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阎罗殿主小说-阎罗殿主秦夜阿尔萨斯小说在线阅读

2019年7月10日19:22:32小说阅读阎罗殿主小说-阎罗殿主秦夜阿尔萨斯小说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阎罗殿主》的作者是佚名,这是一本未完结的灵异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秦夜觉得自己还真是招惹奇怪东西的不体质,自己从小 就和那些东西纠缠不清,可能和他身体里的秘密有关,但是也就注定了他的一生不会平静。

小说阅读阎罗殿主小说-阎罗殿主秦夜阿尔萨斯小说在线阅读

《阎罗殿主》的作者是佚名,这是一本未完结的灵异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秦夜觉得自己还真是招惹奇怪东西的不体质,自己从小 就和那些东西纠缠不清,可能和他身体里的秘密有关,但是也就注定了他的一生不会平静。

精彩节选:

秦夜将保险箱里的东西都拿了出来,里面赫然是一份份资料。全都是海悦的各种协议。随着资料越来越少,他赫然看到……下面有一个黑色的盒子。

打开之后,里面有一只残破的手机。

型号比较老了,秦夜熟练地点开,居然还是满电,看起来平时没有少充。也没有密保,他直接进入了文件管理。

里面……满满当当都是一份份视频!

“这是?”阿尔萨斯疑惑道。

秦夜扫了一眼缩略图标:“看日期……这应该是那一场风花雪月从认识王泽敏到现在,录下来的所有视频。”

她居然真的有视频!

当年为什么没有发到网上?

他点开看了下去。

视频的内容很平凡,开头就是那一场风花雪月本人,虽然五年前看过,秦夜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二十五六岁,正是青春到熟女的转变期,身上同时带着两种女人的味道。纤细的峨眉,瓜子型的脸蛋,水灵灵的大眼睛,正是那种网上随处可见现实中见所未见的网红脸。

视频显然拍摄地非常隐秘,是放在一个地方固定拍摄而不是跟拍,很多时候人都看不全,只能听到对话。

开始很温馨,大概就是两人的一些甜言蜜语。应该是两人初识,她很爱自拍――漂亮的女人大多有这个爱好。而且自拍的往往也是自己优渥的生活。

“这女人身上的东西都不便宜,啧啧,王总还挺舍得下血本嘛。”秦夜感慨了一句。

视频有二十来段,都不短,他耐着性子慢慢看了下去。但是,越看,后面的内容越不和谐。

不是尺度太大,而是……越来越多的争吵。

“你到底什么时候娶我!”

“为了和你好,我班也不上了,家也不回了!你不是爱我吗?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人?”

一个男子的声音已经有了一些不耐烦:“这种事急不得。听话,我们年纪差别不小,要考虑的还很多。你不希望得到一个残缺的家庭吧?”

秦夜看了看日期,这些视频跨度不算小,从五六年前就开始,维持了足足一年。

两人的生活就像加热的水,在慢慢地沸腾。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一场风花雪月越来越熬不住了。两人的争吵也越来越多。

“你骗我……你骗我!!你该死!你结婚了是不是!你孩子在读海城中学!你为什么要骗我!”

“你听我解释,我爱的是你啊……这有些不得已的苦衷,但你要相信我的感情……你看,这件皮衣怎么样,等过两天就给你买好不好?我可从没给我家里那个买过这些。”

“滚!!”

哗啦……视频中一个精细的花瓶砸到地上,王泽敏的声音怒喝道:“你能不能冷静一点听人说话!就不能再等等我吗?时间,我需要时间!”

“我不听!你滚!我什么都给你了……你整整骗了我快一年!我要去告你!”

视频猛然摇晃起来,好像是两人肢体冲突中被撞到了地下,只能看到两人站在一起的双脚。晃眼可见王泽敏的身影抱紧了那一场风花雪月,极尽温柔中带着一丝惶恐:“别这样,一年多了,我如果是骗你,现在还会出现在这里吗?”

“我们是有感情的,听话,给我点时间,你要什么我都买给你。别说这种气话,好吗?”

这一段视频结束。

就在秦夜以为结束的时候,黑掉的屏幕又一次亮了起来,那一场风花雪月美丽的面容带着泪痕,散乱着头发对着屏幕说:“他在骗我。”

“我就有这种感觉。他孩子都十几岁了,刚上初一,怎么可能为我离婚?”

这个女人变了。

在接下来的视频中,她仍然保持着和王泽敏的关系,然而,她开始要得更多。

钱,钱,以及钱。

从他们的对话中,秦夜了解到,王泽敏每个月给她三万,还有不少名牌。但是,随着她一次次将“告你”挂在嘴上,王泽敏给的越来越多,五万,七万……最后,到了王泽敏都不堪重负的二十万。

海悦不大,王泽敏是青溪县首富,却也不是富得流油。

争吵,成为最后几段视频的常态。

“你到底要怎么样?!我他妈每个月给你二十万了,你还嫌不够!分了,咱们早该分了!”

