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豪门婚路童养媳别跑周邢琛梁珈小说在线阅读

2019年7月10日15:00:00小说阅读豪门婚路童养媳别跑周邢琛梁珈小说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豪门婚路:童养媳,别跑!》又名《漫漫婚路》的作者是麦兜,这是一本未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梁珈一直都知道自己和周邢琛之间是什么关系,,原本以为自己是注定会嫁给他的,可是没想到这个男人根本和她想的就不一样,是自己太天真。

小说阅读豪门婚路童养媳别跑周邢琛梁珈小说在线阅读

《豪门婚路:童养媳,别跑!》又名《漫漫婚路》的作者是麦兜,这是一本未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梁珈一直都知道自己和周邢琛之间是什么关系,,原本以为自己是注定会嫁给他的,可是没想到这个男人根本和她想的就不一样,是自己太天真。

精彩节选:

翌日下午。周家。

卧室里,一人高的落地镜前,梁珈沉静地盯着镜子里的人影。

米白的连衣裙,简单的款式,鱼尾的裙摆被熨烫得垂顺。收腰的流线型设计,更显得身材凹凸有致。及膝的布料下露出一截白皙笔直的小腿,在高跟鞋的陪衬下愈加修长。长发被优雅地盘起,一缕微卷的鬓发垂到颊边。

这样打扮……大抵就是周家人期望看到的样子了。

这是周邢琛第一次提出要求,要她和他一起出现在公共场合。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她绝对不可以掉以轻心。

梁珈往首饰盒里瞧去,随意翻捡一阵,挑出一条黑珍珠项链戴上。

圆润的一颗珍珠,沉甸甸地坠在脖颈上,贵族的气质立显。

说起来,周家在首饰方面的确从来没有亏待过她。毕竟不管任何时候,只要她一出门,就代表着周家的脸面。

梁珈尖削的指抚过珍珠圆润的表面,不知想到了什么,自嘲地轻笑一声,取过化妆包开始描眉。

淡妆妆成。纤长的眉廓,眼线颜色不深,从睫毛尽头斜斜飞出,大地色的眼影扑上,将她眼睛深邃的优势体现出来。

门口传来三声敲击,显然,外面的人已经等得不耐烦。梁珈应了一声,最后对着镜子转了一圈,确定无虞之后,才换了和衣服搭配的包包,过去打开门。

周邢琛随意地倚在门框上,头发修过,剪得有些碎,清爽而雅致。一身白色的西装裁剪得体,衣袋处的流苏和领带夹在灯光下泛出金属光泽。

梁珈有短暂的怔楞。从这个角度看去,他更是俊美得如同天神。

目光接触到她,周邢琛目光明显一暗。不过只是一瞬,他很快调整好表情,将手团成拳放在唇边轻咳了一声,漠然道,“走吧。”

舒适的加长款商务车慢慢停在希尔酒店。

早就守在一旁的记者立马认出了这标志性的座驾,闻风而动,齐齐蜂拥而上,几乎将他们包围。

一时间,快门声不绝于耳。梁珈第一次见到这种阵势,姿态依然娴雅,但掌心却捏紧,冒出了细密的汗。

周邢琛看了旁边的人一眼,解下安全带,率先下车,绕到副驾驶替她打开了车门。绅士地向她伸出一只手,手背朝上。

各大媒体的女记者都为他这个帅气的姿势小声尖叫起来,众人激动万分,奈何被酒店保安围成人墙挡住,近不得身。

机会稍纵即逝,记者们也管不得拍照角度了,只是不停按下快门。

开玩笑,周家家主少有在公众媒体前露面,就连采访也要经过几天的预约,还很有可能见不到本人。更何况,这次还是和传说中的准周太太一起现身。

光是这些照片拿回去,就够全报社上下惊叹万分了。

梁珈也察觉到了记者的疯狂,心跳比平日剧烈几分。她深呼吸一下,稳住心神,缓缓伸出手搭在周邢琛的手背上,矮身下车。

刚一踏上红毯,镁光灯就剧烈地闪耀起来。梁珈条件反射就想伸手去挡,手腕却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阻止了她的动作。

“别挡。对镜头微笑。”

周邢琛的薄唇凑近她的耳廓,低声提醒。从记者的角度看来,这简直就是一对璧人在喁喁低语,纷纷举起手里的相机。

最开始的一阵紧张之后,梁珈反应极快地适应过来。眼角余光观察着周邢琛的动作,她也跟着勾起唇角,大方地对媒体挥手致意。

周邢琛显然对她的表现很满意,手上传来的力道重了几分,拉着她往酒店大门走去。

各路记者激动有加,把自己的话筒尽量往两人伸过去。

“周先生此次现身舞会,是否把业务转向了国外市场?”

