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腹黑萌宝爹地欺负我妈咪艾可纪典修小说在线阅读

2019年7月9日03:48:54小说阅读腹黑萌宝爹地欺负我妈咪艾可纪典修小说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腹黑萌宝:爹地欺负我妈咪》的主角是艾可纪典修,作者是烟北北,是一本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艾可再次见到纪典修是五年后了,五年前,她被自己的表姐设计,送上他的床,再次归来,她不想与他产生过多的纠葛,可纪典修却对她穷追不舍。

小说阅读腹黑萌宝爹地欺负我妈咪艾可纪典修小说在线阅读

《腹黑萌宝:爹地欺负我妈咪》的主角是艾可纪典修,作者是烟北北,是一本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艾可再次见到纪典修是五年后了,五年前,她被自己的表姐设计,送上他的床,再次归来,她不想与他产生过多的纠葛,可纪典修却对她穷追不舍。

精彩节选:

徐惠摇了摇头,叹道,“傻孩子,怎么就不懂有的人不能接触,有的东西不能碰呢……”

纪典修的车进雷斯特,向地下停车场转弯时,恰巧从倒车镜中看到钱宁从西餐厅慌张走出,接着身影被喷泉池挡住。

纪典修微蹙眉,钱宁应该在别墅。怎么从那里出来?

回到办公室,点上一支烟,深思。

按下座机话机键到西餐厅办公室,纪典修说道,“艾可的试用期即将截止,我这里,私人助理一直是个空缺,先跟她说一声,回头我通知人事部。”

这边的徐惠多少惊讶,她懂总裁这样血气方刚的男人心里在想什么,从办公室窗子能看到,下面花草间的一处僻静地,艾可坐在石凳上,一侧的脸贴着石桌表面,闭着眼。

“总裁!艾可现在的处境什么样您可能不了解,或者,您过来看一看……”这话她不知道该不该说。

纪典修一怔,“她怎么了?”

“总裁!五分钟后就开会了!”秘书见纪典修穿着西装进电梯,急忙站起身喊道。

“延后!”

冰冷的两字从他薄唇中吐出。

西餐厅建造时就只有两层,里面装修风格很有韵味,外面围绕西餐厅四周的景致也不错,是各种形状的假山,水流小桥,花草,也有长着青果子的小树,西餐厅两侧设了露天餐台,西餐厅的正后方,是完全的花草树木,只有一个休息的地方。

纪典修走进去,就看到一抹瘦弱的身影,侧脸趴在石桌上,像是睡着了,现在的艾可,像极了一只迷路受伤的小麻雀。

他放轻脚步,站在她身后……

艾可额头的淤青还没有消褪,左脸肿了起来。风将她发夹没固定住的一缕刘海吹在她的脸上,她不安地动了动,皱着眉。

纪典修俯下身,伸出手将她脸上的发丝拨弄开。

这么近的距离,纪典修看着她长成这样的脸,看着她俏皮的小马尾,看着她蠕动的粉嫩小嘴,不觉胸腔里心脏跳动的频率异常。

注意到她的眼睫毛是湿的,他眉头蹙的更紧,脸上,也像是被指甲划伤的。

他转身离开,再回来时,手里多了一个创口贴。

他的动作轻极了,笨拙的去贴好。她动了动,许是精神和身体都太疲乏,没有彻底的醒。

纪典修嘴角噙着一抹好看到耀眼的笑容,他是俊美非凡的,但很少有人见过他这样笑。

这里花草树多,难免有小飞虫。纪典修单手插在裤袋里,露在外面的腕表指针走动着,他伫立在她身后,有蚊虫飞来,他下意识挥手赶走。

艾可迷糊着醒来。手不经意摸上左脸,创口贴掉在地上。

她蹲下身捡起,四处张望,没有人。

看了一眼手表,天哪!已经这个时间了。

跑到餐厅门口,灰头灰脸的走进去。

小金端着客人刚吃过的餐盘,见到她,转身走向厨房。

欣欣看到艾可,立刻跑过去抓她的手,“好像有些消肿了诶,真是太好了,我都要担心死了,注意不要感染哦,徐姐让我告诉你,给你放几天假,脸上养好吧。”

艾可愣愣的点头,她这幅尊荣,恐怕真的没办法上班,客人会笑话,影响雷斯特的形象。

“欣欣,谢谢你。”除了欣欣,也没人会好心给她伤口贴上创口贴。

欣欣戳了她脑门一下,“谢什么,咱俩谁跟谁啊。”

艾可咧嘴笑了笑,伤口牵动,哎呦一声捂住嘴巴,两人笑成一团。

钱宁上楼,问秘书,“总裁叫我什么事?”

