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妻色有瘾总裁饶了我乔锦夜千尘小说在线阅读

句子大全
87357
文章
0
评论
2019年6月13日03:03:30 评论
摘要

《妻色有瘾:总裁,饶了我》又名《恶魔的宠爱》小说的主角是乔锦夜千尘,是由九野辰西所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妻色有瘾总裁饶了我主要讲述了:乔锦一夜之间家中突遭变故,凭他一己之力是不能解决事情的,他想起小时候自己曾经救了夜千尘一命想找他帮忙,却没想到这个白眼狼说帮忙可以,前提是得做他女朋友!

小说阅读妻色有瘾总裁饶了我乔锦夜千尘小说在线阅读

《妻色有瘾:总裁,饶了我》又名《》小说的主角是乔锦夜千尘,是由九野辰西所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妻色有瘾总裁饶了我主要讲述了:乔锦一夜之间家中突遭变故,凭他一己之力是不能解决事情的,他想起小时候自己曾经救了夜千尘一命想找他帮忙,却没想到这个白眼狼说帮忙可以,前提是得做他女朋友!

精彩节选:

韩芊芊脸上的笑容凝固,取而代之的是目瞪口呆,继而怒不可遏的惊叫:“乔锦!你干什么!”

温热的咖啡从韩芊芊头上流淌下来,她举起手,对着乔锦的脸,正要挥下时,却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

“总监……”

“怎么回事?”李扬冷着脸,问道。

韩芊芊看着将她手捏得生疼的李扬,闪烁其词道:“乔锦攻击我!总监你马上就开除她!我的头好痛……”

李扬冷漠地看了她一眼,“事情从头到尾我看得很清楚。”转而看向乔锦,柔声道:“小乔,没事吧?”

乔锦摇摇头,眼睛死死地逼视着韩芊芊,没有丝毫退让和妥协的意思。

韩芊芊讪讪地拨了拨头发,冷笑着道,“乔锦,有你的,走着瞧!”

乔锦回以冷笑。

擦干手背上的咖啡渍,被烫的地方出现点点绯红,灼热在手背蔓延扩散。

“去医务室上点药!”

李扬亲自带着乔锦去了医务室,看着他脸上担忧的神情,韩芊芊捏着拳头,狠狠地剜了乔锦一眼:贱人,走着瞧!要你好看!

乔锦在医务室包扎的时候,刚好碰到李秘书感冒了来拿药。李秘书朝她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包扎完毕,刚到办公室,乔锦桌上的电话就响了。

“喂,你好!”她礼貌地接起来。

“是乔锦吗?我是李月,请你立即到夜总办公室!”

李月?是李秘书吗?

将电话摔下,夜千尘,这个变态,光天化日想干什么?可是想到两亿的欠债,不得不去,只是每走一步,脚步都像有千斤重。

她此刻还不知道,方才和韩芊芊的事情已经在内部通讯软件上传遍了全公司。

她现在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现场直播,所以仅几分钟的时间,所有人都知道她去了总裁办公室。

韩芊芊不由得露出得意的笑容,她的表哥是财务总监,和她斗,不自量力。想着乔锦被夜总骂得抬不起头的样子,高兴地哼起了小曲儿。

敲门进去,看到的是云舒媛正挂在夜千尘的肩上,一脸撒娇的表情。夜千尘宠溺地看着她,温柔地说着什么。

“对不起。”乔锦看着这暧昧的情景,立即退出。

“进来!”夜千尘却不放过她。

乔锦只好慢慢地转过身,他们都不害臊,你怕什么!想着,便抬头挺胸,“夜总,找我什么事情?”

夜千尘看了云舒媛一眼,道:“你出去!”

云舒媛嘟嘟嘴,心有不甘,可是看到夜千尘淡漠的神情,只好不情不愿地离开了。

乔锦感觉到夜千尘冰冷的目光直直地射向她,似万箭齐发,打在身上,让她浑身刺痛。面前这个男人就像王者,睥睨着世间的一切。

丰神俊朗的脸庞是毒药,如鹰隼般的眼神含着利箭。

也许是紧张到一个极限,乔锦突然就放松了。抬起头,迎着夜千尘的目光,一言不发。

夜千尘迈开修长的双腿,跨步到她面前,将她被烫伤的手拉起来,嘴角浮起一丝冷笑。握着她手指的手,突然加大力度。

喜欢小说阅读妻色有瘾总裁饶了我乔锦夜千尘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

林医生请矜持最新章节唐歆林景深狐狸猫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林医生请矜持最新章节唐歆林景深狐狸猫小说阅读

高二的时候,有次晚自习,她做着卷子无聊拿出抽屉里的薯片。 嘎吱嘎吱吃得正香,有只手伸了进去。 她不假思索地啪啪啪打了几下,然后就听到班主任嗷嗷地叫声。 那几天班主任上课的时候都不写板报了。 可见,唐歆...
敖辛敖阙凰不归全文全章节千苒君笑小说阅读 小说推荐

敖辛敖阙凰不归全文全章节千苒君笑小说阅读

第010章终于又见到您了...... 堂上的威远侯看着自己年轻娇花般的女儿,站在门口泪流满面,登时糙汉子的心软得跟稀泥似的。 敖辛一边抹揩着眼泪,一边又哭又笑,颇像在寺庙里醒来那日扶渠在她眼前不能自己...
火热新书孤岛祸婿穆飞李初菡章节完整版阅读 小说推荐

火热新书孤岛祸婿穆飞李初菡章节完整版阅读

大!太大了! 当穆飞好容易将皮艇拉上海滩,举目望去,这座小岛不着边际,远处群山环绕,若不是知道豪华游轮本就在海洋中央不可能有大陆。 穆飞都要怀疑暴风雨中是不是横跨大洋了。 海岸线上一片狼藉,游轮失事后...
我的世界唯独没有你江暖傅呈小说(完整版)阅读 小说推荐

我的世界唯独没有你江暖傅呈小说(完整版)阅读

也好。他看着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又嘱咐了一句:别让他们趁机灌你。 我挥了挥手表示明白。 待他离开,我又掏出镜子理了理妆发,才拎着那瓶红酒,扭着腰肢朝他们的VIP包房走去。 推开门的一瞬间,刺鼻的烟味夹...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