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家妻难追小说-家妻难追云小小百里风小说在线阅读

句子大全
87374
文章
0
评论
2019年8月26日18:43:58小说阅读家妻难追小说-家妻难追云小小百里风小说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家妻难追》的主角是云小小百里风,作者是子棋悠然,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云小小家境贫寒,自从作为冲喜娘子嫁到百里家成了百里风的妻子后,日子倒是也过得自在,可眼下抱着一纸休书,一无所有,可是却意外救了个金主,抱紧大腿,却不想前夫居然找上门。

小说阅读家妻难追小说-家妻难追云小小百里风小说在线阅读

《家妻难追》的主角是云小小百里风,作者是子棋悠然,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云小小家境贫寒,自从作为冲喜娘子嫁到百里家成了百里风的妻子后,日子倒是也过得自在,可眼下抱着一纸休书,一无所有,可是却意外救了个金主,抱紧大腿,却不想前夫居然找上门。

精彩节选:

云灵被她这长篇大论的话骂得脸色通红,胸口上下起伏,可见气的不轻。

她咬着牙,大声反驳道:“你才不要脸呢!我们家小姐那是真才实学,你比不过眼红也就罢了,还在这到处喷粪,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多说我们家小姐一句,我撕了你的嘴!”

云灵最近已经开始在学文章,一些简单的四字成语已经会了一些,加上她自幼在街头街尾讨生活,见到最多的就是那些个街头的泼妇。

如今学着她们的样子,骂起人来真是一点都不示弱,一套一套的。

可怎么着,那绣娘也比云灵大了好几十岁,吃的盐比云灵吃的饭还多,一听她这话,就哈哈笑了出来。

阴阳怪气的开口说:“哎呦喂,原来你是个丫鬟啊,啧啧啧,我就说嘛,怎地一个小丫头片子就能有这么大能耐,敢情是这等下贱的货色。”

云灵都要气死了,刚想开口大骂,却又听见那绣娘呸了一声,继续道:“还小姐呢,我看啊,你那姐姐也跟你差不多,是个下贱的货色,说不定两姐妹是从哪个府里逃出来的呢!”

话音刚落,就听到“啪”的一声脆响,然后这绣娘就感觉自己脸面上隐隐作疼。

她面色一沉,捂着脸瞪着云灵,大号声喊道:“你敢打我!”

云灵也不甘示弱的挺了挺胸脯,正言道:“对啊,我就打你了怎么了?我打的就是你,你告诉你,你说我可以,说我家小姐就是不行!”

这绣娘如今这么大年纪,眼瞅着今日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打了,哪里能善罢甘休,红着脸就一把拽住云灵的头发,“啪”的一巴掌扇了回去。

云灵本身就是个不吃亏的,见她过来就已经做好了防备,奈何身子又瘦又小,冷不丁的被她打个正着。

顿时就红了眼,她咬着牙发着狠的与这个婆子撕扯在一起,你打我我抓你,打的可谓是异常火热!

云小小与云灵看着不远,可走过去也还是需要费些时间,媚娘跟在她身后,两人皆是黑了脸。

云小小眼瞅着云灵被打了,脚下着急,一不小心就踩到自己的裙角,差点摔个狗吃屎。

幸好身后的媚娘在这会伸手搀了她一把,她才能免于摔倒。

顾不得道谢,眼看着那边越演越烈,她也来不及快走了,连忙拎着裙子大步的跑了过去。

好不容易跑到两人身边,她黑着脸大声斥道:“住手!”

云灵听到自家小姐的声音,扭头看了一眼,待看到小姐黑沉的面色时,下意识松开了手。

可谁知,她这一松手,就给了那绣娘机会,“啪啪”两巴掌连扇了过来,云灵本来就因为身子小处于下风,这一松手顿时只有挨打的份。

这两巴掌下来,她原本就凌乱的面容上瞬间就多了两道红印。

云灵忍不住轻呼了一声,云小小脸色越发难看,见那绣娘还要动手,便直接上前一步伸手一把就将她推开。

那绣娘冷不丁被这么一推,身子一歪便仰躺在地上,后脑勺磕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哎呦!”她皱着眉大喊。

云小小冷冷的扫了她一眼,随即心疼不已的将云灵拉到自己跟前,看着她青紫还带着巴掌印的脸,心疼的差点落下泪来。

她不敢去碰,只轻轻的问:“疼吗?”

