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顾心悠段邵峰小说在线阅读-顾心悠段邵峰小说执子之手顾念心悠

句子大全
87189
文章
0
评论
2019年6月10日21:31:04 评论
摘要

顾心悠段邵峰小说《执子之手,顾念心悠》,作者:黑咖,提供顾心悠段邵峰小说阅读。执子之手顾念心悠小说主要讲述了:顾心悠一直都知道他的心里有别人,但是她可以忍受,谁叫她爱他爱得太深呢?可是三年以来他越来越过分,她连表面上的体面都没有了,甚至将那个女人带回家。

小说阅读顾心悠段邵峰小说在线阅读-顾心悠段邵峰小说执子之手顾念心悠

顾心悠段邵峰小说《》,作者:黑咖,提供顾心悠段邵峰小说阅读。执子之手顾念心悠小说主要讲述了:顾心悠一直都知道他的心里有别人,但是她可以忍受,谁叫她爱他爱得太深呢?可是三年以来他越来越过分,她连表面上的体面都没有了,甚至将那个女人带回家。

精彩节选:

“别人不在意你,我在意。”

林燕玲脱掉高跟鞋,蹲下身子,扶着段邵峰,吃力地站了起来,朝段邵峰家里走去。

林燕玲才不会让他在顾家医院,但是也不想带段邵峰去她自己家。

她怕住惯了华丽堂皇的别墅的段邵峰,不喜欢自己租简单的的一室二厅。

在林燕玲的心里,段邵峰一直是一个完美的化身。虽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但生性善良,无论对谁,都是一视同仁,哪怕是佣人,并且年纪轻轻就继承了段氏的家产,能力不可小觑。

段邵峰压的林燕玲气喘吁吁,脚下一滑,一个踉跄差点摔了段邵峰,林燕玲不敢停歇,再次将段邵峰搭在自己肩上。段邵峰因发烧,身体软绵绵的。

忽然段邵峰的手轻轻划了林燕玲的脸颊。

这轻轻的一划,在林燕玲心里激起了淡淡的涟漪,勾起了年少时那段希望与失望交织的回忆。

……

“爷爷,我的礼服弄脏了!一会儿的宴会怎么办呀!”十八岁的顾心悠,梳着甜美的丸子头,别着一个闪亮剔透的银冠,嘟着涂着蔷薇色的樱桃红唇,对爷爷埋怨着。

顾老爷子望着粉红色镶钻公主裙上,巧克力蛋糕的污渍格外刺眼。

“谁弄得!”顾老爷子看到自己心尖尖上的孙女不高兴,就顿时怒火中烧。

“老爷,是…是我,我是不小心才…”从一群忙得不可开交的人群中,挤出来一位玫红色短袖,黑色七分运动裤,用发圈简单束起马尾的中年妇女,依稀可见几丝白发,因出汗粘在布着细细的皱纹的脸上。

藏在他们身后草丛里的林燕玲咬紧嘴唇,看着自己心中伟大的妈妈在旁人面前唯唯诺诺。

“这条裙子可是我们顾家大小姐的十八岁庆生宴会上穿的,你一句对不起就完了?”

顾老爷子身旁的助理语气可恶地说道。

“我...我赔就是了。”林燕玲妈***声音中有些颤抖。

“赔?哈哈哈,你赔的起吗?我看把你们家......”

“好了,都够了!”助理还没有说完,林燕玲见身着一身黑色燕尾服的少年,虽系着成人的领结,但眼角眉梢还有着年少的温柔,不像这里的其他人,眉毛眼角似利剑。

“我再让顶级的设计师设计一套便是了,今晚宴会开始就能赶做好。”

少年语气不紧不慢,像是春日午后,暖洋洋的一缕细风,拂过岸边抽芽的新柳。

“阿姨,你也别担心了,没事了,你去忙吧。”

少年又转身向林燕玲的妈妈,轻声细语,好像在安慰受了惊吓的小孩子。

从此,这个少年语气的温柔,举止的优雅,深深地印在林燕玲的心中,成为她不断努力靠近他的理由。

晚宴终于开始了,宴会的主角顾心悠,也就是林燕玲妈妈老板的孙女,就像是从童话里走出的公主一样,且不说华丽昂贵的服装饰品,光是那行为言谈里透露出的优雅从容,是在普通家庭里生长的林燕玲怎么也学不会的东西。

林燕玲知道,童话里的公主,肯定都是有王子来保护的,没有公主命的女孩,是不是连王子保护的资格都没有?

