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如果爱情有黎明小说-如果爱情有黎明黎姣顾成林小说在线阅读

2019年7月8日10:02:04小说阅读如果爱情有黎明小说-如果爱情有黎明黎姣顾成林小说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如果爱情有黎明》的作者是达达,这是一本未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黎姣从来没想过顾成林这个男人竟然会这么狠,这个男人太让她失望了,当初有多爱他现在就有多恨他,这个男人和那个女人一起害死了她的孩子让她遍体鳞伤,爱了十年这是她最后悔的事。

小说阅读如果爱情有黎明小说-如果爱情有黎明黎姣顾成林小说在线阅读

《如果爱情有黎明》的作者是达达,这是一本未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黎姣从来没想过顾成林这个男人竟然会这么狠,这个男人太让她失望了,当初有多爱他现在就有多恨他,这个男人和那个女人一起害死了她的孩子让她遍体鳞伤,爱了十年这是她最后悔的事。

小编推荐:

精彩节选:

撤掉手臂上的针,毫不在乎已经流血,黎姣茫然打开房门。

高级服装店里,黎落挽着顾成林的手,指着一套水蓝色长裙问:“我穿蓝色好看吗?“

“嗯。“顾成林应了一声,抬手看了看表。

“帮我取下那条裙子,我要试试。“黎落对着跟在身边的一个店员说。

黎落说完巧笑嫣然看着顾成林,却在看到路边一个身影时,目光一闪。

“我还想再看看,先不试了。“黎落应付了一下店员,拉着顾成林往店的转角走去。

顾成林突然觉得有些烦躁,还要看什么?再次抬手看了一下手表,该回去给她……眼角有什么东西晃过,顾成林突然转头。

看到了令他心跳停止的一幕,宝马飞驰,走在斑马线上的女人被撞飞出去。

“不!“声音从喉咙冲破所有桎梏吼了出来,甩开身边女人的手,顾成林狂奔了出去。

距离白色斑马线几米处,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倒在了血泊中,红色的血迹染红白色的衣服,一片斑驳。

十多步的距离,怎么那么远,顾成林的双眼赤红奔跑到女人身边,颤抖着手抱起对方,如此小心翼翼,怕弄碎了她。

“黎、姣、“顾成林的声音哽咽而嘶哑:“我不准你死!你不准死!“

“你听到了吗!“一滴二滴,泪水落到了女人的脸上。

“救护车,快叫救护车。“顾成林对旁边的路人吼道,路人被他吼都心里一惊。

顾成林看着女人毫无血色的脸,如同困兽一般无助而挣扎,只能一遍遍喊着:“黎姣,你不准死。“

“你要死了,我就报复你家人。“

黎落握着自己受伤的手,双眼阴鸷看着街道外面,顾成林抱着黎姣上了救护车。顾成林要走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拉住了对方,却被对方一把挥开差点跌倒,手指甲被对方掀翻,流着血。

“原来……“躺在简易床上的女人开口:“你也会为我着急。“

“你别说话。“顾成林颤抖着手,擦掉对方嘴角滑出的血迹。

“可是……“

“我累了。“

“我不想再听你威胁了。“

黎姣平淡说着,每一个字都花了极大的力气,看着顾成林失态的样子,心中有一丝快意。

顾成林捂住对方的小嘴:“叫你别说话了,你现在连你的家人都不在乎了吗!“

或许,连顾成林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声音颤抖着,带着恐慌,担忧,痛苦。

不能死,这个女人不能死,自己还没有报复够呢,她让自己痛苦了那么久,离开了黎落那么久,怎么可以说死就死呢,不允许,绝不允许。

“顾成林,你完了,你骗不了自己的心,你喜欢上她了。“藏在心里一个细小声音开始不断放大,吵的顾成林头痛欲裂。

女人说完,便疲惫的闭上眼。

“不准睡,黎姣。“顾成林紧紧握住对方的双手,泪水滴落在黎姣的手上。

我以为,我死你都不会来看我一眼,没想到……

顾成林,你为我流泪了。

黎姣带着笑意,陷入黑暗,最后一刻,她听到了男人的怒吼。

归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自己被带到了一间柴房。知道自己和祁宿身陷险境,必然不会傻到跑到门口去喊叫。

但是想到自己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就是住柴房,到了九王府被陷害睡柴房,心中不由一阵唏嘘。

“水……水……”

