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彼时情深最难忘徐佳琪冯风小说在线阅读

2019年6月14日00:48:50 评论
摘要

《彼时情深最难忘》小说的主角是徐佳琪冯风,是由佚名所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彼时情深最难忘主要讲述了:徐佳琪已经厌倦了眼前这一潭死水一样的婚姻,结婚多年早已耗尽了她最后的一丝对爱情的向往,一次阴差阳错,他偶遇了初恋冯风,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没结婚,并对自己表白说一直忘不了自己。

小说阅读彼时情深最难忘徐佳琪冯风小说在线阅读

《彼时情深最难忘》小说的主角是徐佳琪冯风,是由佚名所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彼时情深最难忘主要讲述了:徐佳琪已经厌倦了眼前这一潭死水一样的婚姻,结婚多年早已耗尽了她最后的一丝对爱情的向往,一次阴差阳错,他偶遇了初恋冯风,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没结婚,并对自己表白说一直忘不了自己。

精彩节选:

李馨真还没有适应徐佳琪思维的快速跳跃,她想不到彭利芬怎么就悲哀了。

“梁娟当第三者终于修成正果,是夫人了,有小车耀武扬威的衣锦还乡,而彭利芬当个二奶得到的是师娘经常去发泄找上门打骂,你说彭利芬可怜不?我倒觉得女人要当二奶就当个有钱人的,这个男人还不能是妻管严的,这样才不委屈自己。”

“彭利芬是动了真感情了,她认为值得,她觉得很幸福。你不要为她伤感,也不要羡慕梁娟。幸福是种感觉,你只要有知足常乐的思想就会觉得很幸福了。人生其实如登山看风景,因人的心境而异,风景是壮观绚烂,美不胜收令人心旷神怡,还是佳琪常常丝毫不吸引人,这其实在于人的心境。现代人没有古仁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宽广胸怀,是因为太患得患失了,即使是精彩的人生,也麻木不仁,这就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缘故。”

李馨是教师,职业病犯了。哪知道她苦口婆心的劝告,徐佳琪根本没有听进去,不服气的说:“什么动了真感情?彭利芬如果与梁娟一比较,也就不平衡了。我这种心理素质好的人都要失落,何况是她?”

李馨真要晕了,徐佳琪凭什么说她的心理素质比彭利芬好?

每个人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如果不端正心态,羡慕别人,非气死不可。比如李馨成天辛辛苦苦的教书,起早摸黑,也只是为了一日三餐,而学校那些没有工作的女性,她们没有工作压力,成天打牌打麻将,活得很潇洒。

“你不考上大学肯定比现在潇洒,与席春波结婚了,是老板娘了。唉,真这样,我还可以沾你的光,在你那里打打工。”

徐佳琪阴阳怪气,语气不无奚落。

“你的如意小算盘打得好。哦,忘问你了,冯风走了吗?”

李馨既是将徐佳琪的军,也是真问。

“今天已经走了,给我发了短消息说了再见的。唉,懂礼貌,不错,该表扬。”徐佳琪自我解嘲似的尴尬的笑了。

李馨直到现在才弄清楚了徐佳琪今天情绪低落的原因了,既是因为梁娟开了小车回家羡慕,也是因为冯风的离去伤感。

“小李子,恭喜你,你肯定能得奖。”

正在陶醉时,文主任笑逐颜开,站在她面前道喜了。

“后面还有两位,不知道他们的水平如何。”

李馨虽然如此说,但她心里想的是即使后面的两位都比她好,二等奖是稳拿的,因为除了一等奖一名外,二等奖就设了三名。

“八荣八耻”的演讲是省教育厅政工股举办的,每个市县政工股很重视,学校政工这条线当然更重视了。李馨代表学校在县上演讲获得一等奖,为学校捧回了奖杯,校长很高兴,在全校教职工会上夸她能干。她要代表县演讲,学校更重视了,派文主任亲自陪她。

文主任笑容满面地称赞:“你为县争了面子,为学校争了面子,我们学校老师的素质高,能出你这样的人才。”

李馨虽然觉得文主任的话没有科学道理,但也不好意思申明她的演讲水平与其他老师的素质无关,只好笑笑,谦虚地说:“你说话打官腔,什么为学校争了面子,是学校给我面子,那么多能干老师,惟独我幸运地被选上代表学校演讲,才有机会代表县来演讲。”

“你下午陪我去逛街,我要给老婆买件衣服,你当参谋,你平时穿的衣服都很得体称身,会挑选衣服。”

文主任说话时还不忘瞧瞧李馨的衣服。

李馨怕评委们思想保守,今天穿的衣服很大众化,是黑色的连衣裙,戴了串白色的水晶项链。显得端庄大方。

被文主任看得有点难为情,为了掩饰尴尬,她谦虚地说:“你高抬我,我买衣服的原则是只要看得顺眼就行,根本没有品位,当参谋不称职,万一买得不合适,要害你遭老婆大人抱怨。”

“你就不要谦虚了,是我老婆叫你帮她挑选衣服的。”

文主任往大街上看了看,纳闷地说:“我没有看出这些人穿得有特色,满大街的人怎么与我们的穿着打扮一样?”

