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花浅暮苍小说在线阅读-花浅暮苍小说渡仙

2019年7月11日06:35:53小说阅读花浅暮苍小说在线阅读-花浅暮苍小说渡仙已关闭评论
摘要

花浅暮苍小说《渡仙》,作者:路乔,提供花浅暮苍小说阅读,渡仙小说主要讲述了:暮苍最近遇见了一个了不得的小姑娘,缠着他不放手,可当他将她的族人送上黄泉路上时,小姑娘却想逃,他将花浅的血放光,既然是她先招惹的他,那就将她绑在身边陪伴他生生世世吧。

小说阅读花浅暮苍小说在线阅读-花浅暮苍小说渡仙

花浅暮苍小说,作者:路乔,提供花浅暮苍小说阅读,渡仙小说主要讲述了:暮苍最近遇见了一个了不得的小姑娘,缠着他不放手,可当他将她的族人送上黄泉路上时,小姑娘却想逃,他将花浅的血放光,既然是她先招惹的他,那就将她绑在身边陪伴他生生世世吧。

精彩节选:

楔子

“罪仙花浅,私盗婆娑果,撞毁昊天塔,惑乱苍生,罪无可赦,着,削除仙籍,贬入凡尘,永受轮回。”

“罪仙飞画,私盗婆娑果,擅闯禁仙牢,包庇同犯,罪加一等,着,削除仙籍,贬入无间地狱,永世为奴。”

刑天台上空,巨大的天幕下,有金色的光芒闪现,来回交织出一幅金黄色巨大的卷幅,随着气波缓缓的动着,字字天书凌空浮现。

天帝的旨意在九天之外遥遥传来,声音沉重轰鸣,四海八荒皆受聆听臣服。

“当仙如此,还不如为妖为魔来得痛快。”

“花浅,此生一别,不知何日重聚。尘世浮沉,卿当珍重。”

花浅笑着:“嗯,你也一样。”

眼泪却止不住的落下来,她还是害了她,高高在上的玉衡宫主,因为她,一夕落罪永世为奴……飞画……

有友如此,夫复何求!

十五道雷刑挟九天雷霆之势扑面而来,只见红衣似火的女子蜷在地上,痛苦的翻转着,额上,三瓣重莲缓缓显现。

刑天台下,罡风烈烈,恶魂满溢,在急速的坠落中,那些封印在她灵识中的过往一一揭现。

归墟之底,红衣少女娇笑晏晏:“暮苍,我嫁你好不好?”

六欲血池旁,红衣女子轻声诉求:“暮苍,你带我走好不好?”

中皇太苍境,红衣女子哀伤难耐:“暮苍,我只愿这辈子都未认识你。”

满天的血花,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血自四肢而出,向神农鼎飘去,在空中聚出一条细细长长的血线,绵延不绝。

暮苍,你欠我一条命,拿什么来还?

@@@

玉衡宫是个不大不小的存在。

现任宫主廉贞星君与天枢宫贪狼星君、天璇宫巨门星君、天玑宫禄存星君、天权宫文曲星君、开阳宫武曲星君、瑶光宫破军星君,并称北斗七星。

牡丹亭位于玉衡宫东边,周边都种满了牡丹,四季长开不败,芳香袭人。

有风拂来,花香盈盈。

“花浅去哪了?”声音轻轻柔柔,带着夏日的慵懒。一袭淡紫色雪纺的美人斜斜的靠在亭廊的软榻上,微支着头,问着边上的小侍。

边上垂头伺侯着的粉衣侍女偏了头,想了想摇头:“回星君,小遥不知”。

“那皮猴子还能去哪?我看八成就在紫微垣。”端着糕点缓步进入的绿衣少女撇撇嘴,轻轻放下糕点。

小遥笑了笑,道:“玉玲这话可不对,花浅最近去结U宫也是很勤快的。”

“嗤,就算这样,怀抱着目的也是不一样的。这整个天庭,还有谁不知道她那点小心思。”玉玲轻哼道。

“……”小遥低头不再接话。

“要我说,星君也太宠她了,你都不晓得现在外面都在怎么说咱。”玉玲有点不服气。

“那就让她们去说吧。与我何干?”廉贞星君懒懒的答了句,干脆把眼睛闭了起来。

世人皆道神仙好,可又有谁知道,寿与天齐,有的时候也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啊。活个几万年,真当是世事淡如水。

“可是她也太不把规矩当回事了。不说别的,就前几天她居然为了下界一只小狐狸,打翻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幸好发现的早,才没有炼成大祸。要不是星君出面,她指不定就被老君扔丹炉里一块儿炼了。”玉玲忿忿不平,她就是看不出这花浅有什么好,凭什么自家星君就对她另眼相待。