云灵本就是个孩子,前面全靠自己强忍着痛,这会听到小姐这么问,眼眶瞬间就红了,咬着唇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抽抽嗒嗒的说:“疼。”

哪能不疼呢?那绣娘可谓是用了十足的力气,要不然这脸上也不能瞬间就出了红印。

云小小心疼的要死,可那绣娘却还在不依不饶。

她摔了一跤,睁眼一看就看到了云小小,连忙一骨碌从地上爬起,叉着腰就要骂。

却冷不丁的看到了不远处媚娘的身影,连忙换了脸色,泪眼婆娑的往媚娘那头奔去。

待小跑到媚娘的面前,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媚娘面前,哭着喊道:“东家,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云灵正抽泣着,听到声音转眼一看就看到那婆子来了这么一出,顿时气的哭也不哭了,脚步一抬就要往媚娘那边走去。

云小小却在此时拉住了她,她回头,就看到自家小姐机不可闻的朝自己摇了摇头。

咬了咬唇,虽有不甘,但她还是乖乖的站在那里,没有动。

云小小见云灵乖乖的听自己的话,便将目光投向了媚娘。

媚娘黑着脸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婆子,眼里寒光乍现,抬眼看了一眼云小小,却猛然对上一双漆黑的眸子。

心下一沉,她知道小小儿这是在试探她,想要看她怎么解决此事。

她毫不怀疑,若是这件事没有处理妥当,恐怕日后与小小儿的关系.....

耳边被地上的婆子哭的头疼,媚娘不得不收回思绪,皱眉垂眸扫了一眼哭的死去活来的婆子,她只觉无比烦躁。

偏偏人家还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家里死了人,在哭丧呢!

媚娘与云小小一道而来,自然是听见了那些个粗俗的话,还说做主呢!她不踹死她就算好的了!

媚娘本身就不是个脾气好的,也不是个不明是非的主,若她不厉害些,主子又怎么会这般器重她。

当下,先不说云小小是主子交代要照顾的人,就是主子没说,她也绝不会放过这婆子。

于公,云小小现在可是她手里的那颗摇钱树,没了她,这绣衣坊的名气何来?

于私,云小小的为人她很欣赏,就连云灵,她也是极喜欢的。

这般对比,孰轻孰重,她焉能分不清?

媚娘的不语,却让地上的绣娘有了几分底气,她在绣衣坊的时间不短,早就摸清了东家的脾气。

知道媚娘是个暴躁性子,若是没有当场发作,那就一定还有余地。

后脑勺隐隐作疼,她眼角的余光扫了不远处的云小小二人,眯了眯眼,哭的更厉害了。

“东家啊,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我老婆子今日竟被个外来的小丫头欺负,这不是等于赤裸裸的打您的脸吗?

就算她不识得老婆子,总该识得老婆子身上的绣服不是?可她竟然还敢当众动手,可见是完完全全没把您放在眼里啊东家!”

那绣娘边哭边喊,嗓门又大,一段话被她说的尽是歪理。

她倒也聪明,知道把这事往上了说,牵扯到媚娘头上。

可她忘了,媚娘是她个老婆子能随意糊弄的吗?若真是如此,那这偌大个绣衣坊还不是乱了套了!

那婆子边哭边喊,完全忘了去看媚娘的脸色,媚娘这会面容铁青,若这婆子抬头看一眼,定不敢再这般放肆。

可她终究是错失了良机,因为.....媚娘已经发作了。

没有一开口就训人,她先是轻笑了一声,然后面色平静,语气平缓的问:“要我替你做主?那你说说,我该如何替你做主啊?”

她说话依旧与往常一样,娇媚动听,婉转邪魅。

婆子一听这话,心下一喜,新仇旧恨一并算账,眼珠子一转,想了想,语气凶狠的开口道:“这主仆二人如此不将东家放在心上,着实该死!但东家宅心仁厚,定不会要了二人性命,不如.....”

这婆子说话倒也有技巧,一边训斥云小小二人,另一边还不忘给媚娘戴高帽,话说到一半,她稍微停顿,暗留玄机。

媚娘嘴角勾起一抹嘲讽,顺着她的话问道:“不如如何?”

那婆子立势顺杆往上爬,笑眯眯的道:“不如让人给她二人各扇五十个巴掌,然后再撵出绣衣坊。”

媚娘低头与她四目相对,一双媚眼媚眼如丝,轻轻笑着,温温柔柔的说:“你说的对。”

那婆子一听,高兴的紧,还想说些什么,却猛然看到媚娘一改刚才的温柔,瞬间变了脸色,连带着语气也变得冷硬起来。

只听见她冷声喊道:“来人!”

不一会,身后两个丫鬟便上前一步,恭敬的福了福身,到:“东家有何吩咐?”

媚娘勾唇一笑,冷冷的扫了地上的人一眼,道:“将这婆子拉下去,赏五十个巴掌,随即撵出绣衣坊!”

最后一句说的掷地有声,那婆子一听,顿时脸色大变。

忙不迭的抱住媚娘的腿,哭喊道:“东家饶命,东家饶命啊。”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惩罚那主仆二人的话竟然会落在她身上,可眼下,也来不及思量那么多,小命要紧啊!

五十个巴掌,这一顿下去,定会破了相,她虽已嫁为人妇,可身为女人,哪有女人不要脸面的?

再说这撵出绣衣坊,这可是她养活全家的好差事啊,如今没了这差事,她家那口子还不得打死她啊!