“呵呵……分?姓王的你说的轻松,老娘倒贴了你一年多,现在你敢说分?信不信我们明天法院见?你还想不想做人了?让你家里妻儿看看,他们眼中的好爸爸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你……好……这是最后一次,五十万,以后再也别来找我!”

咚!

门狠狠被关上的声音。

烧开水,就算火再小,也总有沸腾的那天。

两人的水,终于在一年多的等待中,彻底沸腾了。

倒数第二段视频。

“你居然敢找到我公司来……”这应该用的是微型摄影机,王泽敏狰狞的面容很清晰,虽然有些摇晃,看得出来,那一场风花雪月已经在为自己的退路做铺垫。

简单来说,她猜到了这份感情不会有结果,心态从奉献转为索取。

她认为,她付出了青春,这是她应得的。

沙……新款的LV包包放在办公桌上,手腕上带的也是卡地亚的珠宝。比之前装饰单纯的贵多了一分名。指甲也图上了粉色的指甲油,保养地非常漂亮。

这个微型摄影机应该是那一场风花雪月带在身上的,看不到自己,只能听到她说:“一周前,我在天涯上发了个帖子。”

到了。

水面开始疯狂冒泡的时间。

“我劝你最好点开看一下。”

王泽敏立刻打开了电脑,数秒后,猛然站了起来,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开口:“你他妈疯了!!”

“给你打电话你不接?换号码?微信拉黑?王泽敏,你可以啊!你真以为我找不到你?”那一场风花雪月也站了起来,声音丝毫不小地怒喝道。

“小声点!!”就算屏幕前,秦夜也能感觉到王泽敏现在的震怒和恐惧,一把抓住对方的手,从牙缝中说道:“你还想干什么!不是给了你五十万吗!你还要什么!”

“股权。”那一场风花雪月说的非常干脆:“你公司也不大,给我15%的股权。咱们一拍两散。”

沉默。

秦夜心态非常平和,说实话,他都完全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会是这样,更没想到王泽敏的演技有这么高超,胆子有这么大,敢在鬼差面前撒谎。只是因为石头也放在这里,最后一慌之下,说了这个柜子的密码。

否则,或许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这个柜子。

但身为鬼差,他看这些事情,从来是以一种看故事的心态。

一样米,百样人。

“狮子大开口啊……”他感慨了一声:“这是要为自己找一张长期饭票。王泽敏成了她的打工仔,她什么都不做每年获得分红,简直是所有小三的最终梦想。”

“王泽敏不可能答应的。难怪……难怪他最后会彻底撕破脸。”

“放屁!!”和他想的一样,视频里王泽敏坐了下来,冷笑道:“咱们也好了一年多,我给的够多了。股权没得谈。”

短暂的沉默后,那一场风花雪月淡淡道:“我怀了你的孩子。”

“不可能!”

“没有不可能。”一只素手进入屏幕,端起咖啡杯:“放心,为了这个孩子,我也不会把这件事捅出去。至少……孩子还要脸。”

“给我滚。”王泽敏冰冷地开口。

“你够狠,但我也不是吃素的,咱们走着瞧。”那一场风花雪月站起来就走。而身后王泽敏看她的目光,如同看一个死人。

最后一段。

看不到她的人,只能看到她两只手,在论坛上拼命回帖,秦夜看了看时间,这一段视频,是在一个月以后。

也就是说,判决下来之后。

她太天真了。

人心是个很难侧的东西。

经不起考验,也不要去考验。

王泽敏心里一直有根线,什么是可以付出的,什么是不可以的。当超过这根线之后,他终于选择铤而走险。耗费极大代价,都要彻底断了这一切。

一而再再而三的软弱给了那一场风花雪月错觉,以为把王泽敏拿捏手中,可惜,她自以为是的把柄并没有那么牢靠。

真正的社会地位上,两人天差地别。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肉眼可见,她双手拼命打字,在论坛上解释着什么:“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她的电话几乎没有停过,王泽敏比她想的狠多了,这份判定结果,不仅仅公布在了自己微博下,更直接放到了她的老家!

她拿起电话,刚抓起来,一个震怒的老者声音就怒喝道:“你……你立刻给我滚回来!!”

“爸……你听我说……”

“你还有脸说?!你做了些什么?判决书都贴满我们小区了!你……你不要脸我们还要脸!你……你、你怎么能这么做!我们半百的人了怎么抬头见人啊!!”

另一个哭泣的女声也响起:“女儿啊,你到底做了什么?你怎么……怎么能去破坏别人家庭啊!这要被天打雷劈的啊!”

“我们活了这么几十年,就剩一张脸了!你说去东海打工,结果……结果怎么成这样了啊!天啊!呜呜呜……”“你做这些不要脸的事情的时候,到底有没有为我们考虑过!”

挂上电话,那一场风花雪月哽咽的哭声终于变为撕心裂肺大哭。

是后悔?

后悔自己不该认识这个人?

还是后悔自己不该操之过急?

或者后悔自己不该投入太多?

没人知道。

喜欢小说阅读阎罗殿主小说-阎罗殿主秦夜阿尔萨斯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