“她不也被星君责罚过了嘛,玉玲,这事儿你就别提了。”

“我就是看不过去,星君对她那么好,她却老是惹祸,又什么都干不好,尽给咱们玉衡宫抹黑,不就是朵牡丹花。”

“是啊,你也说人家是牡丹花,牡丹富贵,花中之王,岂是你这支狗尾巴草可以比的。”小遥笑嘻嘻的刺激着她。

玉玲的本体是蒹葭。

“你……!”涨着大红脸,玉玲狠狠瞪了眼小遥,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每次说到花浅这个祸害,她这个同侍就老是刺她,真是气死她了,亏她们还共事了几千年呢,还不抵花浅小小的五百年。

听着身边小侍的小声嘀咕,廉贞星君微微笑了笑,不置一词。

微风拂过,竹林沙沙作响,正是晌午,适合休息,那就小憩一下吧。

@@@

北天中宫紫微垣

侧宫的碧梧树上,小小的人儿半挂在枝干上,四脚无甚美观的抱着,手脚并用的往上爬,红色的衣裙上有点点脏污,她却是不管不顾,一心都放在更高处那只纸鸯上。

正是被人说成皮猴子的花浅。

“花浅,你在做什么?”

一声娇斥,花浅手一抖,差点没滚下来。

颤微微的回头,在见到树底那粉色的身影时,送上个大大的笑脸:“紫鹃姐姐,是不是仙上回来了?”

紫鹃叹了口气:“没有,不是跟你说了,星君去西天如来佛祖处辩道,要三个月才回来。”

顿了顿又道:“现在半个月都还没过完。”

“喔,原来才半月啊。”花浅似乎刚刚才想起,又忍不住叹了口气:“度日如年哪。”

那口气配上那身形,莫名的喜感。

真不是她要故意笑话她,实在是……花浅那圆滚滚红通通的小身影也算这天庭一朵小奇葩。

众所周知,若想从童子之貌转化成人样貌,是要身受雷神三道天雷,才可功成身就。这天雷当然比不上历劫飞升的天雷厉害,也就是个成人仪式,意思意思的走个过场。花浅生来仙胎,却不知为何,死活上不了刑天台。

如今五百年过去了,她依旧是这么个矮冬瓜。

花浅跟谁都处得好,这紫微垣内,没有她不熟的人。因着北辰星君的缘故,处得比自家玉衡宫的人还融洽。

不过也仅止紫微垣,除了这里,整个天庭,对她又爱又恨的仙还真是不少。

告别了紫鹃,花浅默默的往回走,一路踢着小石头,咯噔咯噔的倒也热闹。直到人家小石子抗议了:“我说花浅仙姑,小仙知道你老心情不好,北辰仙上不在宫里,烦闷什么的也好理解。可你……”

后面的话她没听清,老?摸摸自己的小脸,花浅瞬间就不平衡了:“你才老你全家都老!”

小石子:……

忿忿的一跺脚,扬头离开,留下委屈的小石子,它这不就是尊称么。

哎,姑娘家,哪怕是个仙,也是在乎年龄的……

回到玉衡宫已然子时。

花浅住的地方离牡丹亭不远,反正也睡不着,想着就去牡丹亭坐坐也好。

她是由牡丹花幻化而来,对牡丹亭四周的牡丹甚是爱惜,有事无事都爱去那走走。

“浅浅,今日玩得可开心?”微风轻拂,却见亭边已有人在侯着,衣袂飘飘风姿无限的廉贞星君轻靠着扶栏,微微笑着。

花浅点点头:“嗯,睡得很开心。”

廉贞星君微怔,随即笑着摇摇头。走上前去,牵起花浅的小手,慢慢的在亭内石椅坐下。望着花浅白嫩的脸颊,抬手轻抚,目光深深:“只要浅浅你开心,本君再无所求。”

她似乎在透过她看着谁。

花浅歪着头想想,道:“星君你别担心,得星君照顾,这些年我一直都过得很好。当然,若北辰仙上也能喜欢我就更好了。”

她对北辰星君的喜欢从来都是大大方方的。

“浅浅你……你真的很喜欢北辰仙上?”

