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妖妃祸国传小说-妖妃祸国传裴元飒柏芍药小说在线阅读

2019年7月7日19:26:15小说阅读妖妃祸国传小说-妖妃祸国传裴元飒柏芍药小说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妖妃祸国传》的主角是裴元飒柏芍药,作者是猫和葵瓜子,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传说h朝第三代帝王裴元飒才高八斗,长相那是一个正气凛然。传闻他为史上贡献最多的皇帝,什么北定燕山,南定吴国,削藩王,除逆臣,功绩累累,文武皆为所长。好吧,其实做这些都是为了美人柏芍药,她嫉妒妃子,他便把整个后宫妃嫔全都散了,只为独宠她一人。

小说阅读妖妃祸国传小说-妖妃祸国传裴元飒柏芍药小说在线阅读

《妖妃祸国传》的主角是裴元飒柏芍药,作者是猫和葵瓜子,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传说h朝第三代帝王裴元飒才高八斗,长相那是一个正气凛然。传闻他为史上贡献最多的皇帝,什么北定燕山,南定吴国,削藩王,除逆臣,功绩累累,文武皆为所长。好吧,其实做这些都是为了美人柏芍药,她嫉妒妃子,他便把整个后宫妃嫔全都散了,只为独宠她一人。

精彩节选:

第二日,楚非收到了楚雨彤的来信,让他进宫一趟,再送些药进来。他觉得有些奇怪,前几日才送了一次,尽数都交上去了,又让他送什么?而且,楚雨彤一向不屑于与自己说话。

楚非到了宫里,听了楚雨彤一番话,心中即疑惑又暗中紧张。她口中的妩妃与芍药是同名,该不会是同一人吧。

楚非拉了楚雨彤给的信物,准备离开,突然有个侍卫拦住了他,说是皇上要见他。

我与皇上素未蒙面,加之我又不是楚国嫡出王子,为何要见我。

楚非跟着侍卫进了宣政殿,在看见皇上的那一刻,楚非愣住了。

他不正是那日与芍药一起的公子吗?难道如今在宗人府里面是,当真是她。

“臣楚非参见皇上。”楚非恭敬的行了礼,跪在地上。

元飒冷眼看着面前的人,然后似笑非笑的说,“起来吧。”

“不知皇上面见微臣,有何吩咐?”楚非隐约的觉得皇上有些敌意,虽然面带笑容,眼里却十分冷漠,与那日见到的样子不同。

元飒示意让人拿来的凳子,让他坐下,然后说,“听闻你是岷王的九王子,这些日子劳烦你走来走去的给宫中送药了。”

楚非虽然是岷王的王子,但他的出身十分卑微,是岷王来京城时,与一个妓女生下的。他在妓院中长到三岁,才被带回楚宫。他自小就不受岷王喜欢,到了十五岁时,岷王便给了他些钱,赶出了楚宫。他只身一人回到京城,想要寻找母亲,可是终究没找到,但却遇见了芍药。这次送药的差事,其他王子不想干,毕竟这事劳苦又无功,因而就落到楚非身上了。

“这是微臣该做的。”楚非心里七上八下的。楚雨彤要他把容晓柔受害而死的事情告诉宁王,好让宁王来京追究,以此逼着皇上赐死芍药,可是,他怎么也不相信芍药会害人。

元飒静静的端详着楚非,这个人说话谦和,但眼睛和神情藏不住事情,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少年。岷王派这么一个人来京城,说明他丝毫不把他裴元飒放在眼里。

“朕有一件事情,想问问你。”元飒摆手,让人端上一小戳药,“这个,可是石蒲草?”

楚非看了一眼,摇了摇头,“这并不是石蒲草,不过普通的蒲草。”

元飒靠着椅背叹了口气,闭上眼不说话。

楚非诧异,问到,“皇上,不知道此药是从何而来的。”

元飒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半晌,他缓缓睁开眼,说,“卓全,传令下去,妩妃谋害容婕妤罪证确凿,赐毒酒。”

楚非愣住了,慌忙的说,“皇上为何要处死妩妃娘娘?”

楚非只知心急,却发觉自己问了不该问的事。他一个外臣,突然关心宫中与楚国无关的妃嫔,这是越矩。

元飒心中暗怒,不动声色的握紧了手,神情却不变。本来那日听到芍药与楚非的对话,他虽存疑,但并不全信,因为芍药说话的神情和语气,都不像她平日的模样。但此刻楚非的表现却证实了他与芍药之间,确有私情,若无私情,他怎么愿意拼死相救。柏芍药,你好大的胆子。

元飒不怒反笑,宽慰到,“此事与楚国无关,九王子无需紧张。”

楚非心中只想着芍药,丝毫没有发觉皇上笑容里蕴藏的杀气,“难道,是与石蒲草有关?”

