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沈嘉诺江慕深小说在线阅读-沈嘉诺江慕深小说许你一世情深

2019年7月8日21:02:56小说阅读沈嘉诺江慕深小说在线阅读-沈嘉诺江慕深小说许你一世情深已关闭评论
摘要

沈嘉诺江慕深小说《许你一世情深》,作者:穷西,提供沈嘉诺江慕深小说阅读,许你一世情深小说主要讲述了:出了名的浪荡少爷江慕深身边最近多了个叫沈嘉诺的小尾巴,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不耐烦时,他却将沈嘉诺视为珍宝,他这一生,算是载倒在她手上了。

小说阅读沈嘉诺江慕深小说在线阅读-沈嘉诺江慕深小说许你一世情深

沈嘉诺江慕深小说,作者:穷西,提供沈嘉诺江慕深小说阅读,许你一世情深小说主要讲述了:出了名的浪荡少爷江慕深身边最近多了个叫沈嘉诺的小尾巴,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不耐烦时,他却将沈嘉诺视为珍宝,他这一生,算是载倒在她手上了。

精彩节选:

人潮汹涌的长街,沈嘉诺一路奔跑,过路人的脸被虚化,长街也一眼望不到尽头。

这是哪里……

脑海里不断闪现出一幕幕片段,她在门缝里,看到吴巧她的亲生母亲与舅舅吴要凑在一起。

“五千块,一分不少!行了行了别数了,人给我留下,你快走,春宵苦短,别搁这浪费我时间。”

吴巧从房间走出来,看到她,红色的纸钞拍在她脸上。

“你可真值钱。”

她看着吴巧嘴上抹的劣质红唇,大脑嗡鸣:“是要回家了吗?”

“装什么糊涂!”吴巧爱美,家里孙玉平管钱,钱都被他用去买烟买酒了,哪里会给吴巧买化妆品的钱。劣质的化妆品涂在吴巧脸上,白粉像白石灰一样随着说话被震出来浮在空中。

吴巧看着沈嘉诺青春靓丽的面孔,那张嫩的恨不得能掐得出水来的脸,就恨的不行。

吴巧这一辈子生了三个孩子,却只把身体加速衰老变成沈嘉诺的责任。

“可别说我这个当妈的没教你,女人的第一次,疼也就疼一次,忍忍就过去了,后面都是你享受的。”

沈嘉诺听不见。她转身就要跑,被吴巧和吴要连起伙来抓住。

在然后吴要压在她身上。

她看到了床头柜上的刀。

江雅沁喝醉了,晕晕乎乎的站到了驾驶道上。

她今晚就是出来买醉的,她不想嫁给林清!不想!

“呜呜,都说爱我,爱我为什么还强迫我嫁给我不喜欢的人!嗝。”酒嗝的味道真是难闻,一个踉跄江雅沁倒在地上不停的干呕。

马路上车流不止,司机为了躲避暴躁的按着车笛。

远处,一辆黑色轿车明显超速,飞一般疾速行驶。

江雅沁呆傻的站在原地,她感觉到身子被重重的一推,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人群嘈杂的聚在一起。

沈嘉诺最后的意识是血,鲜红的血争先恐后的溢出,与晦暗的出租屋里吴要的血融合在一起。

军区总医院在听闻江家大少江慕深今晚会出现在医院,院长领着一众没出台的骨干医师恭敬守候在门口。

夜晚的空气变得微妙厚重,沉沉压在每一个人心头。

布加迪黑色漆身与黑夜融合在一起,缓缓而来。

“江总!”

