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深渊里的童话小说-深渊里的童话童阮阮慕渊临小说在线阅读

句子大全
87357
文章
0
评论
2019年8月21日18:36:33小说阅读深渊里的童话小说-深渊里的童话童阮阮慕渊临小说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深渊里的童话》又名《总裁的天价丑妻》,主角是童阮阮慕渊临,作者是夜解意,是一本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当真相来临的那一刻,慕渊临追悔莫及,他将爱她如命的女子推向深渊,再次相逢,他绝不放她离开,他愿意用余生补偿曾经的伤害。

小说阅读深渊里的童话小说-深渊里的童话童阮阮慕渊临小说在线阅读

《深渊里的童话》又名《》,主角是童阮阮慕渊临,作者是夜解意,是一本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当真相来临的那一刻,慕渊临追悔莫及,他将爱她如命的女子推向深渊,再次相逢,他绝不放她离开,他愿意用余生补偿曾经的伤害。

精彩节选:

可是,当他下车之后,看清了这辆车至少价值八位数,并且看到男人英俊又可怕的脸色时,他吓坏了,刚刚骂人的气势一点儿也不剩下了,说话都变得结巴,“先……先生……你你你……有事吗?”

慕渊临直接与他擦肩而过,铁青着脸,拉开了后排座位的门,将里面的人拽了出来。

“啊!”童阮阮尖叫了起来,她紧紧抱着怀中的抱,拼命往后退,“你放开我!”

“该死从女人,头怎么弄伤的?”慕渊临气冲冲的问,冷峻的脸色充斥着怒火。

童阮阮哪里肯好好跟他说话,她的声音越来越大,“放开我,救命!”

慕渊临不耐烦的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厉声道:“给我老实点!”

“你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啊!”童阮阮大喊了起来,吓得泪流满面!

司机吓坏了,躲在了一边!

童阮阮求救的目光看向他。

司机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道:“这位先生,你……”

“闭嘴,我是她丈夫!”

慕渊临这么一吼,司机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童阮阮紧揪着慕渊临的西装,愤怒地吼道:“就算你抓我回去,我也不会同意捐肾,你死了这条心吧!”

慕渊临没有理她,将她强行塞进了车里,砰地一声关上门。

童阮阮打开门要逃跑,慕渊临却将车门锁死。

他坐上了驾驶位,开车离开。

……

童阮阮被慕渊临强行带了回来。

别墅里已经换了一批新的仆人还有一个管家。

管家看起来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男子,长相很俊朗。

看到慕渊临扛着童阮阮进来,他立刻后退,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似得,聪明的避开了。

童阮阮被带回了房间里,扔在床上。

慕渊临将脖子上的领带用力一扯,西装外套的扣子也解开了,他叉着腰,愤怒道:“童阮阮,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跑,我对你不客气!”

童阮阮情绪激动道:“慕渊临,我的母亲被那对母女害死,我的脸我的人生被他们毁了,我是绝对不会捐肾救她的!”

“你的脸和你的人生是被你自己毁掉的,别把责任往雨馨身上推!”慕渊临的声音十分暴躁,尤其是涉及到童雨馨。

“哈哈哈哈!”童阮阮忽然笑了起来,她的笑容凄厉悲哀,“他们是不是跟你说我小时候狠毒,在童雨馨的枕头里放针,用开水泼她的脸,还在她的粥里放石灰?还有什么……我想想,他们还告诉你,我在学校里到处说童雨馨坏话,我在她的书包里放蛇,我妒忌她的头发好看,趁她睡觉把她的头发给剪了。我还对岳薇雯做了什么?对了,我把她的退烧片给换了,害得她上吐下泻差点就死了,不光如此,我还把她推到了泳池里,想要淹死她!”

越往后,她的语调就越是激动,每个字就像画面在眼前回放一样。

“……”

忽然,一股可怕的安静涌来。

慕渊临怔住,目光有些诧异。

喜欢小说阅读深渊里的童话小说-深渊里的童话童阮阮慕渊临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

林医生请矜持最新章节唐歆林景深狐狸猫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林医生请矜持最新章节唐歆林景深狐狸猫小说阅读

高二的时候,有次晚自习,她做着卷子无聊拿出抽屉里的薯片。 嘎吱嘎吱吃得正香,有只手伸了进去。 她不假思索地啪啪啪打了几下,然后就听到班主任嗷嗷地叫声。 那几天班主任上课的时候都不写板报了。 可见,唐歆...
敖辛敖阙凰不归全文全章节千苒君笑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敖辛敖阙凰不归全文全章节千苒君笑小说阅读

第010章终于又见到您了...... 堂上的威远侯看着自己年轻娇花般的女儿,站在门口泪流满面,登时糙汉子的心软得跟稀泥似的。 敖辛一边抹揩着眼泪,一边又哭又笑,颇像在寺庙里醒来那日扶渠在她眼前不能自己...
火热新书孤岛祸婿穆飞李初菡章节完整版阅读 小说推荐

火热新书孤岛祸婿穆飞李初菡章节完整版阅读

大!太大了! 当穆飞好容易将皮艇拉上海滩,举目望去,这座小岛不着边际,远处群山环绕,若不是知道豪华游轮本就在海洋中央不可能有大陆。 穆飞都要怀疑暴风雨中是不是横跨大洋了。 海岸线上一片狼藉,游轮失事后...
我的世界唯独没有你江暖傅呈小说(完整版)阅读 小说推荐

我的世界唯独没有你江暖傅呈小说(完整版)阅读

也好。他看着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又嘱咐了一句:别让他们趁机灌你。 我挥了挥手表示明白。 待他离开,我又掏出镜子理了理妆发,才拎着那瓶红酒,扭着腰肢朝他们的VIP包房走去。 推开门的一瞬间,刺鼻的烟味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