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封先生可否为我裙下臣单黛儿封琛逸小说在线阅读

句子大全
86976
文章
0
评论
2019年7月2日06:38:49小说阅读封先生可否为我裙下臣单黛儿封琛逸小说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封先生,可否为我裙下臣》的主角是单黛儿封琛逸,作者是福太太,是一本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单黛儿的男友劈腿了,酒吧买醉的她进错了房间与陌生男人共度一夜,可她没想到那一晚的男人竟是大名鼎鼎的封琛逸,这可如何是好。

小说阅读封先生可否为我裙下臣单黛儿封琛逸小说在线阅读

《封先生,可否为我裙下臣》的主角是单黛儿封琛逸,作者是福太太,是一本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该书主要讲述了:单黛儿的男友劈腿了,酒吧买醉的她进错了房间与陌生男人共度一夜,可她没想到那一晚的男人竟是大名鼎鼎的封琛逸,这可如何是好。

精彩节选:

单甜茜短时间内没办法妨碍她了,单甜茜那个爱美的女人不可能顶着一身污浊见人。所以她有很多时间,单黛儿抓紧时间寻找机遇,这比想象中难很多。她不想用身体换取,一些机会只能放弃。而名声不好,一些机会无法解除。但是她不会放低自我要求,因为底线称之为底线就是顽强的分界线,不容越过。

为了寻找机遇,她不停寻找合适的对象。为此熟记于心的名单派上了用场,她认识很多人,不过目前这些人都比较高傲。似乎有个圈子似的东西把这些人聚拢一起,又排挤着其他人。单黛儿就是那个被排挤在外的人。她都感觉自己这样莽撞有点像无头苍蝇乱撞。她仔细观察每次他们拒绝的理由,吸取经验。看清了自己,她有耐心。

皇天不负有心人,她有些收获。芝麻虽小不嫌弃,小目标达成才有大野望。她很满足。

为什么大家都想参加这场盛宴?

因为参与这场盛宴的人,会放下高不可攀的架势。合得来的先口头约定留个名片,然后另外约时间详谈。合不来的委婉拒绝,下次有机会在合作。相对于平日的争锋,盛典的气氛很平和了。对新人相对友好,大家互相交换资源,共同进步。这是乐坛几大公司放下手中征战的刀戟,联合起来的唯一一天。

单黛儿真的很喜欢这样的氛围。

不过有些烦恼的事情发生了,一名记者缠上了她,她走哪跟哪,非要与她过不去。

谷刚连连摆手,表明自己没有恶意。

“我不是来八卦你那些绯闻的。当然那些传言我都很感兴趣,比如夜御七夫之类,你要是愿意说,我乐意当倾诉桶。说不好奇是假的,但是我从你身上感觉到了比这些八卦头条更有趣的东西――怎么样,要不要合作?”

他的转折如此生硬,倒像是诈她然后挖掘八卦了。单黛儿对他表示质疑,谷刚却说他们有合作的可能。

“你需要一个喉头,我需要新鲜新闻。我们不是完全对立的。”

有一个媒体作为喉头为你说话,被诬陷的时候就有声音为你辩解。单黛儿对此挺心动的,因为她的绯闻越传越夸张就是因为没有一个合适的渠道为她作证。公司冷藏她,看似淡化了她的绯闻,但同时也让她错过解释的最佳时机。

但是如果合作的话,她同样要付出些报酬。对记者而言,新鲜的题材就是最好的报酬。

所以单黛儿还在犹豫。距离晚宴还有点时间,她和谷刚谈过后,越发心动。

这个合作模式如果双方都能遵循,双方互益。

一番交谈后,她决定给彼此一个合作的契机。因为不知对方人品,所以只是比较浅薄的合作。

有时候最亲近的人都不能相信,她当然不会囫囵把信息交换出去。她的艳照人尽皆知可是托了记者的福。

第一次合作的内容是谷刚提出来的内容。他提议拍一组照片用以宣传,一是表露她已经重回乐坛,二是试探各界人士对她的评价,然后再根据评价有针对性的分化、洗白污名。

谷刚的计划还是蛮有条理,她同意了。

就直接找了个人阳台,拍了一组照片。

他问:“你的礼服是什么品牌的?告诉我牌子我好宣传。我跟你讲,很多明星接到某个广告很可能是无意间提到了某牌子,然后厂商觉得那个明星合适该品牌,然后发生了连锁反应。”

单黛儿现在不敢奢想接代理,那还远着呢。近期她期待的就是《可念》能上架了。

“衣服不是什么大品牌,但是它有名字。”

“叫什么?”

