地传进孙浩耳朵里,听得他小心脏一颤一抖的。后宫娘娘们已经到达战场,他这个大内总管的日子越发不好过。

樊妍走后,魏月雪又在院子里晃荡了一圈,觉得实在无聊,就回了屋。

走过客厅时,果然见温曜煊跟樊妍在一起用餐,两人聊得很愉快。确切的说,是樊妍说得很愉快,温曜煊一直在听。

她看了眼,抬脚往楼上走。

“过来。”男人望着她。

魏月雪本想不去,但她更想撕裂樊妍脸上虚伪的笑。她走过去,像往常一样,直接坐在温曜煊旁边的位置。

樊妍盯着魏月雪所坐的位置,若有所思。

魏月雪盯着桌上的鲍鱼,两眼愈发幽暗。大晚上的吃鲍鱼,也不怕补出火来,可以给她来一只吗?

小女人的情绪太强烈,男人想不注意都难,揉了揉她的头,“孙浩说你晚餐吃了很多,不能再多吃。我让厨房给你温了牛奶。”

佣人很没眼力见地将牛奶端上桌。

魏月雪很生气,别人吃鲍鱼,她喝牛奶,人生还能混得更惨淡些吗?难道这就是正宫和小妾的区别?

“要我喂?”男人问。

“好啊!”魏月雪笑得像朵盛开的花。

男人拿起牛奶杯抿了口,扣住小女人的后脑,贴着她的唇渡过去。

腥甜的牛奶突然灌进口中,差点没叫魏月雪呛死。

渡完一口,男人意犹未尽,还想继续。

“不用不用了,我自己喝,自己喝……”魏月雪抢起牛奶杯,一口气喝完。

对面樊妍看着两人秀恩爱,神色幽幽,随后又故作大方,“四哥,刚才我在院子里碰到魏……小雪,我们聊得很愉快。

不过,我见小雪待在这里很无聊,刚好公司明天有个珠宝品鉴会,可以让她出去走走。毕竟没有女孩不喜欢珠光宝气的。”

男人脸色沉了下来,看着魏月雪问,“住在这里,很无聊?”

魏月雪心里将上眼药的某人骂个半死。双手环住男人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没有你在,我真的很无聊。”

男人清贵的俊脸舒展开来,他被小女人的甜言蜜语蛊惑了,“想去?明天让孙浩送你。”

魏月雪对珠宝兴趣不大,正想拒绝,樊妍抢先开口,“明天我也过去,可以顺路过来接她。”

魏月雪心中警铃大作,这是正宫要出手教训小妾了?

因为喝了酒,温曜煊眼神看起来越发空洞茫然。从浴室出来,看见小女人已经乖乖躺床上,他眼里才有了温度。

男人将小女人揉进怀里,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填满心底的空虚。

魏月雪头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脑海里樊妍大气温婉的笑容,一遍又一遍的闪过。

父母去世前,被锦衣玉食供着,魏二小姐养成了霸道蛮狠的习性。虽然这半年里被打磨了许多,但今天樊妍的出现,成功刺激了她蛮横的本质。

即使是自己不要的玩具,也不能叫那个女人抢去,魏二公主狠狠地想。

“还不睡?”男人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魏月雪磨磨牙,这个该死的男人,特意为那女人准备宵夜,他们到底什么关系?

心里这么想着,嘴里就将话问了出来,“那个樊小姐,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男人皱眉,“你问这些干什么?”

“有人跟我说,她是你们温家内定的当家主母,所以忍不住想跟你八卦八卦。”魏月雪抬起头笑着说。

男人凝眉想了想,“确实有这么回事,双方家长提过那么几次。”

魏月雪气结,“然后呢?”

“哪有什么然后。很晚了,睡觉!”

男人再次把小女人按进怀里,错过了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

第二天一早,樊妍开着保姆车来接人。

温曜煊没有下楼,在魏月雪临出门时,往她脖子上套了串链子。

魏月雪也没放心上,昨晚不愉快的聊天,令她睡得不踏实,气色看起来不怎么好。

等在楼下的樊妍见魏月雪一人下来,有些失望,随即正了正神色,昂首挺胸走在前头。

奔驰车里,魏月雪斜靠着副驾驶,整个人恹恹的。

“魏同学昨晚没睡好?”开着车的樊妍问。

“嗯,累……”心累!

这个累字,成功叫温婉大方的正宫破功。在楼下等候的时候,她向下人们打听过,这个女人已经与四哥同房共寝。

樊妍握方向盘的手骨节发白,是她小看了这个女人。

早前孙浩提醒过,只是她没放心上,原以为这种小豆芽菜连段雨佳都不如,没想到竟是个有手段的。

“魏同学,你知道段雨佳吗?”樊妍故作轻松问。

听到段雨佳三字,魏月雪心里一激灵,转头看向樊妍。

“她是阿煊的前妻,前不久他们离婚了。阿煊从一开始就不爱她,但他需要一把保护伞,段雨佳自个主动送上门,阿煊就成全了她。”樊妍的脸上带着浓浓不屑。

魏月雪花了好长时间才消化这段话,她知道段雨佳守了六年寡,可是,“保护伞是什么意思?”

樊妍扭头看了她眼,心情愉悦,“看来你还不知道,温家有族规,凡当权者必须先成家后立业。阿煊要坐上总裁位置,必须有个妻子。”

魏月雪有些愤怒,因为一个族规,葬送了段雨佳六年青春,这是什么狗屁族规!

等等……所以温曜煊前脚跟段雨佳离婚,后脚逼着她去港城登记结婚,也是因为这个族规?

喜欢小说阅读温曜煊魏月雪小说在线阅读-温曜煊魏月雪小说她微笑时太甜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