“周太太第一次在公众场合现身,是不是暗示你们好事将近?”

周邢琛唇畔始终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挑了两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回答了。他一只小臂搁在腰际,梁珈会意挽上,两人一同走进大厅,将闪光灯留在身后。

布置华丽的宴会厅里,香槟和水晶杯放满了各个角落。

现在离宴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周邢琛一进门,就被主办方热情地迎了过去,介绍了许多国外的投资方,以及有前景投资的项目。

以周邢琛在K市的实力,能跟他扯上合作关系,是每一个企业家的目标。

梁珈跟着他走了一段,虽然他眼梢时时挂着自己,并未冷落,但她也着实对谈话的内容提不起兴趣来。

她停下脚步,从服务生托盘里拿了一杯红酒浅浅啜着,不经意看到主办方将一个穿得清凉的姑娘推到周邢琛身边,赔着笑,“这是小女,仰慕周总好久了,今天引荐给你认识一下。”

周邢琛明显兴趣不大,礼貌地应付着。梁珈摇摇头,把目光转向一边。

这一转,便看见有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捏着酒杯往她这边走来。

他走路的姿势有些怪,虽然极力想让自己看起来如常,但始终有些微的瘸拐。

梁珈觉得他看起来有些眼熟,但他眼里的阴鹜味道实在让人很不舒服。她轻蹙了一下眉,不再细看,后退一步为他让出一条道路来。

没想到,那男人刚好在她旁边停下来,阴柔的声音听不出情绪,“梁小姐,久仰久仰。”

“你好。”梁珈不喜他,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来打招呼,但这是公共场合,只好客套地点了一下头。

男人诡谲地低声笑了,“梁小姐在这独自神伤,是否是受了冷落?”

神伤?她哪个表情看起来神伤了?

梁珈对这人的逻辑不能苟同,见他意有所指地望向周邢琛旁边的女人,不由笑了一声,“刑琛他工作需要而已,做不得数。”

“不作数?”男人嘿嘿一笑,眼睛里却殊无笑意,“我明白你。跟着周邢琛心里很苦吧?毕竟他心里有别的女人……不如梁小姐你弃暗投明,跟了我如何?”

梁珈有些无语,正待回答,肩膀陡然一暖,被揽进一个温暖的怀里。周邢琛声音冷然,“宁少爷有事直接找我就好,不必让我未婚妻代为传达。”

“未婚妻?”一听到周邢琛的声音,男人脸上的阴狠之色更甚,眼睛死死盯着他,又忽然转向梁珈,“也不知道你这未婚妻,有没有听过夏沁儿的名字?”

听到这个名字,梁珈身形一滞。

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周邢琛明显带了丝火气的声音,“怎么,宁少爷是另一条腿也不想要了?”

电光火石之间,梁珈想起了好些事情。

夏沁儿这个名字,她自然是知道的。当年周邢琛为了那个女人,打折了宁家大公子的一条腿,闹的很轰动,惹得整个K市的媒体都争相报道。

怪不得她看这个男人眼熟,现在想来,报纸上之前是刊登过宁历寒在医院的照片的。

虽然他现在不似当时苍白虚弱,但整体轮廓还是无甚变化。

宁历寒听到周邢琛还提起他的断腿,眼里的恨意根本掩饰不住。但毕竟宁家势力着实比不上周家,现在又在宴会大厅,他什么都做不了,只得恶狠狠地剜了周邢琛一眼。

临走时还对梁珈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你好好考虑清楚,要不要跟他。”

周邢琛浑身的气势一凌,宁历寒只好加快速度远离了他们。

梁珈无奈地看着宁历寒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温柔地挽起他的手,“生意都处理好了?走吧。”

周邢琛审视地盯着她的神色,没有跟随她的脚步。

梁珈拉着他走了两步,拉不动。她有些疑惑地抬起头来,“怎么了?”

周邢琛的目光直直戳到她眼里去,仿佛要挖掘出什么情绪来,“你一点都不介意?”

梁珈脸上笑意盈然,一点都看不出不悦的意思,“那些不是早就过去了么?我要还是死咬着不放,让你为难,有什么意思?”

