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厉少我等着继承你的遗产初迢厉司丞小说在线阅读

句子大全
87357
文章
0
评论
2019年8月21日21:52:29小说阅读厉少我等着继承你的遗产初迢厉司丞小说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厉少我等着继承你的遗产》的主角是初迢厉司丞,作者是孤木双,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初迢需要钱,结果机会来了,成了生命只有一年的厉家大少爷厉司丞的未婚妻,目的就是为了冲喜,于是,某无良女开始了天天盼星星盼月亮希望某男早点凉凉的日子。

小说阅读厉少我等着继承你的遗产初迢厉司丞小说在线阅读

《厉少我等着继承你的遗产》的主角是初迢厉司丞,作者是孤木双,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初迢需要钱,结果机会来了,成了生命只有一年的厉家大少爷厉司丞的未婚妻,目的就是为了冲喜,于是,某无良女开始了天天盼星星盼月亮希望某男早点凉凉的日子。

精彩节选:

得到了肯定答复的初迢现在美滋滋。

房子的事情暂时不愁了,当然这要在人类的安危得到了保障以后。

只要确认异世界不会造成威胁就对了。

目前看起来还很遥远,但初迢一点都不慌。

她已经开始畅想到了未来的自己坐在利帝的空中花园躺椅上,优雅的晒着太阳,俯瞰着整个帝都风采的美好日子。

如果异世界入侵,那么房价必然下跌,有可能还会造成建筑的破损以及人类的消亡。

那么她坐在利帝的房子里就没有了那层自豪。

所以为了保持这个房价不下跌,人们安居乐业,异世界必须铲除!

当然,说干就是干。

既然小钟说这个海外公司和厉家有关系,那么她就知道去问厉司丞比较好。

没有被厉氏集团记录在案,说不定连她都不知道。

要知道厉氏集团可不能出问题,既然继承人现在是她未婚夫,那么未来继承人说不定就是她,四舍五入厉氏集团就是她的。

这么一个庞大的企业帝国,能够允许它出问题?

不允许。

初迢拿着小钟给的资料,直接去找了厉司丞。

虽然厉司丞说他要安静两天。

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凑巧,她去医院的时候,正好碰见医院兵荒马乱的景象。

厉司丞身体出现问题了。

初迢到的时候,几个神色匆匆的白大褂已经冲进了病房里面去进行急救,厉唯枫在半空中飘着急着团团转,见到初迢来了,他赶紧飘了出来,语气激动,“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突然就说他身体不舒服,然后检查过后就是这样了……我的侄儿啊!!!”

身为灵体,厉唯枫也不免红了眼眶。

简琪在旁边飘着安慰他:“三叔,吉人自有天相,我看你侄子也不是个短命的,应该没事。”

厉唯枫:“……”

这是人能够安慰的出来的吗?

当然简琪现在也不是人了。

现在病房里面都被拉上了防护帘,初迢什么都看不见,也不被允许进去,在外面张望了几下,心里面也有些疑惑。

她也有些没想到。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该遗憾还是该庆幸咋的。

他要是突然出事……

不是说还有一年么?

不过很快,病房里面的医生就撤了出来,都是长舒一口气的模样:“好了,没什么事了。”

他们也没具体说厉司丞是什么情况,初迢现在还是未婚妻,就要有未婚妻的样子,当下就冲进了病房里面,做出泪眼婆娑的模样:“司丞哥哥,你怎么了?吓死我了,我以为我差点见不到你了,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厉司丞现在躺在床上,面色看不出什么问题,但现在戴着氧气罩的模样还是有些憔悴。

他眼神朝着初迢看过来,刚要说话,就听见初迢忧心忡忡的心声。

【这要是突然出事,也不知道他立遗嘱没有……】

厉司丞:“咳咳咳咳――!”

他剧烈的咳嗽起来,有种想掐死初迢的冲动。

好歹也有一段时间了,这女人到现在都忘不了他的遗产!

喜欢小说阅读厉少我等着继承你的遗产初迢厉司丞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

林医生请矜持最新章节唐歆林景深狐狸猫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林医生请矜持最新章节唐歆林景深狐狸猫小说阅读

高二的时候,有次晚自习,她做着卷子无聊拿出抽屉里的薯片。 嘎吱嘎吱吃得正香,有只手伸了进去。 她不假思索地啪啪啪打了几下,然后就听到班主任嗷嗷地叫声。 那几天班主任上课的时候都不写板报了。 可见,唐歆...
敖辛敖阙凰不归全文全章节千苒君笑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敖辛敖阙凰不归全文全章节千苒君笑小说阅读

第010章终于又见到您了...... 堂上的威远侯看着自己年轻娇花般的女儿,站在门口泪流满面,登时糙汉子的心软得跟稀泥似的。 敖辛一边抹揩着眼泪,一边又哭又笑,颇像在寺庙里醒来那日扶渠在她眼前不能自己...
火热新书孤岛祸婿穆飞李初菡章节完整版阅读 小说推荐

火热新书孤岛祸婿穆飞李初菡章节完整版阅读

大!太大了! 当穆飞好容易将皮艇拉上海滩,举目望去,这座小岛不着边际,远处群山环绕,若不是知道豪华游轮本就在海洋中央不可能有大陆。 穆飞都要怀疑暴风雨中是不是横跨大洋了。 海岸线上一片狼藉,游轮失事后...
我的世界唯独没有你江暖傅呈小说(完整版)阅读 小说推荐

我的世界唯独没有你江暖傅呈小说(完整版)阅读

也好。他看着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又嘱咐了一句:别让他们趁机灌你。 我挥了挥手表示明白。 待他离开,我又掏出镜子理了理妆发,才拎着那瓶红酒,扭着腰肢朝他们的VIP包房走去。 推开门的一瞬间,刺鼻的烟味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