元飒似乎无奈的叹了口气,淡淡的说,“太医查明,容婕妤滑胎一事,是食用假石蒲草所致。你们楚国又怎么会送假的药来,定是有人偷龙转凤。”

楚非此人有些死脑筋,十分重情,他并不在意功名利禄,之前一心只想找到母亲,后来一心只想找到芍药,感情于他而言,比生命更重要。一眼万年,在第一次见芍药之时,他已决定,今生只爱她一人。

楚非把心一横,跪下说,“皇上,其实是臣保护不力。臣在运送药物的途中不小心弄丢了几箱,怕被怪罪,因此找来了蒲草代替,没想到竟会害了容婕妤腹中的孩子。”

元飒看着他,心中越发愤怒,但依旧不动声色的说,“你可知道,你说这话,会有什么后果?”

楚非跪在地上,继续说,“皇上,此事皆有微臣而起,请皇上饶过楚国,饶过妩妃娘娘。”

元飒一推桌上的东西,笔墨砚台全撞向楚非,冷着脸说,“那就画押吧。”

原本元飒以为还需多绕几个弯才能引他入局,没想到这人想都不想就替芍药顶罪。这更难让元飒不猜疑他们的关系。

芍药在宗人府关了一天,倒不是过得很苦,因为那个叫阿郎的狱卒还不错,给她的食物和水都是干净的,而且也没有人来拷问她些什么。

下午芍药正睡在木板床上发呆,突然听见一阵密密麻麻的脚步声。芍药当下心中一惊,难道,是要用刑了?

芍药闭上眼,假装睡着了。听见狱卒开锁链的声音,然后灵姿的声音响起,带着哭腔,“娘娘,现在没事了,幸好皇上查清楚了此事。”

芍药没想过会是灵姿,一睁眼,看见她满是泪花,但衣服很干净,并没有受过苦,放心的点点头,心中的大石落下了。

一时间又满心欣喜,这是她没有考虑过的结果。皇上不但不杀她,才一天就替她洗清了罪名。昨天她公然不敬,芍药以为她从此玩完了。

“那春望呢?她的后事,怎么样了?”芍药想起春望心中十分愧疚,都是她害的。若不是她多事,春望也不会死。

灵姿摇了摇头,安慰到,“春望姐姐没事,她只是受伤了。现在在关雎阁里休养着。”

“娘娘此次受人诬陷,皇上已找到真凶,还请娘娘一同去看行刑。”那位为首的公公说。

让她去看行刑干什么?芍药疑惑,隐隐觉得有些问题,跟着去了法场。

到了那,看见元飒气定神闲的坐在书案前,就像在书房一样,半点不像是快要杀人的样子。但芍药却感觉到了不寻常,皇上越是没有表情,越有问题。而法场中间跪着一个人,那人挺直着身体,没有半点畏惧之色,并不把生死放在眼里。

楚非怎么会在这里?要行刑的人是他吗?

芍药怔怔的走到元飒身边,满怀不安。回想起前天出宫时,她和楚非说过话,今天楚非就被压上刑场了。

那日他一定是看见她与楚非说话了,也许,还听见了。那今日要她来,究竟是何意?可能她今天不是要被赦免,而是被处决。

“皇上,”芍药走近行了礼,刚开口,元飒就把她搂入怀里,低头深深吻住她。这一吻十分用力,像在宣泄主权,咬得芍药生疼。

刑场中间的楚非静静的看着,满目忧伤。只要她能好好活着,他便无憾了。如若能有来世,他一定不会再让她一人离开。

元飒松开芍药,从桌上取了一个写着“斩”字的令箭递给芍药,似笑非笑的说,“陷害美人的犯人已经找到了,为解美人之仇,你自己扔,如何?”

芍药握住令箭,难以置信的看向法场中央的楚非。他怎么可能是犯人,不过就是皇上找来的替身鬼,皇上要她亲自处决他,说明他确实听见了他们的对话,认为她和楚非有私情。可是,她又怎么有脸面要楚非替她死?

喜欢小说阅读妖妃祸国传小说-妖妃祸国传裴元飒柏芍药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