苏子归听到祁宿虚弱的声音,慌忙回神。

看到祁宿干燥发白的嘴唇,苏子归想到昏迷前祁宿身上的血,想必现在是失血过多了。

苏子归赶紧跑到水缸前,拿水瓢舀了一些水拿到祁宿的身边。情急之下,也没有细想柴房之中为何有水缸这件事。

苏子归抱起祁宿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的腿上。但是触手可及的体温像是一个大火炉,苏子归不禁担心起来。

失血过多本来就是极为凶险的事情,现在这种情况也没办法医治。

“水……”

先管不了那么多了,天无绝人之路,他们肯定会逃出去的。苏子归暗暗的想到。

先喂了祁宿一些水,看到他没那么难受了,苏子归便用剩下的水帮他物理降温。

苏子归把自己的中衣撕下来一块,用冷水打湿,敷在祁宿的头上。想到祁宿常年征战在外,必会在身上带着金疮药之类的做应急之用。

在祁宿的衣袍里翻找了一番,果然是有金疮药。苏子归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祁宿身上的伤口,小心地给他擦拭着。

“子归……”

苏子归听到祁宿喊自己的名字,正在给祁宿擦拭身体的手不由一颤。

想到自己在现代的时候看的言情小说,还有和舍友们夜谈会谈起的事情,都说如果一个人在梦里都在喊另一个人的名字,那他不是爱极他就是恨极了他。

想着往日种种,还有祁宿喊自己名字时的温柔缱绻,那必不是恨极了自己,那就是,祁宿……爱她?

想到祁宿爱自己这件事,苏子归有些慌乱,下手不由得重了几分,引得祁宿痛苦的闷哼了一声。

苏子归猛然回神,不敢再胡思乱想,小心地给祁宿上好药包扎好,又重新用冷水浸泡了一遍敷在祁宿头上的布,天已经蒙蒙亮了。

劳累了一夜,苏子归再也忍不住困意,沉沉的睡了过去。

祁宿被光亮刺的不耐,睁开眼睛,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的苏子归,强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

刚抬起上半身,敷在头上的布条便掉了下来。

祁宿拿着手中已经被自己的体温烘干的布条,动了动昨天被刺伤的胳膊,看到被包扎好的伤口,心中一暖。

看到苏子归睡在冰冷的地板上,祁宿微微皱眉,小心地将她抱到自己的身边,让她靠着自己睡的舒服点。

苏子归在祁宿的怀中蹭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

祁宿看着苏子归被自己这样搬挪都没有醒来,想必是昨天夜里照顾自己太累了,想到自己没有照顾好她,反而连累她陷入如此境地还要照顾自己,不禁一阵心疼。

祁宿紧紧的抱着苏子归,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再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三王爷祁风走到柴房,看到祁宿抱着苏子归安静祥和的样子,不由得一阵讥笑。

下人把门上的锁打开,祁风直接一脚把房门踹开,径直走进来。

睡梦中的苏子归猛然惊醒,看向门口。

祁宿看到苏子归被吓醒,眉头一皱,眼中寒光闪过。

祁风走到祁宿的身前站定,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讥笑道:“本王竟不知威风凛凛的大将军九王爷竟然会对一个下人这般体贴,真是让本王开了眼啊,哈哈。”

祁宿冷冷的盯着他,撑着身子想要站起来,苏子归赶紧将他扶起来。

祁宿比祁风略高一些,此刻站起来,虽然有伤在身,身体虚弱,但是征战多年,气场却比眼前这身强体壮的三王爷强大的多。

祁宿微微一笑,说道:“不知三哥如此兴师动众的请王弟前来,所谓何事?”

祁风见他开门见山,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说道:“本王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和我联手,一起除掉皇上,事成之后,我必许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否则……”

祁风眼中寒光一闪,抬手示意下人把东西拿上来。

盘子里装的是一杯毒酒,一把匕首。

祁风拿起那杯毒酒,冷笑着对祁宿说道:“否则,从此世上便不再有大名鼎鼎的九王爷!”

祁宿听完祁风的话,冷笑出声:“若本王没有记错,本王现在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吧。”

祁风听完他的话,一噎,咬牙说道:“只要事成,本王可以与你平分这江山!”

“哈哈,在你眼中这重之又重的江山,本王毫不稀罕。我奉劝你还是不要再执迷不悟了,我既不会帮你篡位,也不会看着你篡位不管,只要你敢轻举妄动,我必让你万劫不复!”祁宿警告道。

祁风听完祁宿的话,十分恼怒,说道:“那就不要怪本王不顾念兄弟之情了!来人,灌酒!”