“是啊,等我长大了,定要与他双修,入驻紫微垣,与他做对人人称羡的神仙眷侣。”

望着花浅那欢喜又坚定的神情,廉贞星君这次却沉默着。她一直都知道花浅的心思,从前还可以骗自己说是童言童语,等她长大了自然会忘了这事。

可是现在……看花浅对仙上的心思是越来越明显。

也许……

微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浅浅还是早些睡吧,夜晚更深露重,你也需仔细些。”

“好,那星君慢走。”跳下椅子,花浅乖巧的立在一边,恭送廉贞星君远去。

今晚星君的神情很是奇怪,让花浅有股怪异的压抑,却又说不出的所以然。

微风轻送,牡丹花轻轻摇曳,今晚有人注定睡不着……

@@@@

“楚管,楚管,你给我出来!”月老宫前,红衣红裤红双髻的花浅叉腰而立,怒气腾腾的瞪着那红漆木门。

虽然是大门洞开,但她却不进去。进去显得太没面子,她觉得应该是楚管滚出来才够气势。

等了半天也不见楚管有反应,却见个身高跟她差不多的小姑娘走了出来,怯生生的望着她说:“师父在罚楚师兄,师兄已被关了两天。花浅,你……你别生气,师兄说等他罚完了马上去找你。”说完飞快的转身向里跑去,好似慢了就会被花浅咬上一口似的。

她可是见过楚管手臂上的咬痕,好深啊,她怕疼。

花浅一愣,被罚了?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幸好她没有师父,不然肯定也少不了一顿排头。

垂头丧气的往回走,没有楚管在身边,花浅觉得很抑郁。

既然楚管都被他师父抽了,花浅决定大人有大量,不同他一般计较。

月老宫离玉衡宫有段路程,花浅独自走着,这一路甚是安静,抬头望了望远处那漂浮的白云,她低低的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日子……寂寞的紧哪。

“哟,这不是花浅,今日倒是好兴致。”很是悦耳的声音,粉红的斜襟云纱裙,外披白丝云绸衫,眉眼微勾琳琅轻摇,步行间别有一番弱柳扶风的韵味。

清幽仙子生就一副好相貌,九天之上无人不羡。

如果说这世上,真有什么前世仇隔世恨,八辈子都要咒对方不得好死的人,大约就是花浅和清幽这样子了。

花浅已不记得她俩到底是如何结怨,等她发觉时,对方已将她当成眼中刺肉中钉,一副恨不得拔之而后快的模样。

不得不说,美人总是占着好处,这九重天上,人人都卖清幽的面子,并且她还是南极长生星君的玄孙女。

花浅瞥了她一眼,决定当作什么都没看见。

“啧啧,都几百年了,花浅你还是这么个小疙瘩。”显然清幽是不会如此简单的放过她,望着她依旧那矮不隆冬的个子,耻笑着:“倒也是,雷神君的天雷也不是任何人敢身受的。说不定,就魂飞魄散不得好死了。”

听着清幽恶毒的言辞,花浅不语,没有活到最后,谁会魂飞魄散不得好死从来是个未知数。

她不与她计较。

目不斜视从清幽身边穿过,花浅一脸无视她满口胡说的淡定从容。

“啧,就这么一副永远矮冬瓜的尊容也敢说唯北辰星君不嫁。”

花浅蓦地顿步,眉头一跳,又放松开来,却仍是抬头挺胸的往前走。

清幽冷笑着:“我可说错了?长得还没我的腿长,心气倒比天河宽。传出去也不怕人家说星君猥亵稚童。”

花浅豁地转身:“你敢再说仙上一句不是试试?”

她可以说她不好,但是有关仙上的名声,却是绝不容诋毁!

依旧是糯糯的童音,带着微微的压低,可是那语气,却让清幽心底微寒。

明明就是个不起眼的小不点,却有种说不出的迫人气势。察觉到自己居然心生退意,清幽有点懊恼。正欲开口顶上几句,却见花浅突然笑颜如花的往前飞扑而去。

“仙上!”

前方就是天波池,此时天波水漾,睡莲舒展微风轻荡,横跨天波池的白玉桥上,一袭白衣负手身后的北辰星君正缓步而来,白衣翩然玉冠面冷,凛然中带着一丝不可侵犯。

若说这九重天上,清幽是众女仙竞相效仿的楷模,那么北辰星君则是男仙心头永远的痛,那是他们无论如何也达不到的境界。

望着欢呼着飞奔而至的红线团子,北辰星君难得的微扯了嘴角。五百多年过去了,她依旧是这副模样,圆滚滚粉嫩嫩的,让人见着就忍不住的想抚上她那脑袋揉上一揉。

站定在他面前,花浅歪着头笑得灿烂:“仙上,你回来啦。紫鹃姐姐还说要三个月。”

北辰星君点点头,虽还是一脸淡漠,但眉眼间还是流露少许温情。“今届辩道甚是无趣,本君提前归来。”

“那佛祖不会怪罪吧?”

