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被帅气经纪人表白之后池然贺云罪小说在线阅读

句子大全
87374
文章
0
评论
2019年8月21日00:47:53小说阅读被帅气经纪人表白之后池然贺云罪小说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被帅气经纪人表白之后》的主角是池然贺云罪,作者是Snowic,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现代娱乐圈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池然其实就是个蠢萌蠢萌的小白兔,在娱乐圈几经挣扎后还能这么蠢得贺云罪简直不敢相信。于是经纪人贺的日常就变成了从提点大明星池变为日常训诫。小白兔瑟瑟发抖。

小说阅读被帅气经纪人表白之后池然贺云罪小说在线阅读

《被帅气经纪人表白之后》的主角是池然贺云罪,作者是Snowic,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现代娱乐圈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池然其实就是个蠢萌蠢萌的小白兔,在娱乐圈几经挣扎后还能这么蠢得贺云罪简直不敢相信。于是经纪人贺的日常就变成了从提点大明星池变为日常训诫。小白兔瑟瑟发抖。

精彩节选:

贺云罪等着池然回复,谁知他安安静静的不说话了。

正当贺云罪再问一句的时候,池然扭头望着他的脸,声音如同蜜蜂,小的只有他才能听到。

“我想听你唱。”

贺云罪的心里顿时像是被什么击中一样,心跳猛然间跳的很快,慢慢的他将手放在了池然的手背上,轻轻的捏了捏,好像是同意了。

台上传来了悦耳的音乐声,底下的人安安静静的听着,唯有那段斯呈不满的在贺云罪的身边抱怨,惹得贺云罪冷眼瞧了他好几次。

实在忍受不了这人的碎碎念,贺云罪还是让江纶坐到了段斯呈的旁边。

本来江纶是拒绝的,谁知贺云罪的眼神里竟然略显委屈:“你总不能让池然挨着他坐吧?”

“可以。”江纶皱着眉坐到了段斯呈的这边,那人真的就噤了声不再说话了。

贺云罪看着这个人,暗暗的骂了声‘怂人’。

池然听到了,下意识的看向左侧的那两个人,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他们的相处模式很好。

他虽然也想这样,但可惜他并不是这样的人。只是……不知道贺云罪喜欢什么样的。

他看向贺云罪的侧脸,男人的脸很柔和,但是唇角没有笑容,眼神紧紧的望着前方。

那是贺云罪一贯的表情,在外人面前,他总是一副严肃的模样,只有在他面前,那脸上的笑容总是明显的,这就是贺云罪。

他相信的贺云罪。

台上的声音戛然而止,池然慌张的看向台上,但是贺云罪早就知道他看着自己了。

随后便传来了一阵掌声,池然就要举起手来鼓掌,却被贺云罪一把按下了,男人冲着他摇了摇头。

池然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做了。

一曲结束之后,粉丝的情绪被调动了起来,有的粉丝便疯狂的想要让自己喜欢的艺人上台表演。

而其中,段斯呈的呼声最大。

“我们斯呈在哪儿?粉丝们正在呼唤你!”

主持人四处寻找着段斯呈的身影,而段斯呈不动声色的坐在那,完全没有要上去的意思。

江纶拄了拄他的胳膊,眼睛没有看他,轻声说道:“既然让你上去你就去。”

段斯呈最讨厌他这副样子,作为一个经纪人,不应该替他解围才对吗?而且他已经不演戏了,为什么还要上台?

“我不去,不想去。”

江纶听到他这样说,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不爱搭理道:“去不去那是你的事,丢不丢脸也是你的事。”

随着粉丝的呼声越来越大,段斯呈竟然有些动摇了。那是他的粉丝,他当然是要满足他们一些条件的。

可是江纶偏偏……

“这里!”

贺云罪看段斯呈还不动,微微举起了手,指了指段斯呈。

所有的人便又将视线放在了他的身上,段斯呈一惊,不情愿的站起了身。

但就算这样,他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他刚站起身,便顺势拉住了江纶的胳膊,因为这么多人在场,江纶不好勃了他的面子,只能心里怨恨着跟他上了台。

喜欢小说阅读被帅气经纪人表白之后池然贺云罪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

全本免费小说战少撩妻有一手宁初战西沉阅读 小说推荐

全本免费小说战少撩妻有一手宁初战西沉阅读

宁初双手捏着羊角胡的下巴一扯,腾空的瞬间一招完美的连环踢,身后几个手下立马纷纷倒地。 他们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又捡起武器准备冲上来。 宁初眼疾手快抢走他们手里的武器,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抱着他们的肩膀...
爱你十年梦一场小说大结局小说栗蓝傅祺琛全章节阅读 小说推荐

爱你十年梦一场小说大结局小说栗蓝傅祺琛全章节阅读

傅祺琛正在收拾东西,栗蓝倚在门边,眼神复杂。 傅家是ELAN珠宝的创始人,也是ELAN最大的股东,若是傅祺琛坚持,她没有一点必胜的把握。 傅祺琛看向她,语气轻松:怎么了? 栗蓝皱眉: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绝世神帝战无缺陆巧儿小说(完整版)阅读 小说推荐

绝世神帝战无缺陆巧儿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十六章大比开始! “废物战无缺?”顺着蒋娜娜的目光望去,看到来人,众人一时间接受不了,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也能得到蒋女神的青睐?搞笑吧! “还好没来晚”,战无缺轻笑道,只是心中有些奇怪,众人为何都用一...
婿者无疆陈锋章节目录陈锋林妍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婿者无疆陈锋章节目录陈锋林妍小说阅读

傻瓜。 林妍抛下一句淡淡的话语,心里波澜不定。 这半年来,她过的可不是什么夫妻生活,自从陈锋出了车祸,有了精神上的问题,她可以忍耐等待医治,但陈锋现在的思想和正常人已经完全一样,却还对她有这一股无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