“浴火重生。”她起的。

“……俗。”谷刚道。

单黛儿:“确实俗,用烂了的梗。尽管很多人用这个名,但是好的寓意就是好梗。对我而言,这是最好的名字,我很中意。炽火灼灼,烈焰撩心,炼狱修行,不灭不立。”

她很漂亮,但此刻,谷刚觉得她的眼睛最为明亮。那是一种不后退无退缩的坚定不移。他找上单黛儿,当然没有嘴上说的那么光明磊落,人活着怎么能没有私心。没有私心的人只有按照设定行动的机器人。但这一刻,他被她身上凝聚的力量所吸引,又畏惧。他一个大男人活了几十年都没有她那么炽热无惧的力量。那股力量若真的燃烧兴许真如同凤凰振翅,烈焰缠身。

凭着直觉,他觉得她会成功。

谷刚拍了几张照就走了,单黛儿没太把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她最最期待星流音乐盛典的晚宴环节。

音乐盛典,怎么能少了音乐?

赫赫有名的前辈、初出茅庐的新人都会在晚宴汇聚一齐。不同于自由交流时间的松散,宴会上,会有全程直播,所有人坐下来,静心享受顶级视听。

星流音乐盛典准备的音响设备都是顶级的!

――

单黛儿望着聚焦灯下的舞台,眼里闪过淡淡的羡慕。此刻在台上唱歌的是高馥潼,这位同期歌手已经站在了真正的舞台上,得到业内认可。

高馥潼获得了最佳新人奖。

领奖后致谢发言,单黛儿不意外高馥潼只说了一句“谢谢大家的支持”就结束致词了。高馥潼是出了名的冷淡美女。

致词后便是献唱获奖歌曲。顶级设备音响不是虚的,现场不允许假唱,听过好多次的歌曲似乎不同了。

单黛儿听得入神,没发觉镜头已经捕捉到了她。

后台的廖光笑嘻嘻的,放大画面,精准捕捉了漂亮的容颜。

“小黛儿,我只能帮到这里啦。”

她没发现自己上了荧幕,有人却通过镜头捕捉到了她的位置。看她目光不善,并且化为行动。

任竞嵛坐到了单黛儿身旁,冷冷人

实际上,任竞嵛在镜头捕捉到单黛儿前,已经发现了她的位置。

那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猜红衣服的就是她。然后镜头一对,果然是她。

他有些意外自己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单黛儿,他把这种特异功能怪罪在她身上穿的衣服色调过于艳俗。

她看着舞台,她周边的男性却偷偷看着她。

她天生吸引的目光。

肌肤晶莹剔透,眼瞳如琉璃流光溢彩。美丽的东西越危险,任竞嵛深有体会,不禁对那些打量的目光产生一种同情,他们都被美丽的毒蛇骗了。就如同以前的他识人不清。

若不是为了单甜茜,他不想接近她。若她不是他签下来的歌手,他们以后不会有多少交集。

这么想着,他决定速战速决,把要说的话一次性说完。

他唤她名字。

“单黛儿。”

单黛儿侧头望去,微微挑眉,他什么时候来的?灯和影斑驳,淡妆的她美得更惊心动魄。任竞嵛倏地有些生气,语气肃然:

“我来找你,是什么缘故,你应当知道。”

“我要说不知呢?”打扰我听歌,莫名其妙。

任竞嵛:“还狡辩。你惹哭了你妹妹,反倒不敢承认了!”

“……噢。”单黛儿心思还放在舞台上,应付了声。

任竞嵛皱眉,她这是什么反应?