想到这儿,一颗豆大的泪珠从林燕玲的眼角滚落。

“怎么哭了,宴会不应该高兴的吗?”这熟悉的音调再次在林燕玲的耳边响起。

“啊!”林燕玲惊得长大了嘴巴,却不知道该如何打招呼。

“别怕,我叫段绍峰。你干嘛藏在这里偷偷地哭?”

“段绍峰?”林燕玲没有回答少年的问题,只是默默的重复了这个名字。

“嗯”少年轻轻一答,伸出修长的手,小心地擦去林燕玲挂在眼角的泪珠。

手指的温度,温存在林燕玲的脸颊上。烫的林燕玲面颊通红。

“也就是顾心悠的未婚夫。”少年补充道,一位女孩是不了解自己。

林燕玲心中最后的一片桃花源也被顾家碾的灰飞烟灭。

突然吹过的一阵风熄灭了林燕玲脸上仅有的温度。

又是顾家,又是她顾心悠,为什么她总是在抢走属于我的东西?

她顾家有钱有势,雇佣我的妈妈为他们打扫卫生,却对我妈妈冷言冷语,让我妈妈变得脾气乖张,抢走妈妈对于我的温柔和关怀,让我没有童年的欢乐,没有一个温暖的家庭。又不废丝毫力气,抢走我身边这个温润如玉,风度翩翩的少年。

“既然你抢了我的童年不能夺回,但我可以抢了你的未婚夫!顾心悠,你给我等着。”林燕玲愤愤地说道。

......

这段一直压在林燕玲内心深处的记忆,又渐渐浮上脑海,看向倒在自己身上的段绍峰,自己一定要得到他,让顾心悠也知道什么叫做失去的痛苦。

也不知扶着昏倒的段绍峰走了多久,一路磕磕绊绊,等到了段绍峰家里时,林燕玲的肩膀像是被无数跟针扎着一样,酸痛酸痛。

心也是这种感觉。

自己心中那个骄傲完美的少年,如今被那些有权势的人玩弄于股掌之中。可自己却还没有可行的办法。

林燕玲忍者肩膀的痛楚,给段绍峰找来酒精,给段绍峰擦拭着手心脚心。

林燕玲故意把段绍峰带回他自己家,就是想让顾心悠回来后,气得吹胡子瞪眼。

此时此刻,医院的顾心悠正对着镜子,五味杂陈地看着脸上的伤痕。

“瞧见没有,你原本白白净净的脸上,全都是淤青,有红的,青的,甚至是紫的,这些,都是你最心爱的男人给你的,你到底为什么还爱着他?为什么还期盼着他的回心转意?”

顾心悠在心底声嘶力竭,胸口的阵痛刺得她坐立难安,揪心的痛,原来是这样的。

因为他是段绍峰啊,是顾心悠十四岁时就已经决定要相伴一生的男人。

同在贵族学校,一个温润如玉的少年,一个慧外中秀的女孩,在伴随着蝉声的夏日里,开始了一段女孩用尽整个青春的暗恋。

有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就是单纯的喜欢,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去解释,再完美的解释也显得苍白无力。

顾心悠虽然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公主,但她并没有受成长的环境影响,变得追求利益大于追求一切。

反而向往着内蒙草原飘着大块大块白云的湛蓝色的天,和一望无垠的翠绿草原,向往着缥缈烟雨的江南小榭,亭台楼阁,向往着有一方净土得以容身的西藏......

说到底,顾心悠的喜欢,是纯粹的没有掺进任何杂质的喜欢。

就这样痴痴地望着喜欢的少年,看着他微微皱眉解数学题,看着他慢条斯理回答老师的难题,看着他安安静静坐在图书馆看书......

