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句子大全
87357
文章
0
评论
2019年8月26日07:38:46小说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陌上人如旧》又名《江山谋:凤逆九天》的主角是安文夕慕容矗髡呤乔嗑瓢胝担且灰淹杲岬墓糯傲笛郧樾∷怠8檬橹饕彩隽耍喊参南Φ墓乙丫幻鹜觯闪诵碌勰饺赐嫖锒眩蹦甑氖难裕枘绲难凵瘢惩称泼穑模侨盟蝗缢馈

小说阅读

《陌上人如旧》又名《江山谋:凤逆九天》的主角是安文夕慕容矗髡呤乔嗑瓢胝担且灰淹杲岬墓糯傲笛郧樾∷怠8檬橹饕彩隽耍喊参南Φ墓乙丫幻鹜觯闪诵碌勰饺赐嫖锒眩蹦甑氖难裕枘绲难凵瘢惩称泼穑模侨盟蝗缢馈

精彩节选:

“贱奴,见了本宫还不下跪?”江向晴厉声道。

安文夕拼命的咬着牙,给江向晴行礼道:“奴给晴妃娘娘请安,敢问晴妃娘娘是否看见了奴的嬷嬷箐姑姑,有人看见,姑姑被带进了晴阳殿。”

“原来那个将娘娘的药打翻的贱婢是你的嬷嬷。”江向晴身边的大宫女趾高气昂道。

江向晴轻移莲步,慢慢走近安文夕,涂满血红豆蔻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睥着她,手腕翻转,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安文夕脸上赫然出现了五道鲜红的指印。

“啪――”接着又是一巴掌,江向晴看着被她刮得鲜血淋淋的小脸,红唇扬起了明艳的笑容。

安文夕紧紧攥着裙摆,箐姑姑还在她手上,她不能冲动!

江向晴厌恶的看了她一眼,对身边的宫女吩咐道:“雪竹,接着打。”说着端起青瓷小盏,轻啜了一口,眼睛打量着那日被安文夕折断的手腕,眼底的阴狠毕现,“狠狠得打!”

“唔~”雪竹蓦地停了手,捂着手腕呻yín道:“娘娘,奴婢……奴婢怕是闪了手了。”

江向晴狠戾的眼光朝她扫来,怒斥道:“没用的废物!”

“娘娘,皇上今晚在晴阳殿用膳,待会就过来。”外面的宫女缓步走来。

“本宫知道了,你下去吧。”随即对身边的另一宫女道,“将她带出来!”

安文夕心中一紧,顾不得擦嘴角的血迹,视线随着那宫女而走。

片刻,两个宫女拖着一位深色宫装的女子出来,女子腰间大红的璎珞刺痛了她的眼睛,安文夕咬紧了下唇,眼睛火辣辣的痛。

“姑姑……”她的声音颤的可怕。

箐姑姑被扔到了地上,脸色惨白,额前的墨发被汗水浸湿,胡乱的披在额头上。听到安文夕唤她,她挣扎着睁开了眼睛,“公……公主,你的脸……怎么了。”

安文夕欲上前抓住箐姑姑的手,谁知刚刚触碰到她的手,她惨叫一声,飞快的缩了回去。

安文夕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宫廷中不少妃子经常用针刑来惩罚奴才,既残忍阴毒又不易被发现,她竟然对箐姑姑用这种极刑!

安文夕手里握着的衣摆竟被她生生撕烂,江向晴给她的三十五巴掌还有箐姑姑的伤她记住了。只要她不死,来日必让她血债血偿!

“箐姑姑,我们走!”安文夕搀起箐姑姑。

“站住,本宫还没让你们走!”江向晴狠戾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晴妃娘娘,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我不介意血染晴阳殿!”安文夕嘴角血迹蜿蜒,浑身的戾气压抑的令人窒息。

“你,你放肆,还不快将她拦住!”江向晴大吼道。

安文夕冰冷的眼风扫向两侧,寒意森森,冰冷噬骨,竟让人不寒而栗,右手微翻,手中的珠子准确无误的砸向两个小太监的膝盖。

众人脸色戚戚,再也无人敢拦。安文夕踩着江向晴的咆哮,搀着箐姑姑一步步出了晴阳殿。

“公主,你为了奴婢得罪晴妃,不值得。”

“姑姑,她的目的是我。”安文夕擦掉嘴角的血迹,看着手指上殷红的鲜血道。

“你是安文夕――大夏最下贱的奴隶?”一道晴朗的声音自她头上传来。

一白衣男子从树上跳下来,落到安文夕面前,如刀刻般冷毅的面庞,剑眉星目,嘴角没有温度的紧抿着。乌黑深邃的眸子里七分厌恶,三分不屑。

“惊大人,你挡了我的路。”

喜欢小说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

林医生请矜持最新章节唐歆林景深狐狸猫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林医生请矜持最新章节唐歆林景深狐狸猫小说阅读

高二的时候,有次晚自习,她做着卷子无聊拿出抽屉里的薯片。 嘎吱嘎吱吃得正香,有只手伸了进去。 她不假思索地啪啪啪打了几下,然后就听到班主任嗷嗷地叫声。 那几天班主任上课的时候都不写板报了。 可见,唐歆...
敖辛敖阙凰不归全文全章节千苒君笑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敖辛敖阙凰不归全文全章节千苒君笑小说阅读

第010章终于又见到您了...... 堂上的威远侯看着自己年轻娇花般的女儿,站在门口泪流满面,登时糙汉子的心软得跟稀泥似的。 敖辛一边抹揩着眼泪,一边又哭又笑,颇像在寺庙里醒来那日扶渠在她眼前不能自己...
火热新书孤岛祸婿穆飞李初菡章节完整版阅读 小说推荐

火热新书孤岛祸婿穆飞李初菡章节完整版阅读

大!太大了! 当穆飞好容易将皮艇拉上海滩,举目望去,这座小岛不着边际,远处群山环绕,若不是知道豪华游轮本就在海洋中央不可能有大陆。 穆飞都要怀疑暴风雨中是不是横跨大洋了。 海岸线上一片狼藉,游轮失事后...
我的世界唯独没有你江暖傅呈小说(完整版)阅读 小说推荐

我的世界唯独没有你江暖傅呈小说(完整版)阅读

也好。他看着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又嘱咐了一句:别让他们趁机灌你。 我挥了挥手表示明白。 待他离开,我又掏出镜子理了理妆发,才拎着那瓶红酒,扭着腰肢朝他们的VIP包房走去。 推开门的一瞬间,刺鼻的烟味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