“就凭你们也想动本王?”祁宿将苏子归护在身后,身体紧绷,做好随时迎战的准备,却发现自己提不起力气。

祁风看着他的样子,说道:“你以为本王没有准备吗?你们不奇怪为何柴房之中为何有水缸吗?当然是因为本王知道,失血过多的九王弟需要喝水啊,哈哈哈!”

苏子归猛然想到,出声到:“你在水里下了毒!”

“真是个聪明的下人,怪不得会得到九王弟的赏识。”祁风说道,“不过不是下毒,而是下了化功散,只是让九王弟暂时失去功力而已,毕竟本王也珍惜九王弟的这一身好武艺,不舍得将他就这样害死。”

“卑鄙!”苏子归咬牙切齿的说道。

想到是自己害了祁宿,心中便一阵自责。幸好无大碍,不然自己不知道该怎样偿还这罪恶。

祁宿看着苏子归,知道她在自责,便紧紧地抓住她的手,示意自己无事,让她不要自责。

祁风看着他俩的互动,觉得好笑,没听说自己这九王弟还有龙阳之好啊。对着手下说道:“还等什么?还不快动手?”

苏子归害怕他们真的对祁宿不利,立刻欺身挡在祁宿身前,不让他们靠近祁宿。

他们见苏子归挡着祁宿,便想将她拉开,拉扯之中,苏子归的发带被扯落,一头青丝轻落,乖巧的披在背上。

众人皆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没想到一个稍显俊俏的小跟班,竟然是个娇俏绝美的女子,就连祁风也是看傻了眼。

祁宿看着众人对着苏子归露出贪婪的目光,心中恼怒,转身将自己的披风脱下将苏子归包裹起来,像是保护自己的稀世珍宝。

祁风看到祁宿这般维护苏子归,回过神来,想到既然得不到祁宿的帮助,那得到他的女人也是不错的,何况此女子还是如此绝美。

祁风示意手下们都出去,慢慢踱步到祁宿和苏子归跟前。

祁宿盯着祁风的动作,小心地将苏子归护在身后。

祁风笑道:“九王弟这般防着为兄作甚?我道为何王弟如此在意一个下人,原来是个美人么?既然王弟不想为本王所用,而本王又留不得你,那你这美人,本王还是替王弟享用了吧,哈哈……”

说罢,祁风就要上前来拉苏子归。

祁宿将苏子归紧紧地护在身后,隔断祁风伸过来的手,冷冷的说道:“本王的女人,你休想动她一分一毫!”

祁风听完哈哈大笑,讥讽道:“就凭现在的你吗?王弟已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想在美人面前逞强吗?”

苏子归被祁宿护在身后,又听到祁宿的话,“本王的女人”这五个字,字字敲击在苏子归的心房,不知为何,竟然有些心动。

不由得又想到昏迷中的祁宿念着自己名字时的温柔情意,难道他是真的爱上自己了吗?

可是自己并没有什么独特之处,他是爱上了自己的什么呢?

苏子归抬头看着此刻挡在自己身前的绝美男子,不由疑惑万分,怎么都想不通他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而自己似乎也无法回应他的感情。

想到这里,苏子归低下头来,忽然发现地上有一根木棍,木棍旁边是刚刚在挣扎中被撞落的托盘和盘中放着的锋利的匕首。

苏子归偷偷看向此刻与祁宿纠缠的祁风,又看了看门口被赶出去的随从们,计从心来。

她转向祁宿的背后,悄悄地蹲下,这个角度正好可以完全的挡住自己。

她捡起匕首和木棍,站起身来,悄悄地将匕首塞进祁宿的手中。

祁宿虽然在和祁风说话,但是也在注意着苏子归的动作,看到她偷偷将匕首塞给自己,对她想干的事情已经是了然于胸。

虽然担心苏子归会受到伤害,但是这也是他们现在唯一的办法了,只要成功,他们就能顺利逃出去。

想到这里,祁宿也只能时刻注意着保护苏子归,看情况不好就把她护下来。

祁宿配合着苏子归,突然向前一步跨到祁风面前,祁风没想到祁宿会突然动手,慌忙后退一步,还没回过神来,就觉得后颈一疼,险些晕倒。

祁宿立刻向前把匕首逼在他颈间,将他控制住,恶狠狠地说道:“不想死的话,就立刻放我们走!”

喜欢小说阅读如果爱情有黎明小说-如果爱情有黎明黎姣顾成林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