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明明如月悠悠心南小悠叶孝卫生小说在线阅读

句子大全
87320
文章
0
评论
2019年8月23日00:04:09小说阅读明明如月悠悠心南小悠叶孝卫生小说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明明如月悠悠心》的主角是南小悠叶孝卫生,作者是方男 ,是一本已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我叫南小悠,我爱上了一个少年,他总是安静缱绻的在我前座看书,可我是个混混。我从南山到世间来了一趟,便经历了繁华,可我现在回不去这世间了,因为它又把繁华带走了。

小说阅读明明如月悠悠心南小悠叶孝卫生小说在线阅读

《明明如月悠悠心》的主角是南小悠叶孝卫生,作者是方男 ,是一本已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我叫南小悠,我爱上了一个少年,他总是安静缱绻的在我前座看书,可我是个混混。我从南山到世间来了一趟,便经历了繁华,可我现在回不去这世间了,因为它又把繁华带走了。

精彩节选:

毕业后,我拖着行李箱,独自一人,走出了学校的大门,回头看了看,对这环境有着些许不舍,只是在拖着行李箱迈出大门的刹那,深深地呼吸,仍觉得,自由了!

于是,面前是条岔路口,往左还是往右?

正迷茫中,叶孝卫打来电话。

他问:“毕业了,有什么打算?”

我正犹豫着不知该怎么回答,实则是自己根本没有打算,总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心理,未来怎样都行,只要饿不死,有人作伴,便也足够。

我沉默着时,那头又说了句:“如果你没有打算的话,不如我替你打算。”

他这话倒让人省心,我笑着说:“那样最好,反正我只要两样,第一,吃喝不愁,第二,有人作伴,你就替我看着办吧。”

那头的人轻笑了笑,“好办。”

于是,挂了电话后,心便安了,任意踏上一条路,不再回头。

叶孝卫说,先找一份轻松的工作,继续英语的学习,然后,等他……

几乎跑遍大街小巷的青年旅馆,才找到了一处可暂时安顿下来的格子间,尽管那处低矮陈旧、隔音极差,总能听见隔壁邻居一对男女在那责怨争吵,或者是夜深时传来诡异的床铺吱呀声尤其刺耳,然后到了早上,便又是在那男女的吵骂声中醒来。

我躺在床上,抬头仰望陈旧斑驳的天花板,在那争吵声中暗叹:白日就吵,晚上就好,这对面住着的仿佛是两对夫妻。

我虽什么都不会,只怀揣着与叶孝卫并肩同行的希望,于是,一边继续着英语学习,一边开始了漫长时间的找寻工作和处处碰壁,结果不竟如人意。

每每不如意时,总第一念头想打给他,忽而想到会影响他学习,又怕自己再拖他后腿,于是,对着手机叹了口气,兀自振奋了精神。

回到住处,在隔壁刺耳的争吵声中,我拖着酸痛的脚步,重重倒在了床上,忽而发现,在这茫茫人海的都市里,越发觉得自己的渺小与残缺。

手机“滴嘟”声响,香香发了条短信说:“悠悠老大,1980没了……”。

我猛地坐起来,握着手机,将电话簿打开,翻到利坤的名字,纠结许久,终是没有打那通电话,心里本就存了几分愧疚,又添几分担忧。

往床上倒了下去,望着天花板,放空了一阵,复又坐了起来,从旁边捞了本英语书,翻了几页却是读不进。

于是干脆打了通电话给香香,她语气挺沮丧,只说利坤将1980关了。

我默了默,才问她豹子和金毛怎么样了,她只说1980关了之后好几天没见着人,连利坤也很久没见到过。

自那之后,香香隔三岔五打电话给我,同我说着金毛和豹子的近况,他二人仍到处混着,常常穿梭在弄堂里的一些酒吧喝闷酒,几天前,金毛被弄堂里几个混混堵截打了,听说为了个女人,那次豹子正好不在,她说要是豹子在的话,金毛就不会被人欺负了,她最后垂头丧气地说没想到大家都这么散了,我便静静地听着,偶尔也会打过去问她的近况,只是没了利坤的消息。

心中泛起一番愁云淡雾的滋味,总也难安,我一直以为1980于我是一时兴起的一场闹曲,散就散了,可昔日情谊,即便只置于心里某一处角落里,仍是抹不去的羁绊,若他安好,我便心安。

现在看来,这轻松体面些的工作于我竟比登天还难,后来钱袋空空时,我只得在离住处不远的地方找了一处酒吧打工,先以维持生计。于是,晚上时,我端着盛着酒水的盘子穿梭在明暗跳跃的妖艳灯火和纸醉金迷的男男女女之间;白天,我便尽量让自己沉下心来看会书。

