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永恒是她说的谎安童程致小说在线阅读

2019年7月11日23:44:34小说阅读永恒是她说的谎安童程致小说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永恒是她说的谎》的主角是安童程致,作者是废旧月亮回收,是一本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安童再次见到程致是在医院,她阑尾炎发作,程致是她的主刀医生,前任相见,没有久别重逢的喜悦,也没有相互指责,程致对她就像对一个陌生人一般。

小说阅读永恒是她说的谎安童程致小说在线阅读

《永恒是她说的谎》的主角是安童程致,作者是废旧月亮回收,是一本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安童再次见到程致是在医院,她阑尾炎发作,程致是她的主刀医生,前任相见,没有久别重逢的喜悦,也没有相互指责,程致对她就像对一个陌生人一般。

精彩节选:

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C城的秋天每次雨过温度都会更低一些。

安童躺在窗户下的病床上,窗户开着的缝隙透进来一阵冷风,冻的安童往被子里缩了缩,秀气的眉毛皱成一团,仿佛在做着什么噩梦。

早上九点医生查房。

病房里呼啦啦的进了一群人,把本来睡不安稳的安童吵醒了。

她睁开朦胧的双眼,看到了站在自己床边面无表情的男人。

男人穿着一身医生的白大褂,手里拿着病历本。脸色有点苍白,甚至有点病态的感觉,显得他的气质更加清冷安静。

安童怔忡了一下,心开始疯狂跳动。

程致,怎么会是程致?

安童特别茫然。

她想过回国之后会遇见程致,但是没想到会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

安童偷偷透过玻璃的反光看了看自己现在的形象。

前天住院的时候因为疼痛出了许多冷汗,头发黏腻腻的粘在脸上,脸色白到在阳光下有些透明,嘴唇也完全没有血色,虽然眼睛依旧明亮,但是安童不确定刚睡醒的自己有没有眼屎。

安童不自在的捋了捋头发,想让自己看上去更好看点。

程致完全没有在意安童的不自然,他翻看着安童的病例,语气平常的说:“安童,昨天做的阑尾手术,到现在已经到了24小时。你排气了吗?”

是医生对平常病人的语气,没有相遇的惊喜或愤恨,没有怨怼也没有了当初的喜欢与爱。

安童愣愣的看着程致,眼睛里满是茫然。

程致低声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又问了安童一遍:“你排气了吗?”

安童从程致的冷漠中回过神来,只看到程致的嘴动了,似乎在说话,但是他说了什么却没明白,茫然的看着程致问:“排什么?”

程致抿了抿嘴角,看上去冷漠又疏离。

他看了一下安童,似是有点烦躁的开口:“你排气了吗?”

似乎怕安童又听不懂,于是接着解释的更明白点:“就是你放屁了吗?”

安童觉得全身的血都往脸上涌去,不用照镜子就知道自己脸肯定特别红。

生活对自己真的太残酷了,在最邋遢的时候遇见前男友,第一句寒暄不是“好久没见”,而是“你放屁了吗?”

安童的设想中自己应该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漂亮的衣裙,聘聘袅袅的出现在程致面前,而不是这样尴尬又心酸。

安童捂着脸摇摇头,有些无法面对这样的局面。

程致看着安童窘迫的样子,脸上出现一丝转瞬即逝的笑意,弯起的嘴角边出现了安童最爱的梨涡,只是她只顾着低着头,没有看到程致的笑。

“如果你没排气应该多下来走走,一定要尽早排气。排气之后才能吃点流食。”

安童沉默的点点头,陈致收起病历本转身走出病房。

看着陈致走出病房,安童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没见到陈致的时候以为自己可以云淡风轻的面对他,见到之后才发现自己做的一切准备都是多余的。

安童摸了摸自己嘭嘭直跳的心脏,暗骂自己不争气,程致的一个眼神、一个语气就让自己欲生欲死的。

大概荷尔蒙让人脑袋缺氧,过了半天安童才想起来问问罪魁祸首怎么回事。

拿出手机翻出岑阳的电话,打过去之后连一秒的等待都没有就被接通了。

岑阳是安童最好的朋友。

当初安童被父亲流放到C城,岑阳收拾了俩行李箱也跟着过来。安童在C城一中搅风搅雨,岑阳就与安童狼狈为奸。甚至当初安童倒追程致。岑阳也在背后出了不少馊点子。

此刻的岑阳像一只为了邀功疯狂摇尾巴的傻狗,十分得意:“怎么样,你见到程致了吧?”

“我专门把你送到程致的医院里面来的!”

“你知道程致在这里上班?昨天做手术的怎么不是程致?”