她没有说出口的是,就算没有过去,她也不在乎。

她的本分就是做好周太太,其他的,也不是她应该管的事情。

周邢琛幽深的眸子明明暗暗,嘴唇动了动,似乎是想说什么,但终于作罢。

舞会结束,两人一起回到周家。不出所料,梁文瑞依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织那条似乎永远也不会完成的围巾。

听到大厅密码锁打开的声音,她从针线之间抬起头来,眼珠一瞬不瞬地盯着一齐进门的周邢琛和梁珈。

过了好一会儿,梁文瑞才别有深意地开口,“你们今天……一起出席舞会了?”

周邢琛在玄关处换鞋子,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淡淡回答,“嗯。”

梁文瑞眸光一闪,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准儿媳,一字一句,“那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今天让小迦出现在媒体面前,究竟是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结婚。”

周邢琛拨了拨头发,并没有觉得自己甩出了一枚重磅炸弹。

不止换鞋的梁珈,连梁文瑞都没想到他这么直白,不由愣在原地。

“反正早晚都是结婚,不如早些把婚礼办了吧。”周邢琛没有太在意,随意看了看母亲手上的线团,“我去睡了。”

锃亮皮鞋敲击着楼梯,然后消失在卧室处。梁珈刻意放慢动作换好鞋子,起身时,果然看到周母一脸欣慰地看向她。

那眼神,仿佛她是一件终于送出去的礼物一般。

“小迦啊,那小子可算是开窍了。”梁文瑞把手里的围巾放在一边,坐直身子,做出要谈话的样子来,“这第一步咱就算是完成了,以后你可得好好研究一下,如何留住老公的心。”

梁珈被那目光看得很不自在,淡淡地“嗯”了一声,“妈,那我先上……”

“楼”字还没说出来,就被周母打断。她显然兴致很高,往旁边坐了一点,让出一个位置,对梁珈招招手,“现在才九点,休息什么?你过来,我们好好研究一下,如何筹办一个风光的婚礼。”

她的手搁上膝盖,喃喃自语道,“不能丢了周家的脸才是。”

梁珈没有办法,只得揉了揉笑了一天已经僵硬的脸,顺从地坐过去。

接下来的一个月,周家家主要成婚的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几家之前在舞会上拍到他们执手照片的媒体,纷纷刊出他们的照片,以显示自己未卜先知,预知了他们的好事。

梁珈和周母忙着筹备婚礼,而准新郎周邢琛却忙于工作,几乎从不现身,更遑论插手婚礼的事。

夜晚,终于完成一天的工作,梁珈坐在电脑前浏览着网页,悄无声息地叹了口气。

各大经济娱乐网站的版面几乎都被她和周邢琛的照片占据了。媒体对他们两人的八卦关心程度远远超过了婚礼本身。

看样子,周母所希望的世纪婚礼,指日可待。

梁珈把目光撇开,拉开窗帘对着楼下的万家灯火发了会儿呆,桌上的手机却不期然响了起来。

她回过头去瞥了一眼,屏幕上闪烁着黎胤的名字。

婚礼的消息已经放出去了那么久,现在婚期将近,这孩子才打电话过来,想必已是忍了很久了。

梁珈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指尖一滑,接起电话,“喂?”

那头黎胤的声音明显带着怒意,没有平日的阳光气息,“你真的要嫁给周邢琛?”

梁珈怔了一下,不懂他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她指尖在窗台上轻轻敲击,声音带着些刻意的轻松,“消息都传出去了,怎么可能有假?”

“我以为……”以为这只是周邢琛的又一次心血来潮,没想到竟是真的。黎胤死死压抑住心里的怒气,不愿意朝她发火,“你考虑清楚了?”

“嗯。”梁珈手上的动作略有停顿,说话的节奏却没有变化,“毕竟周家养了我十几年,这是我应该做的。”

“他们只是利用你而已!”黎胤有些激动,言辞也激烈起来,“更何况,周邢琛爱的是别人,你不知道吗?”

“小胤。”梁珈一只手无意识地抚了抚耳垂,企图安抚他,“我也是有苦衷的。”

每次她这么叫他的名字,就代表他在无理取闹了。

黎胤身侧的手紧紧攥成拳,费了好大力气才平静下来,“如果,我不同意你嫁他呢?”

电话里静静地没有回音,几秒之后,嘟嘟的忙音传来。

黎胤把手机拿下来看,梁珈已经挂了电话,再打过去是关机状态。

喜欢小说阅读豪门婚路童养媳别跑周邢琛梁珈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