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狼性元帅恋上娇娇女深云溪阎七寒小说在线阅读

2019年7月11日06:27:06小说阅读狼性元帅恋上娇娇女深云溪阎七寒小说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狼性元帅:恋上娇娇女》的主角是深云溪阎七寒,作者是花小锅,是一本连载中的重生言情小说。该书讲述了:白莲花入了家门后,害死自己哥哥,还让自己被发配成奴隶,她简直恨死继母继妹两母女了。重生一世她深云溪要成比她们还要白的莲花,但是很能打,还要在阎七寒面前装可怜。

小说阅读狼性元帅恋上娇娇女深云溪阎七寒小说在线阅读

《狼性元帅:恋上娇娇女》的主角是深云溪阎七寒,作者是花小锅,是一本连载中的重生言情小说。该书讲述了:白莲花入了家门后,害死自己哥哥,还让自己被发配成奴隶,她简直恨死继母继妹两母女了。重生一世她深云溪要成比她们还要白的莲花,但是很能打,还要在阎七寒面前装可怜。

小编推荐:

精彩节选:

“妈,你说深云溪逃了?究竟是怎么回事?”深家宅子中,有两人一夜没入睡。

“昨天饭菜中下了药,我去她房中找她,却没见到人。”何简秋捏着指头,这事情对她而言太难想象了,毕竟靠着这药,她成功过数次,不可能有人会逃过药的作用。

“上次不是成功了一次吗?”深雪涵忍不住声音大了点,尖锐的声音唤醒了何简秋,何简秋因此冷静下来,说道:“行了,药既然已经下下去,深云溪就逃不掉……嗯?”

何简秋脑海中隐隐有个念头,多年前她曾听人无意提起过一件事。

“我听说过一种体质是具备抗药性的。”何简秋脑子疯狂运转,“雪涵,上次我确实将深云溪迷倒送到了索菲亚公馆红纱房,深云溪逃了出来,她有可能就是这种抗药性的体质。”

“上次她既然能提前醒来,这次也是一样,是我大意了。”何简秋深深吸气,既懊恼又有些轻松,知道深云溪是抗药性体质后,对她而言反倒是轻松不少,哪怕不是,她也要把深云溪当成是抗药体质。

“妈,既然深云溪是抗药性体质,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深雪涵皱眉,六神无主。

何简秋早就恢复往日的从容与优雅,她轻轻端起桌子上牛奶,白色的牛奶上有一个小小的奶泡,随着她手指的晃动破裂,她异常镇定,“无碍,雪涵你记得,她再怎样都是无精神力者,是废物。”

“我记下了。”深雪涵认真道。

“昨晚上是我的失误,我们现在要等深云溪回来。”何简秋微微拍拍女儿的手,“你记着,从宴会开始,深云溪恐怕已经将我们当成了敌人,不管私底下斗得如何,在你爸,在外人面前,我们还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深云溪是废物,我们可以与她斗,更重要的是,你要取得成绩。”

“日后,你会走得越来越高,到时候,你可以轻松的把深云溪踩在脚下,踩进泥巴中,那样才痛快!”

“无论何时,都要学会忍,不用忍的只有两种人――掌握权势与金钱决定人生死的上等人,还有废物。”

“而不能忍的,只有废物。”

第二天早上,深嘉义见不到大女儿的身影询问,被何简秋搪塞回去,中午临吃饭前,深云溪回来了。

她站在门口,与何简秋对视一眼错开视线,何简秋笑容中带着虚假的担心,站在一旁的深雪涵错开深嘉义的视线后没崩住,恶狠狠地瞪她。

没见到对方大惊失色的脸让深云溪有些失望,虽知道何简秋这个女人极其不简单,然而深云溪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对方。

不过这样也倒有意思,毕竟敌人越强大,她才能变强大。

蠢笨的地方可以依靠自己重生的地方掩盖住,何简秋要是现在就败退,深云溪反倒没意思。

深嘉义呵斥道:“你一大清早做什么去了?也不知道跟我和你阿姨说一声,万一出事去哪找你?”

深云溪低头,眼神中闪过一丝厌恶,却恰到好处掩盖住。

“爸,今早上不小心被刀子划了道伤口,害怕打扰到你们,所以我自己去看了看医生。”深云溪露出自己的手臂,委屈道。

三人朝手臂处看去,伤痕被萧屿医生处理的极为干净,白色的布掩盖了伤口,瞧着没那么可怖。

何简秋忙上前,轻轻拿住她的手臂,心疼道:“你这孩子真倔,受了伤叫醒我们就是,阿姨不怕你打扰,你自己一声不吭就出去叫我们多担心。”

“阿姨,叫你们担心了,只是觉得是小伤。”深云溪红了红眼。

“嘉义啊,孩子也是受了委屈,这都哭上了,叫她小心点就是了。”

深雪涵咬了咬嘴唇,瞪着深云溪,动不动就哭,也太矫情了,现在她觉得,从前那个遇事就大喊大叫的深云溪还要讨喜些。

纵然心头多恼火,想起母亲的话,深雪涵很快收回自己的情绪。

“下次小心点。”深嘉义皱眉道。

听了这话,深云溪垂下手臂,勉强笑道:“我知道了,下次我会小心点。”

深嘉义语气生硬,却拉不下面子同深云溪说好话,好在深云溪不和从前那个爆仗性子一样,从何简秋手中抽出手,自己乖巧地坐在一旁,等着上菜。

深云溪回房就发现自己的房间有人来过,还留着旁人的气息,洗手间内还有几滴早就干涸的血液。

她粗鲁地用水打湿血液用毛巾直接抹掉,回忆着今天看见的何简秋。

何简秋与深雪涵都是一副平静的样子,想来已经猜到她能避开何简秋的药。往后还不知道要出什么幺蛾子,更何况,这药对方即便不给自己用,也会给深铭远用,她还得小心。

深云溪倒在床上,手臂挡住眼睛,仔细回想。

记得那时候深铭远为了她的事情赶回来想为她主持公道,却中了何简秋的诡计,做出一系列匪夷所思的动作,他没有死在战场上,让战场留住他的名字,留住他的光辉岁月,反倒死在了斗兽场中。

死在周围人的欢呼雀跃中,死在一堆血液碎肉中。

远处肮脏的凶兽,得意洋洋仰头长啸。

深铭远死后,军队看在安晴将军的面上,并未将深铭远除名,然而,他死在斗兽场中的事情,还是流传开――

那时……

仇人的讥笑嘲讽,来参加深铭远葬礼人脸上的冷漠,外人的百般打听,深嘉义的漠视,只要想到这些,深云溪心脏抽紧,血液沸腾。

不行,不能再想下去了。

胸口中涌起强烈的戾气与恶意,她手指动了动,摆出拔枪的动作。

“砰!”模仿枪响时的声音,顿时不好的情绪全部消失。

她上辈子最为黑暗的时期已经过去,不能让上辈子的情绪影响自己,毕竟她要报仇,要保护家人,扭转上辈子的悲剧,这些坏情绪只会让她成为上辈子不理智的人,然后白白被人算计死。

喜欢小说阅读狼性元帅恋上娇娇女深云溪阎七寒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