我与叶孝卫见面甚少,更多时候是自己不愿打扰他,我与他不同,我怎样都好,没有抱负,没有理想,若有,我的理想便只是他,而他,他有着他的远方,和必须实现的理想。

我们甚至从没有刻意地安排一场两个人的约会,只偶尔得空时,我晚上便去DREAMBOX,趴在那吧台前喝一杯,将他的手捂着,和他说上几句暖心的话。

他总能很快看到我,我在那明暗灯火之下的人群中,朝他一笑,他放下手里的书,覆在吧台上,微笑着看我走近。

我趴在那台上,托着腮满是欣赏地看他,他修长手指熟练优雅地调着鸡尾酒,放到我面前,笑着同我说:“这个月是我最后一个月的兼职,下个月你要想找我,我们得约地方了。”

“啊?那你攒够钱了?”我惊讶地问。

他点点头:“嗯,差不多,而且我在英国也可以做些兼职,你去了那边也不用担心,有我……”

他话虽说得窝心,我朝他笑笑,心中仍担心自己到了那边会拖了他后腿,他若一边顾我,一边学习,未免太累了些,忽而一个念头闪过,我惊喜地告诉他:“要不这样?我去那边负责打工养你,你呢,负责好好读书,以后毕业了再养我!”我点了点头,嗯,自认为没有比这再好的打算了!

他没有回答,只清朗地笑笑,摇了摇头,又给我倒了杯牛奶,说:“你说得容易,总之,你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好好学习,过了托福考试,这样我才可以帮你申请那边的陪读,不然你在那边语言不通,我又不能凡事都陪着你,你一个人时会很累。”

我疑惑地问他:“那要怎么申请陪读?申请难吗?一定要通过托福考试吗?”

“不难。”他只说了两个字,然后抱着手覆在吧台上,看着我,目光含着温蕴的浅笑,笑得颇有成竹在胸的深意。

“不难?”我正疑惑着。

旁边服务生递来酒水单,叶孝卫拿了过来,往那上面看了眼,便又开始忙手里的活了。

我趴那想着,他一边忙碌一边突然回过头来问我:“对了,你电话里说你找了份工作,是什么工作?”

“噢!是在一家打印公司,帮着打印、复印,然后打字……”为了避免他担忧,我并没有太多思考,只鬼使神差地撒了个慌,然而连我自己都听不下去,声音是以越说越小。

所幸他只点了点头,没有追问详细,继续忙活了。

我按捺着对他撒了慌之后些许不安的心,松了口气,这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地响了。

看着手机屏幕上出现的名字,心中一震,竟是利坤打来的。

心头掠过一阵慌乱、忐忑,以至于心跳加速:许久没有消息像是失踪的人,他电话来得突然,难道是出了事?

我盯着手机,难以克制指间的微微颤抖,左右纠结着要不要接,竟没有留意叶孝卫在我面前,我抬头时,他表情正凝重地看着我,想来应是看到了仍亮着的手机屏幕上的名字。

他并没有问我,只低头去擦拭杯子。

“小卫,那个……”我试图同他解释。

“该解决的问题应该尽早解决,你怕什么?”他打断了我的话,平平淡淡说了句,只是头没抬地仍忙着手里的活。

虽然我听着他这话里有些怪异的情绪,不过他说的对,我应该趁早面对解决,而不是害怕逃避,利坤,他曾真心待我,反倒是我丢弃了他的真心,只是因为自己当初那些一时兴起,弄错了关于爱情这件事,如今,无论他遇上怎样的难事,我理当站在他一边,与他共同面对。

我抬头看向叶孝卫,略显尴尬地,“那我去……”我拿着手机,指了指外面,这里环境嘈杂,我得去外面接这通电话。

他看着我,嘴角微动地勉强一笑,点头应允。

我本该多与他解释几句,可是自己越来越担心起利坤,只知他最近遭遇了很多不好的事,否则以他曾经潇洒不羁的性子,他绝不会再打给我,他打给我,必定是丢下了所有的尊严和面子,他必定是到了低谷……于是我头也没回地去到外面安静的天地接了这通电话。

电话那头,利坤话语里带着含糊不清,显然是喝了不少酒,他说:“悠悠,我现在一无所有,我也终于干干净净了,这样的我,有没有资格请你吃最后一顿饭?”

“利坤,你在哪?”我焦急地问。

忽而,抬眼间,两个壮汉挡在了面前,我缓缓将那手机从耳边移开,垂在了手上,台阶下步履闲缓正走过来的人竟是那万半清,正是那削了利坤一根手指的人,脑中仍可想象那鲜血淋漓的一幕,不由毛骨悚然。

我怔在了那里,目光直视眼前的人,来人,表面带着和蔼的笑,内里阴沉肮脏无比。

那万半清笑着说:“上次在这碰到了你,这次又遇到了,看来,我和你,有缘。”

看他面上的笑,我便觉汗毛悚立,稳了稳心神,只冷冷说:“谁和你有缘?”

