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成为顾少白月光的日子许宓顾禾泽小说在线阅读

句子大全
87374
文章
0
评论
2019年8月20日17:28:03小说阅读成为顾少白月光的日子许宓顾禾泽小说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成为顾少白月光的日子》的主角是许宓顾禾泽,作者是季季鱼,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宠文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盛京人人皆知,许宓是个能耐的,被劈腿了分分钟还能直接抱上顾三少的大腿。传言许宓被宠的要星星不给月亮,后来,她就失宠了。原因是一大一小缩小版的她。

小说阅读成为顾少白月光的日子许宓顾禾泽小说在线阅读

《成为顾少白月光的日子》的主角是许宓顾禾泽,作者是季季鱼,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宠文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盛京人人皆知,许宓是个能耐的,被劈腿了分分钟还能直接抱上顾三少的大腿。传言许宓被宠的要星星不给月亮,后来,她就失宠了。原因是一大一小缩小版的她。

精彩节选:

够了,真是够了。

她一个许家后找回来的落魄千金,这么快就勾搭上了顾禾泽,现在又在勾搭顾禾云。

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故作淡定地移开目光,纪蔓稍稍放下了心。

对于顾禾泽来说,刚才那个场面,不是许宓也会是别人。

他能随便吻一个女生,却不吻她,这不就代表她在顾禾泽心里是不一样的吗?

这样想着,纪蔓心里的阴郁散去了好多,同时她也对刚刚自己冲动时对许宓恶意的想法有点后悔。

这时许宓奇怪地瞧了纪蔓一眼。

她是和顾禾泽接吻了没错,可她也不用拿那么悲伤的眼神看她吧?

顾禾泽这个老狐狸,自己下水就得了,非得拖她下水。

正暗自腹诽着,顾禾云拿着一张扑克牌在她眼前晃,“想什么呢?规则记住了吗?”

“记住了。”许宓抽走他的扑克牌,笑眯眯道:“抽到一是执行人,抽到K是命令人,对不对?”

顾禾云敲了敲她的脑袋,笑得荡漾:“真聪明。”

话音刚落,许宓的白眼还没来得及翻出来,包厢的门已经被顾禾泽推开。

游戏在顾禾泽落座之后正式开始。

参加游戏的有六个男生,七个女生,因为元厉勋有事提前走了,在这十几个人里面,许宓认识的就只有顾禾云顾禾泽两兄弟以及一个欠揍的祝胤秦。

一个女生很快洗好牌,所有人都抽完之后,女生问:“谁是一和K?”

许宓看了看自己的牌,举起手:“我是一。”

好巧不巧,祝胤秦晃了晃自己的牌,说:“我是K。”

纪蔓看着祝胤秦手里那张明明是她抽到的牌,一头雾水。

她这表哥,不会对许宓有兴趣吧?

许宓神色不变,倒也爽快:“我选大冒险。”

毕竟,她有太多不适合公之于众的事情。

把牌往茶几上一扔,祝胤秦往沙发上一靠,他指指自己的唇,笑容宛如撒旦:“过来,亲这。”

这种要求,就算是心如此之大的许宓,也惊讶了一瞬。

周围人都看着她,许宓低头和顾禾泽咬耳朵:“你们互相亲一亲正常吗?”

顾禾泽静默片刻,听不出什么情绪地嗯了一声。

许宓哦了一下,慢悠悠起身,朝祝胤秦走过去。

老实说,顾禾泽在风月场所游荡这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

就连他自己,衬衫上也同时出现过五个女人的口红印。

之前在国外的时候,气氛更加外放,可也没有什么时候,让他觉得两个人即将接吻有点难以接受。

许宓撑手在祝胤秦身旁,她一眨不眨地看着这男人狭长的眼睛,唇慢慢凑上去。

她越来越近,祝胤秦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情不自禁地微微仰头。

甚至,他的手心已经出了汗。

女生身上独特的清冽气息萦绕在鼻尖,祝胤秦想,迟早有一天,他会得到她。

“让你亲你还真亲哈?怎么就没见你对我这么听话?”

还没碰上,阴恻恻的男声从身后传来,许宓愣了愣,下一秒她被人揪着后衣领拎走。

喜欢小说阅读成为顾少白月光的日子许宓顾禾泽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

全本免费小说战少撩妻有一手宁初战西沉阅读 小说推荐

全本免费小说战少撩妻有一手宁初战西沉阅读

宁初双手捏着羊角胡的下巴一扯,腾空的瞬间一招完美的连环踢,身后几个手下立马纷纷倒地。 他们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又捡起武器准备冲上来。 宁初眼疾手快抢走他们手里的武器,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抱着他们的肩膀...
爱你十年梦一场小说大结局小说栗蓝傅祺琛全章节阅读 小说推荐

爱你十年梦一场小说大结局小说栗蓝傅祺琛全章节阅读

傅祺琛正在收拾东西,栗蓝倚在门边,眼神复杂。 傅家是ELAN珠宝的创始人,也是ELAN最大的股东,若是傅祺琛坚持,她没有一点必胜的把握。 傅祺琛看向她,语气轻松:怎么了? 栗蓝皱眉: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绝世神帝战无缺陆巧儿小说(完整版)阅读 小说推荐

绝世神帝战无缺陆巧儿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十六章大比开始! “废物战无缺?”顺着蒋娜娜的目光望去,看到来人,众人一时间接受不了,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也能得到蒋女神的青睐?搞笑吧! “还好没来晚”,战无缺轻笑道,只是心中有些奇怪,众人为何都用一...
婿者无疆陈锋章节目录陈锋林妍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婿者无疆陈锋章节目录陈锋林妍小说阅读

傻瓜。 林妍抛下一句淡淡的话语,心里波澜不定。 这半年来,她过的可不是什么夫妻生活,自从陈锋出了车祸,有了精神上的问题,她可以忍耐等待医治,但陈锋现在的思想和正常人已经完全一样,却还对她有这一股无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