顾心悠不知道,她心爱的少年,是否也曾这么看过她,哪怕是一眼,也能让她开心到欢呼。

俗话都说,隔代亲,尤其是顾老爷子,早早失去了儿子儿媳,对这一个孙女是一百分的疼爱。

孙女的小心思,当爷爷的怎么看不出呢?

于是,在段氏集团面临着破产的危急关头,顾老爷子提出两家联姻,之后便永远护着段氏,但凡得到了利益,总会分一杯羹给段氏。

当时的段氏集团,早已由段绍峰一人打理,段绍峰的父母,可是出了名的狼妈虎爸,在段绍峰幼儿园时,便让他独自一人去野营锻炼自己,高中毕业,便进入金融街实习。

从自己父母身边,段绍峰得不到考了一百分就会有小奖励的关爱,不管自己做得有多好,父母总是挂着一脸失望,从来没有舒展的笑脸。

所以段绍峰总会逼自己完美。

但他不讨厌父母对自己的教育方式,他厌恶根本没有爱情的父母。

明明不爱,为了利益却要在一起。段绍峰最接受不了的事情,却在自己身上发生了。

当他看着自己面前白纸黑字冷冰冰的合同,心里厌恶至极。

但是若不签字,父母给自己的段氏集团就要面临着破产结算。

段绍峰一直很疑惑,段氏集团在自己一心一意的经营下,明明一路势如破竹,发展前景自家股东们也都看在眼里,怎么会说破产就破产?自己的合作商怎么会慢慢的一点点的撤资?

段绍峰不喜欢没有感情的联姻,当时他甚至不了解顾老爷子的孙女顾心悠。

但是他更怕段氏集团的破产,怕父母对自己失望的表情,每次看到父母对自己的不满意,段绍峰就像斗兽场里战败的野兽,奄奄一息,直到绝望着吐出最后一口气。

大不了婚后井水不犯河水,安安静静就好。

你自己孙女不幸福,那也是你自找的。段绍峰在心里对顾老爷子说,像是对顾老爷子的报复。

就是这样的一纸婚约,让现在的顾心悠痛不欲生。

在新婚夜,明明已经告诉了她,他不爱她,但是顾心悠仍像个合格的妻子,为他操持家务,对他脉脉含情。

因为她始终爱着他啊。

喜欢小说阅读顾心悠段邵峰小说在线阅读-顾心悠段邵峰小说执子之手顾念心悠章节记得百度一下(河马阅读网)

残王宠妻忙逆天小毒妃楚清清萧蔚小说(完整版)阅读 小说推荐

残王宠妻忙逆天小毒妃楚清清萧蔚小说(完整版)阅读

萧王爷今天会不会不派人来迎娶啊?其中一个年纪稍小些的富家小姐随口问道,却立马被自家姐姐瞪了一眼。 那小姐便讪讪的低下了头,再也不说话了。 众人面面相觑的看着楚清清,大抵是在担心楚清清会被拒婚,全部投了...
全本免费小说爱他入骨被他所伤江鹿秋凌寒阅读 小说推荐

全本免费小说爱他入骨被他所伤江鹿秋凌寒阅读

凌寒你不能死 你还没跟我拜完堂呢 你不能死你还要把凌深还给我,把欠我的都还给我! 你不是一直想让我承认我就是江鹿秋吗,我现在承认,我是江鹿秋,是那个爱你的江鹿秋 你不要杀,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泪水不断...
向珺裴修筠苦心设计这一场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小说推荐

向珺裴修筠苦心设计这一场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修筠哥哥!宋怡君一上前,就忍不住兴奋的笑道,你怎么来了啊? 那热络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很熟似的。 这不,校长立刻就诧异的问了,宋怡君同学,你竟和裴总认识么? 嗯,我和修筠哥哥认识很久了呢。宋怡...
被霍先生追着宠的日子大结局小说靳瑶霍靳宴全章节阅读 小说推荐

被霍先生追着宠的日子大结局小说靳瑶霍靳宴全章节阅读

靳瑶往后退了两步,心底涌上的寒意让她身躯微颤。 对不起,我不知道车上的人是你,你你还是 你还是先走吧? 靳瑶心中明了,若是以前,她不会让他走。 因为以前的自己一定会紧紧的跟随着男人,他出现的地方,自己...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