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慕少请自重苏聆慕承安小说在线阅读

2019年7月1日22:06:51小说阅读慕少请自重苏聆慕承安小说在线阅读已关闭评论
摘要

《慕少,请自重》的作者是醉玲珑,这是一本未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苏聆觉得自己在这家里勾心斗角还真是累了,自己被霸占家产,还被抢走自己的未婚夫,人心果然比什么都可怕,三年前的男人现在回来了,可是自己却不是当初的那个人了。

小说阅读慕少请自重苏聆慕承安小说在线阅读

《慕少,请自重》的作者是醉玲珑,这是一本未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苏聆觉得自己在这家里勾心斗角还真是累了,自己被霸占家产,还被抢走自己的未婚夫,人心果然比什么都可怕,三年前的男人现在回来了,可是自己却不是当初的那个人了。

小编推荐:

精彩节选:

心情一放松,苏聆也有了耍逗比的心情。

慕承安看着这样的苏聆,也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配合起苏聆的逗比模式,“那你打算怎么感谢我呢?我不介意以身相许。”

所以怎么话题又跳到这个了?还能不能纯洁的耍个逗比了?苏聆干笑一声,目光左右飘忽,“大佬就是会开玩笑,想对您以身相许的人多了去了,哪里轮得到我啊,更何况大佬您要公私分明才是啊,您可是公司的下一任大王来着。”

看得出苏聆的逃避,现在气氛这么好,慕承安也不想破坏了这样的好气氛,听到她的最后一句话,慕承安目光闪了闪,意味深长的道:“只怕未必是我。”

“什么意思?”苏聆一愣,呆呆的看着慕承安,什么“未必是他”?是说前面那一句,还是……

“慕先生,关于公司的事情,我有些话想跟你谈谈。”

这个时候,闫森突然开了口,苏聆只好压下心头的疑惑,慕承安的邀请,伯母顾青的话……似乎都在说慕氏财团不如表面上平静?

可是据她所知,慕家这一代,也就只有慕承安一个适龄的继任者,除此之外,只听说伯父似乎还有一个兄弟,但那个哥哥似乎是个浪子,不满家庭的联姻,丢下老婆跑了,在慕家一直是个避讳的丑闻来着……所以慕承安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两个男人一走出苏聆的可视范围,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沉了下来。

高手过招,一试便知。

“慕承安,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律师的警觉,让闫森嗅出了慕家不同寻常的味道,他对于慕家到底想要折腾什么,毫无兴趣,但若是他们要把苏聆姐妹卷进去,他就不得不管了。

“反正我永远也不会伤害他们。”

面对这个情敌,慕承安还是比较认可的――毕竟太弱的对手,也挺没意思的不是么?

“至于我想做什么,等你成了我这边的人,该知道的,我自然会让你知道。”

慕承安淡淡一笑,但说出来的话却让闫森皱起眉头,听这话……果然是出现了竞争“皇位”的人么?可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不应该一点消息也没有啊……

当天晚上,许多人都失眠了。

被顾青带走的慕晴好,一边看着迟迟没有被接起的电话上的“承安哥哥”,一边有些神经质的咬着自己的手指,不远处的桌子上还放着顾青给她的资料,让她明天就去上班――如果没有苏聆的话,慕晴好倒是很乐意和顾青培养“母女情谊”,可是现在……

看着电话长时间无人接应,自动断掉,慕晴好有些惶惑不安的在拨号界面上按下一串数字,然而拨话键却迟迟按不下去。

那个人说的话她永远不会忘记,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的事情不要拨通这个电话……

再等等看吧。

VIP病房中。

黑暗中,苏歌翻来覆去半晌,没有听到隔壁的动静,摁下床边的壁灯,从床上坐直起身来,床头柜上摆放着的一叠新鲜打印出来的纸张,上面是姐姐苏聆特地去给她打印回来的乐谱,她并没有如何强调,但苏歌看得出来,姐姐是真的很期待这一次的拜师。

苏歌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还能继续学钢琴。

低头看着自己已经长出了指甲,却忘了修剪的一截指甲,苏歌苦笑了起来。

她真的能够做到重新站在舞台上吗?

听了一会儿隔壁的动静,苏歌抓过一边的拐杖,多亏这个VIP病房铺的是地毯,拐杖撑在地上的时候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苏歌挣扎着,来到落地窗前的钢琴前。

因为这个疗养院刚建起来不久,再加上是私人VIP式的制度,能进到这里的人尚且不多,从落地窗外看去,只能看到旁边的阳台,以及下面喷泉花园中零零散散散步的人。

苏歌迟疑着,把手指轻轻放在琴键上。

喜爱的乐曲的乐谱早就烂熟于心,不知怎么的,却半天也按不下一个。

看着自己颤抖的手指,苏歌苦笑了一下,正打算收回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怎么不弹?”

苏歌一惊,循着声音抬头望去,在看到站在阳台上,靠着落地窗的俊美男人时,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话来――他是哪里冒出来的?

而且……

苏歌认出了这个穿白袍,一头金色头发在后面松松垮垮的绑成一个小辫,嘴里还叼着一根烟的男人,正是她的主治医生陆与修。

“医生?您怎么会在这里?”

苏歌有些不安的,下意识朝着苏聆睡的那个房间的方向望去。

陆与修一眼就看透了苏歌的不安,嘴里含着一根香烟,含糊不清的笑:“怎么?怕我?”

等苏歌回过神来时,就发现陆与修就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她一惊,下意识的想去抓拐杖,但钢琴边哪里还看得到拐杖的踪影?

“你是在找这个么?”

苏歌回头看去,看到陆与修手里的拐杖,伸手就要去抓,“还我!”

“急什么。”陆与修随手将拐杖扔远了,拿下嘴里那根压根没有点燃的香烟,随意的别在耳朵后,也不去理会苏歌是什么反应,自顾自地活动了一下手指,放在黑白分明的琴键上。

苏歌看着被扔远的拐杖,急得都要哭出来了。

这点距离对平常人来说可能不算什么,对她来说却是一个难如登天的距离。

难道她要在这个男人面前,爬着过去!?

“你到底想干嘛!”

苏歌咬着嘴唇,红着眼睛瞪着这个莫名其妙的英俊男人,不明白自己这个残疾是怎么招他惹他了,凭这个男人的外表,也不需要来打自己主意,是觉得自己很好欺负,拿自己当软柿子捏么?

陆与修抬起灰蓝色的眸子笑看了苏歌一眼。

嗯,这样看起来果然顺眼多了。

――谁让她竟然把自己忘得那么彻底?

“嘘,好好听就是了。”

在苏歌愤怒又疑惑的目光中,陆与修调动修长十指,一串优美的音符自他的手中倾泻而出……

喜欢小说阅读慕少请自重苏聆慕承安小说在线阅读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