“我们分手了,就该断干净。如果有接触,我希望是工作上的交集,毕竟你还是公司旗下的歌手,合同到期前,我们公事公办,保持距离是我给你最后的宽容。”

单黛儿原本想好好听歌的,但有人在旁说个不停实在影响听效。他都不知道听歌不语吗?

她说话更敷衍了,“我有照做啊。”

“你就没有一点礼数么?说话的时候看着对方。”

单黛儿守着不多的耐性转头看他,乌黑的眼眸潋滟,眼珠一动不动挺吓人的。

任竞嵛觉得更不舒服了,她这种眼神好像责怪他。责怪怎么?明明不洁的人是她。

“你妹妹还小,心思单纯,你有什么怨言冲我来,我不想看到她难过。”

“她是不是哭了。”

“既然你知道就不应该……”

心思单纯,单纯这个词,与单甜茜绑定了?视单甜茜三岁小孩吗?可是单纯的三岁小孩可不会用脚夹住男人的腰。

单黛儿唇瓣微勾,似笑非笑,打断他的话:“所以你坐不住想为她出头特地来教训我?”

“单黛儿!”

“是她先惹我的。”

泼指甲油在礼服上,怕是一晚上没法见人了,岂不是害她错失宴会。升起恶念的是单甜茜,自作自受的也是单甜茜。而这个搞不清楚状况的男人争着出头。

他凛然模样,好一个护花使者。“身为姐姐,对亲妹妹就没有一点疼爱心吗?”

是是是,只要单甜茜想要,我什么都该让给她,包括男人!单黛儿深深呼出一口气,怕被任竞嵛愚昧的气息沾染。“你和她,脸大无比。”

在任竞嵛眼里单甜茜是朵天仙花,他任竞嵛就得护着。而她受委屈了从来不敢跟他说。她平白为个白眼狼着想,而这个白眼狼还想着让她们上演亲姐妹的戏码。

她与单甜茜不是亲姐妹,从来就不是!

她也不想在背后说人坏话。她要是讲单甜茜不好,任竞嵛只会视为胡编乱缀。所以她一点都不想解释他们家复杂的关系给任竞嵛听。

她盯着舞台,歌曲已经到了尾声,最好听的一段因为任竞嵛的打搅,让她无心听下去。她学不会单甜茜的“哭”,所以连笑都想剥夺么!

【撒娇的女人最讨喜。】

单黛儿从封琛逸口中听过这句话。

她很反感这句话,还反应过度驳了封琛逸。比起只会撒娇的女人,独立自主的女性不是更值得尊敬么?自立、自爱、坚强,什么时候成了反面了?

可偏偏她选的人狠狠打了她的脸,用事实向她举证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哪怕是塑料眼泪,也比坚强外表来得受人疼惜。

单黛儿悄悄侧过头,用阴影遮住微红的眼。她已经与他们划分界限了,可是人心肉做,难听的话,绝无可能穿耳就过。反而想一根针一次又一次戳一下。

台上表演结束,灯光乍亮,高馥潼的歌曲《着迷》结束了。《着迷》讲女孩喜欢男孩然后收集与他相关的一切,等好不容易表白那人却因病去世的故事。单黛儿想,自己永远不会经历那么痴情的情感了。

歌曲结束,周围响起掌声,于是任竞嵛不说话了。灯光映出她的面容,他朝她望去,她的眸光水润折射出晶莹剔透的微光。

此时的她身上带着一种魔力。那双瞳孔如猫眼石熠熠生辉,连带着眼角的泪痣都几分可爱。任竞嵛还记得自己喜欢单黛儿的笑容,但单黛儿不怎么笑,好似总是忧心忡忡。那时候任竞嵛想,也许他们还没熟稔,所以她总是不把心事告诉他。她不粘人,他们之间连一个吻都没有。

任竞嵛曾以为这就是单黛儿的本性,虽然有些失望,但心想她有一天会敞开心扉的。直到后来,真正的单黛儿展现出来,她掩盖的内心不是脆弱迷茫,而是污秽丑陋,所以才不愿意让他知道。

――白白浪费了这张漂亮的面容。他叹息。

――

高馥潼的歌结束,后面的时间,单黛儿不想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她皱眉不客气道:“你还留在这里干嘛!”