“无妨”

望着天波桥上那一大一小站定的身影,清幽暗自恼怒。这北辰星君对谁都是一副无悲无喜的淡然模样,唯独对那死丫头却是不同,虽然只是面部的一个小小的动作,却叫清幽嫉之入骨。

婀娜娉婷的走过去,暗香浮动姿色万千,清幽微微欠了身行了礼,带着一抹娇羞:“见过北辰仙上。”

花浅最看不惯的就是清幽人前人后不同的模样,人前是端庄守礼的仙子,人后是刻薄尖酸的泼妇。

喔,泼妇这个词是楚管教给她的。彼时他们正在看丈夫夜不归宿妻子破口大骂的戏码,管子说那种女人就是凡尘说的泼妇,没有三从四德,是要被休掉的。

花浅觉得很适合清幽。

只要想到清幽叉着腰站在南天门破口大骂的场景,花浅觉得特有喜感。

微点了头算是招呼,北辰星君淡淡的越过清幽身侧,不期然衣袖一动,低头一看却是花浅,小手拽着他的袖口,一脸天真纯洁的望着他:“仙上,我也刚好要去找紫鹃姐姐玩,我们一起走好不好?”

明明她走的方向就不是紫微垣,北辰星君却没戳破。

若是小的时候,她肯定早抱着他大腿撒泼,或者直接爬到他身上。如今年纪渐长,自然不能如从前那般搂搂抱抱。

伸出手,牵起她的小手,不发一言的往前走。

抬头望着北辰星君俊逸非凡的侧脸,花浅笑眯了眼。

瞧,当个小娃娃也是有好处的,至少可以光明正大的赖在他身边。

天波桥上,独留清幽主仆二人,望着那一大一小的身影远去,目光痴怨。

@@@@@

时光如白驹过隙匆匆而过,弹指一挥间,又一个五百年悄然而逝。

对于时间无止境的仙界来说,这些年过的真是味淡如水。

可供茶余饭后闲磕牙的事无非有俩,头一件就是玉衡宫里的花浅,一千多年过去了,还是个长不大的小娃娃。

另一件还是花浅,据说这小娃勇猛非常,当着天帝的面指着北辰星君说非君不嫁,引得众女仙耻笑不已暗恨在心。

中宫,紫微垣

盛夏乃至,紫微垣内一片寂静,因着北辰星君喜静的缘故,故常人经过大门前都是踮着脚尖行路,以防会惊扰到内里那寡淡至极的星君。

说也奇怪,北辰星君虽一向待人冷淡疏远,却也未有什么苛责下人之举,但众人却是有致一同的小心翼翼伺侯,有关这一点,花浅却也不明白。

待问了紫鹃,得了一句回话:“你是未见昔年星君在天魔大战中那千里挥洒的气势,据说惊心动魄得紧。”

“喔,后来呢?”花浅最喜欢听人聊起仙上,这样她就可以多了解他一些。那些她没能参与的过往她只能从旁人的叙述中得知,细细的珍藏。

“后来,当然是魔界大败而归,你看,这都数千年过去了也未敢再现身。”

花浅频频点头,就好像她亲眼见着似的,毋自傻笑赞叹不已,她家星君真是太高大太威武了。

穿过碧梧幽境,便是九曲回廊,一地青石铺就延绵,那廊栏却是比花浅个子还要高。

廊外是一池芙蕖,红粉相间随风摇曳,暗香扑鼻。往前走便可见整座的白玉亭驻立在水池中央,六角飞檐甚是挑眼。

隐约有琴音传来,叮咚声响,犹如山中清泉清澈悦耳,又如晨间朝露沁人心脾。

正是北辰星君。

忽听哗啦一声响。

北辰星君修长的手指轻按住琴弦,琴音立消。转身,却见亭外清池中,正缓缓飘来一片莲叶,宽大翠绿,上面趴着枚红线团子。

只见她趴在莲叶正中央,两只短短的手正拼命的划着水,却偏偏那荷叶总跟她过不去,任她划拉个半天也只在原地打着圈圈。却也不见她气馁,双手划不动,就忍不住往叶边儿挪,伸出条小短腿,也不顾会湿了鞋袜,也开始划拉着。

“花浅这是作甚?“清朗的声音很是悦耳。

喜欢小说阅读花浅暮苍小说在线阅读-花浅暮苍小说渡仙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