那万半清仍只是一笑,“的确也不是缘分,这DREAMBOX有我的人,你来这,我自然知道。”

我闻言一震,这人竟然,一直以来刻意跟踪或是留意我!脑中已然响起十二分的警觉,这人到底想做什么?

“你要做什么?”我问。

“你比利坤虽然少了些经验,不过你这个人简单直率,而且你的本事不小,如果好好跟着我,不会比利坤差。”

我只扫了眼那挡住去路的两名壮汉,若是这样的块头多来几个,怕是难对付,只这两人……我冷冷一笑:“你让我跟你,我就跟你,凭什么?”

那万半清大笑:“性格硬气,而且直接,比利坤讨人喜欢,我知道你不会轻易答应,这样,我带你去个地方,你看了之后,再作决定。”

“不去!”然后冷眼对面前的壮汉,攒紧了拳头:“让开!”

那万半清仍只温和一笑,端得道貌岸然:“你身手好,他们拦不住你,不过,你确定要在这动手?”

我疑惑看着那人,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随着他目光,朝那DREAMBOX里面看去,远远听见在那璀璨的尽头,传来后堂酒吧的音乐节奏,耳边,那万半清温声说:“唔,那里面的帅哥要是看见了,恐怕不太好,他是个名校的学生吧?你男朋友?”他声音凑得近,话语温厚,像是哄一个无知的孩子,而现下,我正是这个无知的孩子,稍被他恩威并施,一不小心便行差踏错。

我心中一滞,只觉全身渐渐一阵冰凉,而我,内心再颤抖,面上那带刺的角也要将自己武装起来,不容自己妥协,沉声说:“你要是敢骚扰他,我就灭了你!”

那人只哈哈大笑,“我对他没兴趣,不过一个读书人,于我没用,我只是对你有兴趣,你很有个性,而且,身手和魄力不输给利坤,我又不逼你现在就答应,你只要跟我去个地方,然后,我给你一段时间好好考虑。”

我的威胁言语于这老成的狐狸,不过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孩子,没有任何力量,一切都在他掌控里。

我只目光看向那DREAMBOX里面,静静地凝望,他在的那处是谁也扰不了的静默,即便身处凌乱嘈杂之中,他的那片宁静,谁也不能,去打扰!

半响,那人又笑着说了句:“怎么?你不敢?”

“好,我跟你走。”

……

走时,身后一片璀璨,前方,是一片昏暗的天地。

我爱的人,是个只争朝夕的读书人,而我,曾是个混混……

喜欢小说阅读明明如月悠悠心南小悠叶孝卫生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

你要的我都给了全文小说慕言希沈律之若晗免费阅读 小说推荐

你要的我都给了全文小说慕言希沈律之若晗免费阅读

你的忍耐力倒是比我想象的长久了一些,多撑了三十多秒啊。 沈律之脸上依然是淡漠的神色,看不出喜怒,幽深的眼神里透出的,只有寒冷。 语调平和,似乎所有的失态都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下次,你完全可以再快一点的...
他爱的不一定是你 (全本小说) 李思雨路晋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推荐

他爱的不一定是你 (全本小说) 李思雨路晋全文免费阅读

思雨,我有事想和你谈。 什么事? 李思雨看着他将一本起诉书递到了自己的前面,上面写着赫然的几个大字,离婚起诉。 陆衍坐在她的旁边:路晋当初只是逼你签了离婚协议,并没有和你办理离婚,如今他不愿离婚,我们...
阴缘诡谈章节目录姜琳周禹浩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阴缘诡谈章节目录姜琳周禹浩小说阅读

“他在说话。”我咬着牙,握紧了拳头,不让自己昏迷,“他说:‘不要把我卖掉’。” 大林猛地跳了起来,脸色惨白,死死拽着我的衣领,吼道:“胡说!你在胡说八道!那个婴儿本来就是个孽种,我把他卖给别人,也是给...
小说痛不想让人看见夏雨涵龙烨霖目录阅读 小说推荐

小说痛不想让人看见夏雨涵龙烨霖目录阅读

陆星辰因失血过多,虽然手术及时,却也还是重度昏迷的状态。 夏雨涵几次去看望陆星辰,都被他父母拒绝了,说都是她把陆星辰害成这样,不管夏雨涵如何低声下气的求他们都没用。 夏雨涵只好在陆星辰病房外徘徊,折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