任竞嵛慢了一拍回答,被嫌弃了。单黛儿骂道:“乐谱给你了,什么时候给我答复?拖到你生第三个孩子吗!”

此时的单黛儿整张面孔都鲜活了,气焰极为嚣张,任竞嵛有种气势被压住的感觉。

“我还在看……”

“什么意思?是通过还是需要修改?都过去那么久了,怎么还没有明确结论?你是领导,做事那么拖拖拉拉怎么服众!”

“……”

任竞嵛觉得此刻咄咄逼人的单黛儿很可恶了,果然只有安静的时候皮囊能看。

单黛儿骂他做事效率太低,把他气走了,旋即松了一口气。

他走后,单黛儿感觉空气都清新了。收回注意力回到舞台,好在现场很热闹,她很快被带动了情绪。

高馥潼下台后,舞台是前辈们的互秀时间。

一位海豚音的前辈教导发音技巧,还当场演绎了一段,听的她头皮发麻。单黛儿觉得回头自己可以尝试一下。此外,她还到一个信号,明年将严加把守音乐的质量,呼吁乐坛中的所有人对高仿音乐和盗版音乐采取措施,维护正版权益。

重视正版对整个乐坛来说是一件好事,正版得以维护会激励新的一批歌手出现。对半只脚踏入乐坛的她来说是一个好信息,她越来越期待新歌发布。

总的来说,除去中间一些乌七八糟的人和事,星流音乐盛典的一整天,不虚此行。

大家有序退场,单黛儿也往外走,夜风有点凉,她瑟缩了一下。忽然有个人冲过来,装了她一下,险些把她撞个跟头,她听到对方喊着:“宣衡。”

宣衡,那个夺走她初次的房间主人。她故意遗忘的一场情事,但不去想,不代表能彻底遗忘。听到这个音节的一瞬间她急速扭转脖子回头望去,那一瞬间,她便知道,有些事,只能耿耿于怀。

她还是介意的。

介意那人霸占了她的身子,介意那人不告而别,介意自己不明不白的交代了出去。

她非常介意。

拨开人群,她追了上去。

喜欢小说阅读封先生可否为我裙下臣单黛儿封琛逸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

火热新书农门美容师楚雨沁凌盛逸章节完整版阅读 小说推荐

火热新书农门美容师楚雨沁凌盛逸章节完整版阅读

行了。 楚光松怒道。 沁丫头,你很聪明。 楚雨沁眨眨眼睛。 爷爷,此话怎讲? 大家都不是傻子,就不用装模作样了。这里不用你们,可以走了。 楚光松冷道。 既然爷爷这样说,那我们就走了。对了,想从我这里拿...
火热新书阴缘天成白静柳龙庭章节完整版阅读 小说推荐

火热新书阴缘天成白静柳龙庭章节完整版阅读

现在尽管我再伤心,再悲痛,我也不能再做这种选择,我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但是柳龙庭还要活下去,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的脸就买在柳龙庭的胸口,没有理会他的半句话,也没有推开他,因为我怕我一开口,就控制不...
婚姻就像是绝症大结局小说付楚楚顾墨深付青青春雷炮全文阅读 小说推荐

婚姻就像是绝症大结局小说付楚楚顾墨深付青青春雷炮全文阅读

顾墨深签约魏澜到底安的什么心? 找替身么? 他不允许! 接到付峥的邀约,顾墨深意料之中。 两人约在了金碧辉煌。 付峥先到。 他盯着门口,薄唇紧抿,万一顾墨深真的对魏澜有歪念头呢? 他眯了眯眼。 多少违...
小说1037192云笑薄祁渊目录阅读 小说推荐

小说1037192云笑薄祁渊目录阅读

手放在云笑的手臂上,胳膊细得一只手圈起来还绰绰有余,几乎都是骨头。 快点醒来好不好?我要把你喂胖点,你小时候肉嘟嘟的,多可爱啊,手臂像是莲藕 小时候你一直很爱吃的,展阿姨说你吃饭从来不用愁,后来你食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