李馨笑了,说:“这是个县级市,还没有我们市繁华,人们的穿着打扮不可能很时尚的。再说又不是少数民族的服装,不会差异很大的。”

逛了几家服装店,终于在一装修豪华的店里看中了一件,李馨觉得这衣服的质量与款式都不错,颜色也适合文主任老婆的皮肤,价格也适中。

“你……你是文涛?”

李馨寻声看过去,一个体型丰满,身材矮小的男人正亲热地一手搭在文主任的肩上。

“你是冯晨?唉,多年不见了,你发福了。”

文主任皱着眉头想了想,也认出了来人。

“你不够朋友,到了我的地盘上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就是忘记了号码,也该亲自来单位找我。小谢,过来。”

冯晨一声招呼,一个正在选衣服的打扮时髦小鸟依人般的女孩子笑容可掬地来到他身旁。

“这是我的高中同学,是铁哥们。”

“你好!”

小谢伸出手很礼貌地与文涛握了握手。

冯晨笑得坏坏地看看文涛,又看看手里拿着衣服的李馨,说:“文涛,该你介绍了。”

李馨从他笑的表情以及阴阳怪气的语调知道他肯定误会了。

文涛也知道他误会了,尴尬地看了眼李馨,介绍道:“这是李老师,来参加演讲,在等明天上午颁奖。我想给老婆买衣服,请她当参谋。”

冯晨看着文涛别有用心地笑了笑,再转头看着李馨,表扬道:“李老师的眼光肯定与众不同,我不会选衣服,今后也帮我参谋参谋。”

文涛的介绍中有着太多的解释,反而使冯晨认为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但李馨不好解释什么,只好说:“我不会选衣服。”

走在回旅馆的路上,李馨说出了心中的疑惑:“我觉得小谢不可能是冯晨的老婆,他们太不般配了。”

“当然不是老婆。唉,我读高中成绩比冯晨好,应届就考上了大学,录取到师范院校,而他复读一年才考上大学的,现在混得好,是工商局长。我现在的处境实在是没有出息啊。”

“你也不错,是个主任。”

文主任表情凄苦地一笑,说:“你挖苦我,一个破学校小小的主任,有什么不错呢?”

在学校里,李馨最敬佩最喜欢接触的人就是文主任了,她怕他误会,忙真诚地说:“我真不是挖苦你,学校是人才集中的地方,藏龙卧虎,能当个主任就不错了。”

文主任情绪低落,发牢骚了:“有本事的人在现在的社会里不一定有出息,关键要看他会混不,我就是属于那种不会混的人,只有这样得过且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混到退休算了,也不眼红别人发财升官。”

文主任平时是个不喜欢抱怨的人,今天看见同学比自己混得好就伤感抱怨了,李馨觉得他也不能免俗的。这也说明任何人都有着攀比的心理。

“我晚上不陪你去应酬了。”

“他已经看见你了,又那么热情地请你,我一个人去,你叫我怎么向他交代?你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

文主任真有点怕李馨不去,语气越说越急迫,甚至抱怨了。

“这怎么是不给你面子?我根本不认识他的老婆,在一起吃饭,我觉得别扭,我不善于与陌生人打交道的。”其实李馨还有不好意思说出口的话:“我不想让他误会我们的关系。”

文主任的语气斩钉截铁:“我敢打赌他不会带老婆应酬的。男人们,尤其是官场与生意场上风风火火的男人们觉得带情*妇出面应酬才显得有地位。”

听见叫自己客串情*妇,李馨其实很兴奋,但又很害羞,就结结巴巴地说:“不会吧?我客串你的情*妇?我当情*妇?我还在演讲‘八荣八耻’,我……我……苍天瞎眼了吗?我……我抗议。”

文主任哈哈大笑,奚落道:“你还真把“八荣八耻”当回事,不要抗议了,给我个面子吧,我只是不想在老同学面前太丢人。”

任何人都虚荣,李馨能理解文主任的心理,虽然这种心理不是高尚的,但也不能算作很庸俗。

“好吧,我去。有好酒喝,有好菜吃,这种机会难得,要不是你的面子,我想喝想吃,他也不会请我的。”

李馨知道冯晨肯定选的酒店档次高,决定要好好打扮打扮。主要是为文主任的面子考虑,在老同学面前带个虽不是蓬头垢面的女人,但是如果没有品位仍然丢面子的,当然不否认她还有不服输的心理在作怪,不愿意冯晨的情*妇比她有品位。一个女人,尤其像李馨这种自认为有知识的女性,看见别的女人比自己有品位,这是她不愿意接受的事实。于是李馨一改演讲时的素面朝天,在旅馆里精心地描眼线,涂眼影,抹口红。晚妆应该浓,就耐心地补粉,还抹了腮红。她平时偶尔也化化妆,技巧娴熟。

刚化好妆,文主任就来敲门,催促说冯晨的车在旅馆外等候了。

喜欢小说阅读彼时情深最难忘徐佳琪冯风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