秘书摇了摇头,“钱姐,总裁今天怪怪的。”

“怎么了?”钱宁皱眉。

“要开会的时候,总裁出去了,后来又回来了,问我要了一个创口贴,然后又走了,刚回来开会,开完就叫钱姐你上来。”秘书小声地说。

“修,你叫我?”钱宁站在他办公桌前。

纪典修没有抬头,脸色很冷,“带你出差,因为你是雷斯特的员工,你空降到这个职位,是因为妈妈的缘故,我想你清楚,在国外那些年,我们……”

“我们什么?”钱宁想起他跟他妈妈说的话,扬起嘴角,“修――我们在一起过!你对我并不是很排斥啊!”

她替他说了出来,这有那么难以启齿吗?这么急切的跟她撇清关系!她偏偏不要,不要这样!

“我们是成年人,那不能成为我必须给你什么承诺的理由!”纪典修皱眉。

钱宁泪水就在眼眶里转着,她受不了,她一直以为这个冷漠忧郁的男人就是她生命中的王子!她爱他的所有,爱他脸上除了冰冷就是蹙眉的样子!爱他冰冷的让所有女人仰慕却不敢靠近的感觉!

“对不起,修,我身体突然很不舒服!”她跑出办公室,她不要听他说了,到底,还是怨那个女人,她没出现之前,修不是这样的。

艾可换好了衣服走出雷斯特,沿着马路走向很远处的公交车站,脸上很平静,心里却是乱极了,步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放慢,手无聊的揪着路边有半米那么高的粉色小花朵。

身后不远,一辆保黑色轿跑缓慢行驶如她脚步的速度,男子一只手伸出车窗,手指间燃着一支香烟,她时而皱眉,时而想到了什么在傻笑。

艾可将耳机塞进耳朵里,这条路线的公车不会总是停靠,她可以脑袋靠着窗子,听音乐休息一下。

下班的时段,雷斯特不断的开出车辆,有客人,也有雷斯特的员工。

“东昊,你在哪?”窦丽倩单手掌控着方向盘,另一手拿着手机在耳边,停车场的保安说,东昊的车才刚开出去没几分钟,可是去哪里?都不告诉她。

勒东昊瞧着路边的粉花朵,车里放着他喜欢的轻缓音乐,“啊,丽倩,我和朋友在一起,今晚不能跟你用餐,自己记得吃饭。”

“是……是吗?”窦丽倩的眼神有些恍惚,她太了解勒东昊,这个男人可以邪肆的笑着对你说谎,也可以邪肆的笑着对你说出真心话,他的笑,对于其他女人来说,好耀眼,好迷人,可是对于她这个未婚妻来说,却不是,她只会觉得他的笑很可怕,她永远看不清他的心,她攥紧了方向盘,“记得少喝一些酒。”

勒东昊修长的手指一勾,将手机合上。

红灯,他拿出一支烟点上,将车窗放下,手伸出了窗外。

旁边一辆红色公车,尾气的味道有些让他不适,红灯马上要过了,勒东昊扔掉烟蒂。

不经意,眼神落在已经开始行驶的公车车窗上。

熟悉的侧脸,恍惚的,一闪而过!

他傻了。像是很有力量的一支箭,猛地穿透他的心。

“嘀嘀嘀――”

后面车辆不耐烦的按着喇叭!

心脏疼痛,不能自制地折磨着他不能呼吸。

身后很远的窦丽倩,顺着车流看向前面的那辆车,是东昊的?

他怎么了?为什么不开车?

正疑问,勒东昊的车风一阵的向前驶去,速度之快!

“是你吗?停住,是你吗……求你别走。”他痛苦的呢喃着,盯着那辆公车,无力的呢喃,他已经没有了对她呐喊的力气,十年前,他用尽了所有力气对她呐喊,她还是离开。

窦丽倩跟紧了勒东昊的车,此时下班高峰,路上的车很多,他疯一般的速度,可是。

变了红灯!

勒东昊攥紧了方向盘,车辆在靠近路口放缓,似乎在做着要不要闯灯的挣扎,下一秒,窦丽倩吓得眼泪要流了出来,急刹车大喊,“东昊――”

十字路口,三辆车相撞。

“东昊――”

窦丽倩推开车门,穿着高跟鞋跑过去,她想扶住他摇晃的身体,现场一片混乱。

勒东昊看着公车消失的方向,额头流着血,摇晃着身体要继续追去,窦丽倩扯住他的一条手臂,“东昊,你怎么了,你说话啊!”

勒东昊回头,蹙眉,张口,又闭上,再张口,轻轻地呢喃,“我好像……看见她了……”

仰头,痛苦的看着天空,一阵眩晕。

喜欢小说阅读腹黑萌宝爹地欺负我妈咪艾可纪典修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