她这会是真的怕了,也顾不得那么多,哭的真真是情深意切,奈何在场的人竟没一个可怜她的。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话说的当真是一点没错!

媚娘嫌弃的看了她一眼,冷哼了一声笑道:“这话不是你说的吗?”

婆子一听,用力摇头,“我错了,都是我的错,请东家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这一回吧。”

媚娘听着,半点不为之所动,而是抬眼望向云小小怀里的云灵,朝她招了招手,道:“小灵儿,你过来。”

云灵已经止住了眼泪,不过眼眶还有点红,见媚娘朝自己招手,便扭头看向云小小。

云小小抿着唇,点了点头。

见小姐允诺,云灵便迈着步子走到媚娘身边,衣裳褴褛,头发散乱,脸上还有好几道红印,可见这婆子下手当真是狠毒。

媚娘不由的眯起了眼,不过等云灵走到她面前时,她已经恢复了平静。

朝云灵笑了笑,她问道:“小灵儿要放过她吗?”

云灵没想到她唤自己过来就是为了这事,微微有些惊讶,不过当她看到地上一脸希冀望着自己的婆子。

她面色一冷,毫不犹豫的摇头道:“不要!”

那婆子面如死灰,眼神发狠,跳起来就要伸手打她。

“你这恶毒的丫头片子,怎的心肠这么恶毒!”

云灵被吓的后退一步,但还是不服输的嘲讽道:“要论恶毒我哪里比得过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感觉应该很爽吧?”

“你......”

婆子不管不顾,冲上来就扬起了手,大有一种要把她打死的冲动。

媚娘媚眼一眯,抬腿就是一脚,直直踹在那婆子的胸口上,一连踹出去好远,砰的一声砸在地上。

云灵目瞪口呆,媚娘却装作没事人一样的收回美腿,回头冷声道:“都愣着干什么?难不成还要我亲自去抓人不成?”

两个丫鬟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将那婆子死死制住。

媚娘抬眸,随意的理了理自己的衣袍,道:“按我刚才说的去做,别把人打死就成。”

两个丫鬟齐齐说了句是,便压着那婆子下去了。

婆子一走,这小角落顿时清净了不少,媚娘心下松了口气,扭头去看云小小。

那侧云小小已经迈着步子走了过来,她面容沉静,脚步稳健,款款而来,竟有种莫名的压迫感。

媚娘就那般看着,眼里划过一抹深意。

云小小也不管她如何想,迈着步子走到媚娘面前,看向一旁站着的云灵,道:“灵儿,过来。”

云灵乖乖的走到云小小身边,云小小收回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转而投向媚娘,轻轻点了点头,不卑不亢,不喜不悲的道:“刚才的事,麻烦媚娘了,灵儿伤的有些重,我这便带她去找大夫看看。”

媚娘有些不乐意她的态度,但也知道这是使她管教不利,小小儿怪罪也是应该。

抱着打算赔礼道歉的意思,她上前一步,道:“要不我命人直接去将大夫请来吧,这样,也免得小灵儿顶着一脸伤在外面晃悠。”

却不想,话音刚落,云小小却是直接摇头拒绝,她态度明确,执意要带走云灵。

媚娘说了半天,也没奈何,只得随她去了。

喜欢小说阅读家妻难追小说-家妻难追云小小百里风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

全本免费小说战少撩妻有一手宁初战西沉阅读 小说推荐

全本免费小说战少撩妻有一手宁初战西沉阅读

宁初双手捏着羊角胡的下巴一扯,腾空的瞬间一招完美的连环踢,身后几个手下立马纷纷倒地。 他们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又捡起武器准备冲上来。 宁初眼疾手快抢走他们手里的武器,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抱着他们的肩膀...
爱你十年梦一场小说大结局小说栗蓝傅祺琛全章节阅读 小说推荐

爱你十年梦一场小说大结局小说栗蓝傅祺琛全章节阅读

傅祺琛正在收拾东西,栗蓝倚在门边,眼神复杂。 傅家是ELAN珠宝的创始人,也是ELAN最大的股东,若是傅祺琛坚持,她没有一点必胜的把握。 傅祺琛看向她,语气轻松:怎么了? 栗蓝皱眉: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绝世神帝战无缺陆巧儿小说(完整版)阅读 小说推荐

绝世神帝战无缺陆巧儿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十六章大比开始! “废物战无缺?”顺着蒋娜娜的目光望去,看到来人,众人一时间接受不了,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也能得到蒋女神的青睐?搞笑吧! “还好没来晚”,战无缺轻笑道,只是心中有些奇怪,众人为何都用一...
婿者无疆陈锋章节目录陈锋林妍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婿者无疆陈锋章节目录陈锋林妍小说阅读

傻瓜。 林妍抛下一句淡淡的话语,心里波澜不定。 这半年来,她过的可不是什么夫妻生活,自从陈锋出了车祸,有了精神上的问题,她可以忍耐等待医治,但陈锋现在的思想和正常人已经完全一样,却还对她有这一股无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