特助林翟隔离开上前套近乎的不知名的主任,提拉眼镜,不卑不亢:“江总听说江小姐出了严重的车祸,至今昏迷不醒,十分担心,还麻烦张院长带路。”

“林特助,江总,今晚因车祸被送过来的的确有两个,但昏迷不醒的人…不是令妹。”

“哦?”江慕深从宴会中抽身而来,身上穿着深蓝色的西装,碎发柔软的贴在前额。声音低沉婉转,有着大提琴音搬的厚度。

前往手术室的路上,院长向江慕深解释详情。

根据监控录像显示,在被撞到之前,有人推开了江雅沁,因此江雅沁只是收了微弱的擦伤,现在已经清醒了,推开她的人却因受到严重撞击,至今昏迷不醒,现在还在手术中。

“总裁。”林翟低声提醒。

江慕深脚步停下,斜长的双眸微眯,望向不远处,向他颔首的警官。

“林翟。”江慕深唤,直觉告诉他,这绝不会是简单的有车祸引起的刑事案件,“查清楚那位小姐的身份。”

“我给你一晚上的时间。”

吴要死了,刀子插进胸口里,血崩出来,溅到她脸上。

压着她的身体太重,沈嘉诺推了好久才推开,哆嗦的找到洗手间,胳膊,脖子,脸…血水冲进下水道里。

沈嘉诺灰白的如同死人般的脸照映在镜中,紧闭的门吱呀一声开出一道小缝,露出男人的半张脸,沈嘉诺看到…看到了吴要狰狞的脸,正对着她笑……

啊!!!!!

沈嘉诺做了冗长的梦,清醒时耳边只有呼吸机的滴滴声。

病房里空无一人,给了有心人可乘之机。

病房的门被推开,沈嘉诺面部僵硬,能动的只有眼睛,眼尾扫到绿色的护士服,蠕动着唇想问清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何没有死。

那人压下来,沈嘉诺敏感的察觉到是一个男人,抬头与其对视时,那双眼睛再次成了她的噩梦。

男人戴着口罩,露出混浊又肮脏的眼睛,男人兴奋的声音都在颤抖:“嘘,别说话。”

“吴要死了,他是被你杀死的,现在警察都在外面等着你。好妹妹,乖乖的,不要反抗,哥哥带你回家。”

她从来都不是可以反抗命运的人。

言笑刚转到刑侦小组不久,见识的大场面也少,如今,满屋子的里全都是大人物,唯独他一个小喽喽,尤其是对面坐着的是江氏集团的掌权人――江慕深。

男人些许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转过头来正好与言笑对上。

讳莫如深的瞳孔深不见底,嘴角轻扬,到处都在传江慕深温和谦逊,待人友好,可言笑却被江慕深笑的后背腾起震震凉意。

好吧,他怂了。言笑胆怂的往自家队长后面靠,掩饰的咳嗽一声。

陈拓脊背挺直,肃穆的沉声继续说道:“江总,沈小姐是这次案件的重要嫌疑人,我们必须带走她。”

江慕深浅笑不语,低头解袖口,专人定制的高级西装已经有了褶皱,镶扣着的蓝钻粹着光泽,一闪而过的阴郁被男人极好的掩饰在笑意下。

现时间已是后半夜了,江慕深在医院里度过了长达七个小时的时间,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女人……

哦,瞧他忘了,那个女人刚好救了他的妹妹,在那女人明显有自杀的倾向下。

“我没说不允许带走她。陈队长,您似乎对我有误解,我虽是个商人,但也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断然不会做出阻扰警方办公的事,所以,您请便。”

陈拓一愣,他见惯了有钱人摆弄权力的事,本以为江慕深行为会更甚,谁想他如此的好说话。

既然得了江慕深的点头,陈拓不再犹豫,下命带走病房里的人。

不过五分钟,院长办公室的门被敲响,言笑露出个脑袋,面目严肃:“队长,人…不见了。”

一行人急急忙忙去沈嘉诺原在的病房,空空如也。

陈拓怀疑的看随后而来的江慕深。

江慕深笑:“陈队是怀疑我故意跟您拖延时间,暗地里让人带走了她?”

陈拓表情代表默认了。

江慕深也不急着解释,走到病床前,看着被子上溢出的血迹,血迹还很新鲜,男人撵在指尖轻嗅。

“我这是给自己招惹了个小麻烦。”

喜欢小说阅读沈嘉诺江慕深小说在线阅读-沈嘉诺江慕深小说许你一世情深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