“我什么不知道啊!我也想程致给你做手术,我打听了一下,昨天程致休班,没让他看到你最脆弱的一面我也觉得很可惜,我专门……”

安童挂断了电话,没必要听这个傻狗的话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安童痛苦捂着脸,感觉到生活对她深深的恶意。

护士进来换药,看到安童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笑着说:“别躺着了,程医生让你起来多走走,争取早点排气。”

安童叹了口气扶着伤口起来。

自从麻药劲过去伤口就一直隐隐作痛,安童是对疼痛特别敏感的人,以前手指破了一个口子都得程致哄好久才把眼泪憋回去,现在肚子上开了这么大一口子,程致还让自己起来多动动。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安童此刻无比嫉妒以前作天作地还有人哄着的自己。

安童扶着墙慢慢挪动,感觉腹部的口子特别疼,疼的她冷汗又下来了。

她觉得自己现在是小美人鱼,小美人鱼每走一步都像走在刀尖上,自己也差不多。

惨,真是太惨了。

但是就算惨也得溜,她不想再被程致问放屁了没,和尴尬比起来,自己惨点也能接受。

安童就是这样一个要脸不要命的人。

来回走了几圈,刀口真是太疼了,安童想挪回床上躺着,但是现在这个位置离床有点远。

此刻的安童非常虚弱,手脚冰凉,冷汗直冒,像从电视里爬出来的女鬼。

安童靠着墙慢慢坐到地上想要休息会儿,坐下来的感觉太好了,要不是地上脏,安童还想躺会儿。

病房外忙忙碌碌的,脚步声一直没有停歇。病房内的安童却是安安静静的坐在地上,双眼放空,只隔了一堵墙的距离却像隔了一个世界。

人在孤独的时候大概看什么都是灰色的,此刻的安童觉得再也没有比自己更惨的人。

刀口的疼痛让安童疼出了眼泪,安童撸过袖子擦了擦,但是眼泪越来越多,安童干脆不擦了,坐在地上呜呜的哭。

病房的门开了,安童转头看去。从泪水的朦胧中看见进来的人是程致。

程致表情无奈的看着坐在地上哭的伤心又可怜的安童,嘟囔了一句:“就知道你会哭。”

弯下腰,手伸到安童的肩膀和腿弯处,一下子就把安童抱了起来。

安童有些慌张的挣扎了几下,程致语气冷淡的说:“别动,刀口不疼了?”

安童立刻乖乖窝在程致怀里不动了。

程致把安童放到病床上,看着安童委屈兮兮的样子叹了一口气。

安童缩在被子里,眼睛哭的红红的,鼻尖也红红的,像一只胆小的兔子,可怜巴巴的说:“你怎么来了。”顿了一下又说:“我排气了,你别问我了!”

程致搬了一把椅子放在安童床位旁边坐了下来,拿出一本书静静看着不说话。

安童看了一会儿程致,觉得程致的五官比以前长开了许多,脸颊的婴儿肥没有了,眼睛狭长而深邃,鼻子依旧很挺。

程致比以前更帅了。

安童戳了戳程致的腿,问他:“你怎么不和我说话?”

程致悠闲的翻了一页书,慢悠悠的说:“岑阳让我来看着你,我应该问你的你已经回答了。”

言下之意是光看着不交流咯?

安童非常气愤,岑阳这个狗贼,送佛也不送到西!光安排看着怎么行,怎么不再安排交流交流感情啊?

外面雨停了,阳光透过叶子的缝隙和玻璃照在安童的脸上,安童感觉安心,这种踏实的安心她很久没有了。

就像一个一直飘在半空的人落了地,闻到了泥土的气味,甚至看到了地上的漂亮的小花。

轻轻的打了个哈欠,找了个舒服得姿势闭上了眼睛。

安童心想:“不说话就不说话,你不跟我说话,那我再想想办法吧!”

雨后的空气很清新,安童闻着有点醉氧的感觉。

睡一觉吧,反正也不晚,睡醒再想办法呗。

程致看着安童慢慢睡着,嘴角上扬露出温柔的笑意,又觉得不对一样清了清嗓子咳了咳,重新板起脸试图用冷漠的目光审视她。

她从漂亮的小女孩变成了漂亮的女人,身上的一些特质却没有变,怕疼、爱哭、好玩。

程致苦笑着摇了摇头,把椅子放回原位,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安童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有点黑了,伤口也没有刚刚那么疼了。安童坐起来,透过病房门上的玻璃努力向外看了看,看不到程致的身影。

护士推门进来,看到安童醒了笑着跟她打招呼:“你醒了啊,程医生让我来给你送点汤。”

安童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跟她说谢谢。

餐具被一字摆开,从保温饭盒里盛出来的饭只有一些汤汤水水,不过这也让安童挺开心的,毕竟肚子饿的感觉不太好受。

护士把饭给安童盛好并没有马上离开,一脸好奇的问安童:“你和程医生什么关系啊?”

“啊?”安童喝着汤装傻,暗自心想这护士怎么这么八卦!

“昨天晚上你做手术,程医生一直等在手术室门口。这个汤也是程医生回家亲手做的。同事这么久还第一次看到程医生这样。”

原来自己做手术的时候程致在。

安童笑笑,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汤,本来寡然无味的汤汤水水因为是程致做的也变得鲜活起来。

“你是程医生的女朋友吗?”

护士小姐,你这么八卦会不会影响专业水平啊?

安童看了看她,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躲闪的心虚。

哦,又是一个被程致美色迷昏了头的可怜女孩。这种女孩在安童的少年时期,打发了没有一百也有五十。

但是少年时期自己是程致的女朋友,现在自己只是程致的病人。

加预备役女朋友。

安童不要脸的给自己加上这个头衔。

不过既然是预备役的,那就得给广大群众一个追求男神的机会。

于是安童清了清嗓子,字正腔圆的说:“不是,我是程致乡下的远方表妹。”

病房门被推开,程致从门口走了进来,面无表情的问:“表妹,吃完了吗?”

安童的汤勺“啪嗒”一下掉进了碗里。

这护士害我!

喜欢小说阅读永恒是她说的谎安童程致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